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第六百六四節:中南之行(五)鑒賞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联合迎宾大楼。
都市小说 馬林之詩 半步煉獄-第六百六四節:中南之行(五)分享
这座大楼是目前仰光城里唯一电梯还能使用的大楼,索斯塔克三号与杰森抢修了一下午,将电梯原本只能到达11楼的毛病给修好——他们更换了电梯的钢缆,修复了顶部的绞盘,同时还带回来了一个消息——他们的生物体扫描确认上半部有不少的生命反应。
原本马林是想入住这座据说是当年整个仰光最豪华的大酒店,而两个AI的这一发现让马林的梦想化作了泡影。
什么顶层总统套房,什么大水床,什么还能用的冰箱全都完蛋了。
因为马林带着艾尔斯与他的巫妖小队很快就发现这楼里原本因为塌方和无法进入的上层里全是疯活尸(相对于康恩这样有神智的还能有交流的生化人)——于是马林带着队伍从这十二楼开始一路往上清到了三十七层,拖出来上千具疯活尸的尸体。
艾尔斯再一次赚到,不过他将这些灵魂金币全分给他的小弟们,这让跟着艾尔斯混的巫妖们感恩戴德。
这一次马林还注意到艾尔斯的小弟之中有几个灵魂图谱是他以前没见过的,考虑再三,马林没有拍侦测阵营,毕竟艾尔斯能变成这样,他的第一批小弟也变了,如今这些新招来的小弟想必也能有被洗脑的一天。
说起来巫妖真的是做007的天生好材料啊,只要灵魂金币给够,马林甚至就没有见过巫妖小弟们抱怨的时候——马林见过最多地都是这些巫妖在跟着艾尔斯战斗的时候全程任劳任怨,屁话没有,啥事都做,就像是一台台精密的机器。
话说回来,马林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些疯活尸能够活这么久,康恩倒是说出了他们一族的秘密——在极端的环境下,生化人能够进入假死的状态,通常上百年都不是问题。
而疯活尸只怕经历了第一次灵能潮的洗礼,再加上扭曲与异变,能假死到现在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马林觉得这有可能就是真正的答案——这些疯活尸完全没有马林以前见的那些它们的同类来得强壮,它们枯瘦的身体,蹒跚的步伐都证明它们真的是饿得太久了。
考虑到下面的房间都需要清洗,马林只能带着铺盖卷走上了天台。
康恩更喜欢在地洞里睡觉,但是他今天错过了太多,以至于整个下午都在艾尔斯身边晃悠,提的问题把艾尔斯都快逼疯了,为了不让艾尔斯转职疯巫妖,马林只能带这个小子带在身边。
美其名曰让你看看夜里天空的美丽。
只不过康恩似乎完全不能理解星海的魅力,也许是因为它们是被创造出来的,这让马林非常忧伤,明明他的好朋友奎托丝都能欣赏,为什么他不行,明明大家都是混血儿。
难道说,显性血脉决定了这两个孩子在感性上的差别……或者说是鸿沟。
真是令人好奇,两个孩子的父母都是生化人与人类,人类也许是在创造生化人时使用的是人类的基础基因,但混血儿这么大的差别,还是令马林好奇。
奎托丝在语言上面就比康恩好,而康恩他自己也承认了,在战斗层面他比奎托丝这个姑娘强至少两倍。
而在马林所见的活尸群里,就像是那次救孟取义的行动里,那些有社会组织的疯活尸甚至已经开始集体喂养——在这样危险的世界里,对于疯活尸们来说这其实是一种好办法。
如果分成小家庭,疯活尸们之间就会因为这种分裂而形成竞争,而这样的集体喂养从一个侧面消灭了竞争,而活尸似乎还没有学会怎么自私,这样做非常有利于它们的种群拓展。
康恩的种群其实也不能算是分成了小家庭,他们只是做到了在两情相悦下的婚姻,强大的女性或是男性,依然可以有复数的情人——让强大的血脉流传下来,虽然并不文明,但是在这个该死的时代,却是最实用的。
“马林先生,泰南人的富庶真是令我惊讶,您看看我们下方的这座城市。”康恩站在楼边看着下面的城市,足够的高度带来足够的视野,这是这个年轻的生化人在地洞里所见不到的。
“是啊,在大毁灭之前,你甚至可以到星环轨道上去,从天空之上俯瞰我们脚下的这颗行星。”马林靠在堆在角落的垫子上,他仰望星海,离家越近,他就越忧愁。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馬林之詩笔趣-第六百六四節:中南之行(五)相伴
因为他不知道故乡是不是还在,因为他不知道故乡是不是会有什么变化,更不知道她住的那个山坡是不是早就已经人去楼空。
等一等,她是谁?
