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牧龍師 起點-第723章 天痕劍推薦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疼痛已经对于雀狼神没有意义了,雀狼神尚柏那可怕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祝明朗,看得出来他疯狂痛苦中又带着几分癫狂与兴奋。
他似乎很期待祝明朗的抉择,以他对祝明朗的了解,他是一个可以为苍生赴命的人!
但他一定很不甘心,明明是一位神明候选人,在界龙门的滋养下,他甚至也可以成为一方神明,但却不能辜负这极庭苍生,这个抉择一定很痛苦,一定很折磨!
雀狼神尚柏极其乐意看到祝明朗遭受这种痛苦与折磨,尤其是这份折磨还是自己亲自施加的!!
“看看这可怜的苍生,都在渴望你拯救,你是极庭候选神明,难道不应该为他们……”
“唰!!!!!!!”
一剑凌厉斩出,神血剑中仿佛包裹着一层祝明朗内心熊熊怒火,可以看到神血剑如艳阳一样炽热与滚烫!
人氣小說 牧龍師-第723章 天痕劍讀書
神血炽火剑斩向了雀狼神的头颅,将他这干枯的脑袋直接斩成粉碎!!
他头颅中也全是血色的沙子,脑颅破开后,这些沙子飘向了四周,还没有来得及四处分散时,这些沙子竟然又聚拢在了一起,组成了一张雀狼神的脸!
“哈哈哈哈哈,你和我没有任何区别,你和我没有任何区别!!!”
“你应该称我为师父,是我教会你成为神明最重要的一步!!!”
人氣言情小說 牧龍師-第723章 天痕劍
“你以为这世间只有你怜悯苍生吗,上一代雀狼神连一座宁静之城都没有,是我筑起了雀狼神城,让这块疆域亿万被遗弃的子民有了一栖息之所!”
“从怜悯到出手拯救,拯救了他们之后却又要被他们的弱小、愚蠢、迟钝拖垮修行,他们那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信奉与供养对你毫无帮助,你却要为他们不肯前行而遭受的疾苦奔波,你因为他们踏步不前,在愤怒、懊恼中独自承受各种神劫。”
“最终你会选择冷漠,冷漠之后便是厌恶这些愚蠢的苍生,当你厌恶他们的时候,又会发现他们其实对你的修行有一些帮助,那个时候你就会和现在的我一样。”
“非常好,你已经跃过了怜悯、拯救、冷漠这三个煎熬的可笑环节,你悟性比我高。你已经可以为了你自己,任由他们去死了!好好享受这份感悟,是我给予你的,是我尚柏给予你的,我们还会再见的,我们再见之时,便是同道中人,你我将是知己!!”
沙脸在狞笑,笑得无比畅快,就如雀狼神话中说的那样,他仿佛找到了一个知己!
“我收回之前说的话,你不是出类拔萃的垃圾神明,完全是一堆肮脏恶臭又懦弱可笑的神渣,看看你所代表着的雀狼之星,它已经不配高高的悬挂在干净清明的苍穹之上了,稍稍有点修为的人朝天空中吐口痰,雀狼星都会摇着尾巴去接住,亦如你将恶臭当高贵,将懦弱当明智,将自己毫无底线的压榨凌弱当做伟大的成长……”
“就你也配做我的人生导师?”
“我成熟、健康、正直的三观够你这垃圾学一辈子的!”
“若思想有境界之分,我祝明朗为圣神,你为臭蝇。我祝明朗理念最不堪的时候,也是你千百万年参道悟佛也触碰不到的云端!”
祝明朗再度出剑,这一剑由上百道剑魂共鸣,使得剑灵龙剑身血红血红,当祝明朗朝着雀狼神的那张沙脸斩去的时候,血刃擎天,磅礴无比!
将雀狼神的沙脸斩灭后,祝明朗又挥剑斩向雀狼神那具枯骨干化一样的身体!
“灵魂恶臭就是恶臭,修炼成了神明也改变不了脏蛆的本质。”
“若天方苍穹上所有的天星神明都如你这般,我宁愿黑暗永存!”
“若当空明月与耀世穹日也与你这般蔑视苍生愚弄人间,我必将他们一同泯灭!”
“有多少这样的神,我屠多少!!”
都市异能小說 牧龍師討論-第723章 天痕劍展示
连续出剑,血刃更是在这天地间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恢宏的剑痕,剑痕仿佛是祝明朗内心的怒,随着最后一剑浩然挥出,天地剑痕猛然颤响,圣焰灼魂,怒放出一股真正的神芒,将雀狼神那肮脏的躯体给切碎!!!
雀狼神形骸彻底泯灭,他那一缕缕残魂飘向了空气中弥漫着的那些血沙之中。
他仍旧不甘,仍旧冒着形神俱灭的风险,要在场所有的人为他殉葬!
大地血红血红,因为吞噬压榨了上百万人的身体,被燃得更加妖异,更加触目惊心。
祝明朗是怒斩了雀狼神,但雀狼神也在疯狂的夺取所有人的生命。
祝门的将士们成片成片的惨死,皇族的禁军也没有能够幸免,黎明百姓更像是草芥一样,被冰空之霜与天地沙暴双重摧残下,粉身碎骨,根本没有几人可以生还!
祝明朗同样被这可怕的狂神之灾给洗礼,奉月白龙与天煞龙都张开了翅膀,相拥着将祝明朗保护在羽翼之下,但它们自己的羽毛被剃去,皮肤被刮开,咬着牙却不愿意倒下。
看着白岂和天煞龙拼死守护着自己,祝明朗眼中也满是无奈。
照这样下去,白岂和天煞龙都会别刮得只剩下一具龙骨,也就是说这一次的结果,是白岂、天煞龙保护自己而亡,整个皇都能够存活下来的人恐怕也只有一两成。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牧龍師 txt-第723章 天痕劍閲讀
狂神之灾。
弑神是成了,但付出的代价却是祝明朗无法接受的……祝明朗看到了一个身影,身上虽然五件半神铸品,却为了守护住祝门的人,在血色狂沙中被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悠~~~~~~~”
奉月白龙将脑袋垂了下来,明明翅膀全部折断、背部碎烂,它一双清澈的眼睛里却没有一丝丝的痛苦,它只是有些不舍,对即将与祝明朗分别的不舍。
“没事的,很快结束了。是我做得不好,没有保护好你们……”
一只手抚摸着小白岂的小鹿般的龙吻,一只手抚摸着天煞龙的额头。
小白岂会不顾一切的保护着自己,祝明朗自然懂,但天煞龙这只三天两头闹叛变的家伙却也用身躯将自己保护在狂神血沙之下,让祝明朗也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