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第六百零六章:大姐,抽他!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小說推薦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末日:小姐姐没了我怎么活
咕、咕!古怪声每响一次,血尸的速度就提升一份,直到已超过柳帅的速度,才稳定住。
“我,我草!”
血尸仿佛能感受到你的内心变化一样,颇为得意的笑意浮于诡异嘴角。
柳帅真被吓得不轻,连续斩出刀芒,却被血红气息轻易破掉。
“看来需要至刚至阳的功法才行!”
观点转变后,直接舍弃了唐刀和鱼肠剑,用麒麟寸劲和心意拳战斗。
全面催动阳面气劲,血尸终于被逼退。
“我来助你!”
天罡伏魔!
真武剑突然窜到天际,转眼就消失不见。
等它再次出现时,已在血尸的头顶正上方。
血尸终于感受到了威胁,不断在后退。
双方的移动速度都很快,却始终保持着之前的距离。
“柳小子!”
“来啦!”
柳帅将能调集的力量灌注在阴阳内劲中,一个若隐若现的太极图谱已逐渐浮现。
它和真武剑比起来,血尸更惧怕前者。
嗤啦!
血尸吐出一大口褐色的血液,它如红芒般和真武剑撞在一起。
九龙上人连续在空中翻身,很费力地接住了长剑,气息却翻涌得很厉害。
“我先挡住它!”
柳帅的神秘太极圈已将它彻底禁锢,血尸很害怕地想要冲来禁锢,却被灰白气息逼回。
“先稳住它!”
九龙上人知道时间宝贵,不敢有丝毫耽搁,将全部身心都放在调息上。
随着时间推移,气血已经彻底恢复。
马不停蹄地冲到太极圈中,惊道:“这小子福缘不是一般的深厚,了不得啊!”
他的话却让血尸很反感,张牙舞爪地冲来。
如红芒般的身影已近身,带着无边邪气的左爪已落下。
九龙上人反应虽快,却还是没能完全避开,正考虑用什么地方硬撼时,一股灰白色的气息却将红芒荡开。
呜、咕咕!
“异类,死!”
柳帅双手收拢,太极圈的范围在急速变小。
血尸没办法攻击到柳帅,只能将愤怒发泄在九龙上人身上。
连续爪击,他已狼狈不堪,为了能牵制住血尸,不惜耗费大量真元。
“破!”
一滴血落在血尸身上,凄厉叫声响起。
“全力出手!”
柳帅赶紧将力量提升到极致,太极圈的颜色变得更加虚幻。
如水波纹般的气息铺开,血尸惊恐地向后急退。
“哪里走?”
真武剑连续舞出两道伶俐剑气,附近被彻底封死。
它没办法避开,立即用后背硬撼剑气。
嗤嗤!
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出现,极其诡异的血液滴在太极圈里。
“啊,好,好疼!”
柳帅被它反噬,太极圈顿时消失于无形。
气血翻腾得很厉害,却没时间调息,灌下一瓶恢复药剂后,直接冲了过去。
呜、呜嗷!
血尸巴不得将柳帅捏死,连九龙上人的攻击都不管不顾。
眼神:尽量吸引,但,别冒险!
眼神:收到。
柳帅跟着九龙上人而动,很快就找到了敌人的弱点。
“唐刀不灵活,还是用鱼肠剑!”拿定主意,就将迅捷之力用到了极致,四周都是残影。
血尸不能确定他在哪里,只能用血红气息无差别攻击。
与此同时,柳帅却冲到了反斜面,鱼肠剑直接从它的脖子上划过。
它本不以为意,活动脖子时却发现它已彻底断裂。
刚准备用爪子将其扶正,头却彻底掉下。
“落!”九龙上人的真武剑已将血尸的头钉死在地上。
失去头颅后,血尸的实力连三层都发挥不出,很快就被他们联手斩杀。
“我去帮琳儿和祁琪,你先恢复下!”
九龙上人很虚弱地点了点头。
柳帅灌下恢复药剂,就已经快冲到她们身边,一道很隐晦的红芒却突然出现。
赶紧向左边连续移动后,又不断翻转身体。
险之又险地避开红芒,血尸的的第二次攻击却已临身,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硬撼。
扣人心弦的小說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笔趣-第六百零六章:大姐,抽他!閲讀
轰,轰!
柳帅被击飞,口鼻已不断流血。
琳儿和祁琪见他受伤,无名火已不受空控制。
咻!
禽鸣声响起,大鹏的虚影已若隐若现。
血尸一滞,赶紧向后退。
距离刚拉开,连珠般的暗器却激射而来。
祁琪的动作还在加快,密集如飞蝗的暗器彻底将周围封死。
嗷、呜!
愤怒的血尸吐出一大口褐色血液,刚要近身的暗器全都被毁。
“大姐!”
琳儿并没有回答,冷电银枪上泛起令人心悸的气息,大鹏虚影已越发凝实。
血尸很害怕,本想退到安全位置,祁琪的暗器却不断出现。
咻、嘣!
大鹏虚影将它击飞时,琳儿已冲到附近,准备多时最强一击落下。
耀眼的紫芒瞬间将它包裹,大鹏虚影则将其一口吞下。
咔、咔咔……
咀嚼声传出后,血尸的气息在急速下降。
“小心!”柳帅提醒时已经来不及,情急之下只能用太极圈笼罩她们。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起點-第六百零六章:大姐,抽他!分享
哗啦、嗤嗤嗤!
太极圈每响一声,柳帅的眉头就会紧一分,等到声响消失,眉头都已变成‘川’字。
“老公,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柳帅确实没什么大碍,丹田位置却传来剧痛。本以为它要不了多久便会消失,结果却越来越疼。
冷汗冒出后,九龙上人已看出他不妥,一探脉搏,惊道:“中毒了!”
“我看看!”祁琪抓过他的手,停了接近五秒后,一大把银针分别插在腹部和后背上。
“大姐,抽他!”
琳儿愣了下,还是依言而行。
啪、啪啪!
柳帅的脸瞬间就肿了,口腔也跟着破开,黑色血液却不断涌出。
“赶紧吐掉!”
他本可以弯腰吐血,却被祁琪翻转过来。
使劲抖动后,毒血如箭般射向远处。
“累死啦!”祁琪佯装很累的样子站在不远处,时不时就会憋一眼已被打成猪头的柳帅,只能尽量忍着不笑。
原因很简单:解毒原本只需要轻轻拍打,她眼前却闪过‘如果揍一顿,是不是能好得快点’的邪恶想法。
九龙上人却洞悉了她的心里想法,眼神:别太过分!
祁琪像做错事的小女生一样轻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