马林又在心里扪心自问,但是没有答案,马林只能感叹着将自己埋到了软软的垫子里。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馬林之詩 愛下-第六百六四節:中南之行(五)閲讀
“马林先生,我有一个问题,人类是这么的强大,当初为什么会出现大毁灭呢。”
“我会告诉你,因为有人呼唤的神明被李代桃僵,邪神通过这样的代替开始入侵这个世界,将毁灭带到我们脚下的这颗行星。”马林看着星海回答道。
康恩有些不解,他来到马林的面前跪坐到了地上:“先生,信仰也有真与伪吗。”
“当然了,因为在毁灭到来之前的许多岁月里,我们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任何真正显圣的存在,那些信仰只不过是在述说着一个个不同的名字,他们有圣母,有圣子,还有圣人,更有全知全能的神明,但是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人救过这个世界,更不要说真正地救过什么人。”马林坐了起来,他看着这个康恩的孩子,这个孩子肯定不会明白,在大毁灭之前的世界里,其实根本就没有能够显圣的神明。
那些在信徒嘴里所谓的永恒,都只不过是历史出之人手,圣言出自人口的存在罢了。
但是邪神们自亚空间来,它们却带来了货真价实的毁灭,文明自那一天开始就走在毁灭的道路上,为了不让文明之火熄灭,有太多生命牺牲了一切。
“那他们为什么信呢。”
“因为那是他们的信仰,我们可以取笑他们的愚蠢,但不能取笑他们的信仰,因为至少这份感情是无比真挚的。”马林说到这里从糖盒子里拿出两颗糖,一颗丢给了康恩,一颗剥开糖纸丢进了自己嘴里。
“哪怕这样会引来毁灭也可以吗。”康恩还是无法理解。
马林摇了摇头:“如果毁灭没有来,这一切就不是问题,但问题是它们来了,所以这才是问题的所在,邪神取代了这些神明,他们开始污染向这个名字祈祷的人们的灵魂……其实产,这些人才是最可怜了,我们只是看着这个世界走向毁灭,哪怕身死但至少灵魂还能获得自由,而他们连他们灵魂都丢掉了,被污染了灵魂的他们将变成邪神永恒的祈并者,他们连他们的自我都失去了。”
“……完全无法理解。”康恩摇了摇头,他看了看他自己的手掌:“奎托丝总是说我笨,我今天真的明白了。”
“不,你只是更擅长战斗而已,孩子。”马林安慰了康恩。
这个孩子摇了摇头:“父亲告诉我,要敬畏人类,因为他的导师是一个最伟大的人类,是他终结了生化人与人类的战争,是他告诉他们,既然我们都是这颗行星上挣扎着求生的人,为什么不能一起携手……先生,我很笨,很多时候都无法理解人类的行为,人类之中有像公正之主圣骑士那样伟大的存在,也有以身犯险进入我们的国度冒险的科技猎人,更有哪些想要抓住我们的幼崽进行贩卖的罪人……人类和我们不一样。”
是啊,当然了,人类和你们不一样。
马林叹了一口气,这个康恩虽然自称笨拙,但在马林看来,这只是生化人的通病。
制造生化人的时候,人类只怕就没有想过让他们如何学会思考,更不要说哲学。
这根本不是一个他能够想清楚的问题。
“睡吧,孩子,明天我们去野外,我带你去打猎。”马林说晚,就看着这个孩子面露喜色。
他坐直了身子看着马林:“打猎吗,那我一定要做一把适合我的长矛。”
“不,忘了你的长矛,文明人,要用火枪来狩猎,用刺刀来放血。”马林摇了摇头。
记住,孩子,文明之所以被称之为文明,就是因为效率。
人类的照明从火把到灯火,从自然的火焰到电力的光明,这就是效率。
人类的食物从生吃到熟食,从自然的火焰到电磁炉的热量,这就是效率。
人类的狩猎从追踪到射杀,从手里的长矛到手里那把可以将数克弹丸推送到数百码外的火枪,这就是效率。
这是文明的根本,康恩,你是要成为文明旗手的孩子。
忘了你的长矛吧。
………………
康恩这个孩子在第二天的打猎中有些不开心,在马林看来很正常,毕竟他打了十三枪,只命中了一个五十码外的小鹿。
马林帮这个孩子看过,感觉这小子那一枪打的应该是另一个更强壮的公鹿,但是你也应该知道,生化人真的是天生不会用枪。
“我感觉我应该还是要训练你使用火枪。”马林对此并没有气馁,在他看来,生化人难道就真的低人一等?
