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第八百七十四章 有趣的小玩意閲讀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只见,壮茂摘掉手指上的戒指,递给夏萧。那可是中品空戒,其中空间可如宫殿般大,且能装活物,很是稀少。据说,那是壮茂长老为壮宗建功立业时得来的奖励,由宗主大人亲手赠送,但没想到此时却送给了夏萧三人?
岳龙心中一悸,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可也心生一个阴邪之法。
“这是我随身携带的空戒,里面有不少灵丹妙药,还有些功法卷轴,兴许能帮得上刚来夕曙的你们。”
虽不知这是什么,又有什么用,但见戒指的光泽,又看岳龙的表情,便知其珍贵。俗话说的好,拿人手短,夏萧当即推辞。可壮茂坚持要送,一来二去,场面越来越尴尬,夏萧对阿烛眨眼,看来自己说话还是不管用,阿烛就不同了。
“长老大人,我们用不着这么珍贵的东西,您还是留着吧!”
“就是就是,等贵宗愿意扶持我们,我们再收礼物也不迟。”
见两人夫唱妇随,壮茂倒也无奈,可还是坚持将其塞给阿烛。
“别客气了,这不代表壮宗,仅代表我个人。再说了,一个小小的中品空戒,我还能拿来威胁你们不成?拿着吧,总会有用的。”
壮茂平时可是出了名的貔貅,向来只进不出,岳龙还没见其给谁送过礼,但此时这般坚持,无疑表明自己的来意。阿烛满脸歉意的看向夏萧,后者见其握在手中,不再推辞,只是行礼,谢道:
“多谢长老。”
“客气了,虽说夕曙世界不欢迎弱者,但你们并不在弱者行列。拥有这身本事,你们应该享有特殊待遇,我壮宗虽说不及其他十一支地级势力,但同样爱才如命,你们降临在我壮宗的土地上,想必宗主大人听到,都会觉得幸运。”
“能遇到长老这样的人,是我们的幸事才对,那今日和宗岳门派的事……”
“放心,我看谁敢说半句闲话!”
壮茂回首,瞪一眼岳龙,令其当即不敢说话。但事情绝对没有想得那么简单。
“时候也不早了,你们若觉得在古越城不方便,就随便找个地方歇息吧,但别去其外荒地,那里有蛮荒野兽,虽不算强,但也麻烦。”
“多谢长老关心,那我们就先行告退了,若壮宗有消息,麻烦您通知我们。”
夏萧说完,再行一礼,带二女离开。他前去的方向还是之前的北部,与兽相伴比和人相处方便得多。但阿烛见着,问:
“不是说不能回北部嘛?”
“他的话信三分就好了!”
“为什么?我感觉他挺好的呀。”
语尚言轻哼一声,没好气的说: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玄機夢境-第八百七十四章 有趣的小玩意展示
“要不是有夏萧,估计你早就被卖了,还给别人数钱。”
阿烛才不理她,问夏萧什么意思。后者说不上来具体事务,就是觉得壮茂没安什么好心,肯定在计划别的事。语尚言见到,叹了口气,失望道:
“我也高估你了,不过你们确实很嫩,也没参与到势力相争中,不知事情没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
“壮宗既然身为‘地’级势力,肯定想招纳强者,与其放任我们在外自己组建势力,不如将我们纳入囊中,你之前不该说出阿烛的真实身份,虽说能换来尊敬,但他们只会想方设法控制我们,依靠我们成为更强的存在。”
这么一说确实也是,夏萧当即生出些歉意。
“我本以为他们会知难而退,没想到会产生这种后果。”
“无所谓,反正她的身份很快就会暴露,与其逼到绝路再使用神灵之力,不如现在就告诉他们。但我们得表现得狠些,接下来,他们肯定会有所行动,来迫使我们得到他们的庇护,从而加入他们旗下。”
“具体怎么做?”
“随机应变。”
夜中,语尚言充分展现着自己的睿智,道:
“如果是我,要想得到几个本无法得到的强者,就得令他们有愧于我们,比如说……让宗岳门派大肆派人来袭击我们。虽然我们已暴露实力,但宗岳门派并不知道,那个壮茂,兴许会让他们来进攻我们,一是看我们的实力究竟像不像嘴上说的那么厉害,二是让我们心生愧疚,毕竟杀了很多人,对初来乍到的我们来说并不算件好事。”
“为什么?那样的话不是他们失礼在先?而且他们知道我们很强,还会那么听话对我们发起进攻吗?”
