好看的小說 大夢主-第六百五十八章 夜談閲讀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不多时,沈落先一步告辞离开,返回了他在官府西南的住宅。
回到屋内,稍作歇息之后,他便取出那枚八悬镜,按照程咬金传授的炼化口诀,开始炼化起来。
残影联盟Airteam
这段口诀结合了此宝特点,专为其所用,故而沈落炼化起来速度十分之快,不过花费了数个时辰,临近傍晚时分,就将其上所有禁制炼化完成。
星光 璀璨
他手掐法诀,朝着八悬镜抬手一挥,一道法力旋即飞入其中。
八悬镜上青光一颤,悠然飞到了他的头顶上方,镜面上华光一闪,朝着下方投出一片明亮光芒,在他四周凝成八道镜面一般的青色光幕。
每一面光幕上,各自有一道符纹显映,上前均有股股强烈的灵力波动传来。
沈落见状,眼眸微微一亮,手上法诀再度一变,体内大量法力顿时如狂涌而出,头顶上的宝镜正面突然浮现出一个古拙的符文,整个镜面上随即亮起金色光芒。。
耀眼的金芒映照而下,笼罩四周的八面青色光幕,也在这一瞬间化作了八道金色光幕,其上符文各自扭曲变化,由文入形,化作了八头传说中的镇山异兽。
这八头异兽浮现之后,整个八悬镜的镇守之威顿时达到了顶峰,沈落也终于明白先前陆化鸣所说的,能够承受普通大乘初期修士倾力一击的说法,绝非妄言了。
“当真是好宝贝。”沈落不禁赞叹一声。
他挥手将八悬镜收起,手腕一转之下,身前一阵光芒闪过,几样事物浮现在了身前,其分别是那部《百鬼蕴身大法》,那枚核桃大小的铃铛,以及一截镌刻有异兽头颅雕像的七星宝甲。
取出这几样事物后,他稍作打量,便有抬手一拍腰间乾坤袋,随着一阵鬼雾弥漫开来,鬼将赵飞戟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沈落对其的信任增加了不少,特别是先前黑凤坳一战中,赵飞戟的一番话语,让他颇为感动。
“主人。”赵飞戟身形浮现,当即抱拳叩拜。
“飞戟,有些东西对你应当有些用处,今日便赠予你了。”沈落摆了摆手,让他起身后,开口说道。
赵飞戟闻言,目光一扫身前事物,面上顿时闪过一抹喜色。
“多谢主人厚赐。”他立即单膝一拜,抱拳道。
“你近来可有恢复些什么记忆?怎么看你这动不动纳首就拜的样子,生前不是行伍将士,便是草寇山匪?”沈落见他模样做派,忍不住问道。
“主人说笑了,倒是不曾恢复什么记忆,倒是隐约间能够回忆起一些征战厮杀的场面,约莫当真是行伍出身。”赵飞戟赧颜道。
“这《百鬼蕴身大法》乃是一部鬼修功法,你且打开看看,能否修炼?”沈落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说道。
“是。”
赵飞戟应了一声,接过那部人皮缝制的鬼书,开始仔细翻阅起来。
不过,随着其越往后翻,面上神情就越变得越激动起来,双手更是死死地抓着那部鬼修功法,浑身难以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如何,这功法可还适合你修炼?”沈落面带笑意,明知故问道。
胭脂色
“此等功法竟可直修鬼仙一途,主人传我如此功法,简直恩同再造。”赵飞戟立即跪倒在地,拜谢不已。
“这百鬼蕴身大法我已然看过,术法修炼之过程,看似凶狠邪恶,但修行之人若是持身自正,在蕴纳鬼物之时,不妄图他人性命,只噬恶鬼凶魂,亦可为正道之行。他日一旦能够渡劫成为鬼仙,便可使体内所蕴恶鬼凶灵超脱,相当于为世间渡去百鬼,亦是功德无量之事。”沈落没有着急让他起身,而是缓缓说道。
“属下一定谨遵主人教诲,只以恶鬼凶魂为目标,绝不妄害他人,如违此誓,定受天打五雷轰,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赵飞戟抬手指天,立下重誓。
“好了,你起来吧,这枚啸音铃能惑人心,这七星宝甲也是件不错的防身之器,今日一并赐予你,望你日后勤勉修行,莫忘今日之誓言。否则无需天雷灌顶,我自己也不能容你。”沈落抬手一挥,将那枚铃铛和七星宝甲送到了鬼将身前。
赵飞戟接过这两样法器,已经不知该如何再道谢了,只能眼眸泛红,双手抱拳,又重重给沈落行了一礼。
就在这时,沈落忽然眉头一挑,察觉到有人进了院落,随即招呼赵飞戟一声,令他又回到了腰间的乾坤袋中。
沈落目光望向门外,不等那人敲门,便抬手一挥,自己将门打了开来。
天色已暗。
屋门外,白霄天一手拎着两个白瓷酒壶,一手提着一个沁着油渍的牛皮纸包,丝毫不客气地一步迈过门槛,径直来到桌边。
“就只知道等着你小子去找我是没戏,这不,还得是我拿着好酒好肉来找你。”白霄天一便大大咧咧坐下,一边抱怨道。
说话间,他已经麻利地打开了牛皮纸包,一股热气从中升腾而起,浓郁的肉香就蔓延开了整个屋子。
沈落看着这一幕,恍惚间好似又回到了当年在春秋观中的情形。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挥手关上门。
“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去找你么。”沈落嘿嘿一笑,在白霄天对面坐下,给他们二人各自倒上酒水。
两人碰杯之后,各自饮下一杯。
“你别说,这长安城的酒水,就是比春华县的强,建邺城的都没法比。不过这烧鹅的味道嘛,就差点意思了,还真就比不上镇上那鸿运楼的。”白霄天吃了一口肉,说道。
“怎的,化生寺里不准你开荤?”沈落倒是没尝出来有什么差别,笑道。
“在寺里自然不许,不过咱溜山走道的本事没落下,没事偷偷溜出来便是了,倒也饿不着。”白霄天悠然说道。
两人久别重逢,你一言我一语,聊起了各自这些年的经历,皆是唏嘘不已。
“对了,霄云离家出走,是去了化生寺吗?”沈落忽然记起一事,问道。
“嗯,那小子运气不错,进寺没多久就被空色师叔看中,收为了亲传弟子。后来从他嘴里才知道,那小子之所以会有那些变化,竟然全都是受你影响,还着实让我意外了一把。”白霄天点了点头,说道。
沈落闻言,笑而不语。
“这件事上,我应该谢你。”白霄天举起酒杯,敬道。
“行了,再说什么谢不谢的,我就要骂人了。”沈落碰了一下杯,笑道。
饮罢,白霄天问道:“明天傍晚戌时,水陆法会将正式举行,子夜时分长安城北门会打开,届时便会引渡鬼魂出城,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也算是此次长安鬼患的亲历者,应该去送送这些长安百姓最后一程。”沈落略微犹豫了一下,点头道。
“这次长安城身死者众,届时场面估计会很壮观。”白霄天说道。
“一场人间悲剧,最后落幕时,值得壮观一回。”沈落说罢,一口饮尽杯中酒。
……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