拜托,当年人类的老祖宗连一口热食都吃不上的时候,哪还能说自己显得高贵啊。
“我会努力训练我的枪法的。”康恩说完,又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乒乒乓乓的打了二十多枪,这一次依然有一个牺牲品——来自朝乘山名下的一条猎犬在潜伏在目标不远处时被康恩的流弹命中。
这很不幸,但幸运的是子弹从这条猎犬的后腿穿过,只伤了皮肉,在接受了治疗之后又可以活蹦乱跳起来。
唯一的问题是这些狗很聪明,每次到康恩需要赶猎物的时候,它们就开始死磨,各种出工不出力,也只有在它们的主人朝乘山不开心并呵斥的时候才会出些力,然后它们又会飞快地躲起来。
哎,康恩,你看到了吗,你给我丢人了。
马林最终给这个孩子一把玛娜变的长矛,这个孩子钻进了林子,没过五分钟就拖回了一只公鹿。
“生化人真的不会打枪啊。”朝乘山对此表示了感叹。
“不过我还是想训练他,毕竟人类在远古时代拿着棍子互相砸脑袋的时候,连枪是什么都不知道呢。”马林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不过,在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里,还是让这个孩子开心开心吧。”
于是这次狩猎的接下来的时间里,康恩显得很高兴,因为接下来的活动中他用他最擅长的潜伏与飞矛做到了狩猎队伍里不少拿枪的倒霉蛋都没能做到的猎杀数。
“我觉得,这个孩子如果能够训练出来,他的枪法一定会非常厉害,因为他的视觉真的非常优秀,我刚刚注意到他的猎杀,在我都没能感觉到草丛里有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就已经丢出了他手里的长矛。”张教长对于康恩可以说是推崇倍致了。
而马林也不得不承认,如果这个孩子能够学会使用火枪,那么人类的神射手都会迎来他们的就业危机。
因为生化人全方面吊打人类,那个疯活尸说得不错,他的确有可以那么狂妄的本钱。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馬林之詩-第六百六四節:中南之行(五)
在狩猎的最后时间,马林看着这个孩子,决定考考这个孩子的矛术,他指着三百六十七码外的一只鹿:“康恩,能干掉它吗。”
“我不敢保证,有点远。”康恩看着目标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不过他很快又点了点头:“矛先生说没问题。”
“矛先生说没问题?”朝乘山歪着脑袋加入了话题。
“是啊,矛先生。”康恩拿起玛娜变成的矛,他加速,抬手,然后将矛丢出。
马林等人看着那支矛划破长空,在最后的三分之一的距离时,不只是马林,就连朝乘山和张教长都看出来这一矛飞不出这个距离了——但是在马林看来,能够将这支矛丢出三百码,康恩就已经为生化人的力量证名了。
超棒的都市言情 馬林之詩 ptt-第六百六四節:中南之行(五)閲讀
一个连超凡都不是的孩子竟然能够将一支轻矛丢出这样的距离,真的非常了不起。
但是马上,马林他们就看到这支长矛两侧出现了一对翅膀,它扑腾了两下,然后就那么带着惯性刺进了那只鹿的侧面,被贯穿了双肺的鹿跑了两步,一头倒在了地上,非常荣幸地成为争夺本年度死的最冤猎物这一头衔的倒霉蛋。
朝乘山小姐扭头看向马林,满是一言难尽的模样。
张教长先生扭头看向马林,满是欲言又止的表情。
马林一拍额头。
玛娜,你果然长大了,翅膀硬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