阿烛提出疑问时,由夏萧回答。在破开的风中,他答道:
“我们的出现和建立势力直接威胁到的不是壮宗,因为我们还需要成长的时间,但宗岳门派不同,他们要想保住自己的地位,且为了我们成长起来后不将他们吞食,他们就得提前对我们动手。”
“但这完全可以说是他们自己的意愿,与壮宗无关,后者只用给他们扣一个逆反不敬的帽子便是。但壮宗可以测试我们的实力,且用宗岳门派那么多人的性命侧面威胁我们加入。我说的没错吧?”
语尚言点头,夏萧说的,的确都是她想到的事。阿烛听后,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人心就是这样,向来都是上层人玩弄下层人,后者又只能被摆布,因为无力反抗。若不是阿烛见识过更为恐怖的事,比如说起始大帝吞食自己的种族,雀旦吸食万千生灵,她都不敢相信。
“真恐怖。”
“我们做自己就好,而且以你的身份,说不定会直接惊动天宫,壮宗不敢整那么多幺蛾子,最终只是壮茂自讨苦吃。还有就是,我们今后的势力中,可不能有类似的事。”
夏萧看向语尚言,似要后者一个保证,她耸了耸肩,似像答应,也像敷衍。可古越城中,岳龙见夏萧三人走远,才站到壮茂身后,问:
“长老,他们究竟有多强?”
“你无需知道,总之他们的势力一旦在这片土地建立起来,你们就得亡。你们和他们,终究只有一个能活,可懂我的意思?”
岳龙一愣,没想到长老会将话说得这么直接,可他明白。于是,送走长老后,他开始筹备人马,虽说考虑到诸多原因,但门派中的长老们还是一致同意,花费巨资请两位高手,一同将其剿灭。
虽说这样做很有可能引来壮宗的怒火,可他们起码能证明自己的实力。比起那新来三人,忠心耿耿的他们显然更有用一些。壮宗缺强者为真,但更缺忠心且无威胁的手下,否则便是被吞灭。若什么都不做,也只有等待被吞食。
岳龙是壮宗手下的老油条,他虽说贪恋女色,更是时常强占女性,可依旧活到现在。可想而知,他除了自身实力,还有些背景。此次,他就要毫不保留的将自己能召集的人全部凑齐,令夏萧那个家伙瞧瞧,他究竟惹到了怎样的人。
“啊切——”
夏萧一个极大的喷嚏打了出来,一想便知是岳龙那个狗东西在骂自己,不过他已到北部这片荒地。
落在漆黑的地面,三人能看清四周,便没有生火,只是各自准备修行。他们此行本就艰难,不是来度假那么简单,所以皆无怨言。
在夏萧进入修行状态前,他把玩起手中的空戒。在大荒中,也可通过符阵开拓出一个空间,但没有这么使用的。夏萧曾想制作,但又不善符阵便放弃,可这等空戒的确是好,一枚戒指,便像随身带了座宫殿。
而这还是中品空戒,若是上品,估计有一片小天地那么大,看起来也更精致。不过这中品空戒看起来已算不错,那颗蓝色的宝石,不比阿烛手指上的那颗由生灵之气凝成的宝石小多少。
夏萧探知着其中装载的东西,发现并不简单,大多都是功法,最高级的有地级上品功法。从秦朔那可知,功法大致分三个等级,由高到低分别是天、地、人,每个等级又有下中上三级。
这么看来,这地级上品功法不算弱,可夏萧并没有立即开始尝试,并运用到修行中。因为大荒世界的修行方式本就和夕曙世界的不同,贸然尝试恐怕没什么好处,但他又发现些不错的东西,比如说一把剑。
这个世界也有灵器,且有等级。在大荒世界,夏萧只见过两样上等灵器,一是师父的蒲扇,二是副院长的玉剑。这空戒中虽说没有上等灵器,但有一把中等灵器,乃一重剑,夏萧取出看后,又放了回去,其中的灵丹妙药也都一个没碰。他会将其还回去的,夏萧没有不明不白收人东西的习惯,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
一夜修行,夏萧吸纳不少源气,也听到不少兽声,只是没有在意。他们如坐原地的石像,久久不动,只有源气不断浮现在身边,而后进入体内。
等夜过去,黎明降临,夏萧拿出那卷还算不错的功法卷轴,准备和阿烛语尚言一同使用。这样一来,可以一同提升实力不说,还能避免因方法不同而引起的修行有误。
“真是麻烦,一个简单的吸纳之事,为何要一直复杂化?”
作为修行时间最长的语尚言,她很不习惯,但夏萧读着卷轴,逐渐发现些端倪,令其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