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世子很兇 txt-第四十三章 殘紅尚有三千樹,不及初開一朵鮮推薦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世子很凶
月上枝头,丝竹之声若有若无游移在房间外,一盏烛台放在圆桌上,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女儿香味。
幔帐之间,被褥和枕头早已经铺好,梳洗好的崔小婉,身着轻薄睡裙,侧躺在床榻上,手儿撑着脸颊,指尖转着一缕秀发,白如软玉的右脚,轻轻磨蹭着左腿的腿肚,显然已经等的有点久了。
门外廊道里,话语若隐若现。
崔小婉咬着下唇,唇上点着朱红的唇脂,致使不占半点凡间烟火的脸颊,多了几分淡淡的妩媚。
不过眼中的澄澈未消减半分,这般打扮,只是因为知道许不令喜欢这样,许不令喜欢她就喜欢,就和花儿喜欢阳光和水,她就把花儿栽在阳光充裕的河边一样。
崔小婉身体还很柔弱,长时间保持这个姿势,有点累,又坐起身来,低头看了下,把睡裙的领子解开了两颗,想了想,干脆把肚兜扯了出来,放在了枕头下面,重新躺下。
昏黄烛光下,透过茶青色的睡裙,可以看到锁骨下的一抹白腻,若隐若现,想仔细看却又看不清。
崔小婉低头打量几眼,调整了下位置,然后重新撑着脸颊侧躺,安静等待。
片刻后,门口传来脚步声,许不令推门走了进来。
崔小婉微微吸气,衣襟起伏,眸子似笑非笑,直直望着许不令。
(→_→)
这双眼睛,看起来要吃人!
许不令方才调戏陈思凝,嘴角还带着些许笑意,挑开帘子猛然瞧见这一幕,直接愣住了。
(⊙_⊙)!
佳人如玉,秀色可餐。
许不令在住原地,笑容一收,方才干了啥忘得一干二净,仔细扫了眼后,轻手轻脚放下帘子,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婶儿,你这是做甚?”
崔小婉手指捏着一缕秀发,轻轻扫过锁骨下的肌肤,眼神柔婉,脆声回应:
“知道你想母后了,学学母后的样子,让你解一下相思之苦。好看嘛?”
好看是好看。
但宝宝可没你这么大胆……
许不令整理了下衣领,努力做出不急的模样,缓步走到跟前坐下,握住小婉的手儿,柔声道:
“好看,婉婉有心了。”
崔小婉学得会萧湘儿的姿势,却学不会湘儿那发自骨子里的火热与内媚,只是笑眯眯看着许不令,声音依旧带着三分稚气:
“婉婉听起来和饭桶一样,不过你喜欢这么叫,就这么叫吧。”
许不令目光上下游移,把手儿放在怀里暖着,奇怪道:
“怎么忽然这幅打扮?屋里很热吗?”
崔小婉咬了咬下唇,没有丝毫羞涩的瞄着许不令,稍微想了下,才说道:
“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吧?”
“是啊。”
许不令在这种情况下,再好的定力也有点心不在焉,手不自觉的放在了洁白脚裸上,慢慢磨蹭。
崔小婉用脚儿压住许不令的手,认真道:
“我也想母后了。回去后,我还是和母后住一起,不过那样,你就没法和母后办事,母后都快馋疯了,我也不能在旁边干看着……”
“……”
这是想提前把事儿办了,好回去后婆媳大被同眠?
许不令眨了眨眼睛,不由自主的倒下,靠在了小婉旁边,两人近在咫尺,四目相对:
“急了?”
崔小婉还真不急,只是想做该做的事儿罢了,她抬手在许不令脸色拧了下:
“是看你急了。离开楼船后,你就没碰过姑娘,今天那么小的丫头片子,你都往回抱,还把人家衣服弄没了,你真想的话,说一声就行了嘛。”
许不令确实有点憋得慌,但这大部分原因,都是被小婉给挑逗的。他略显无奈的笑了下:
“那小丫头掉湖里了,这么冷的天,穿着衣服不得被冻坏了。我这也是事急从权,又不是故意占人家便宜。”
崔小婉知道说的是真话,却做出不信的模样:
“哼~你就是急了,难受吧?是不是看依依都觉得眉清目秀?”
还真是……
许不令无话可说。彼此凑的太久,小婉呵气如兰,吹拂着他的脸颊。
许不令呼吸略显不稳,坚持片刻后,实在顶不住,把被褥拉起来,盖住小婉,柔声道:
“别闹了,你身体还没好,玖玖叮嘱过不能乱来。”
崔小婉眨了眨眸子,迟疑了下,仰头在许不令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
“谢谢你哈,陪我走这么远。”
“……”
许不令不知为何,心猿意马在这时刻安静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娇美脸颊,面带笑意,抱紧了几分:
“这才刚刚起步,后面路还长着。”
崔小婉把脸颊埋在许不令的胸口,听着时急时缓的心跳:
“已经很远了。在楼船上等你的时候,我都已经觉得自己大限将至,要走了,就和花开花谢一样,该落叶归根,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许不令皱了皱眉,在小婉的臀儿上拍了下,手也不拿开了:
“别说傻话,我生气了。”
崔小婉轻轻‘哼~’了声,手指在许不令胸口画着圈圈,转而道:
“以前都是你给我讲故事,这次换我给你讲吧。”
许不令这才满意,轻拂小婉的光洁脊背,微微点头:
“好。”
崔小婉其实也没什么可讲的故事,有的只是自幼天马行空的想法,她回忆稍许,才不紧不慢的道:
“小时候,爹娘都以为我喜欢花,其实不然,我只是不喜人。花不会说话,又很漂亮,实在无事可做,才养花打法时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时候起,我看人,就和你看外面的花花草草一样,能看出那朵花长得不好,那朵花有瑕疵。
那时候住在崔家,能看到那些表面上慈眉善目的长辈、兄弟姐妹、下属门客,心里都装着其他东西,就像狼一样,盯着眼前的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吃到那块肉,连爹娘也一样。
我当时觉得很不自在,所以不想见人,一个人躲在桃花林里面。原本我还会亲近爹娘,因为他们是最亲近的人嘛,再贪婪至少不会用那种眼光望着我。可惜,最后爹爹还是变了。”
许不令安静聆听,稍微想了下:
“人都有兽性,没有的话,人到现在还在树上摘果子吃呢。看的太清楚,确实挺煎熬的。”
“是啊,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不合群,所以才喜欢一个人待着。本以为这辈子就会安安静静待在桃花谷里,直到不想活了的那天,却没想到,你莫名其妙的闯进来了。”
许不令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颊,眸子里显出几分傲意:
“是不是我和所有人都不一样?让你心动了?”
“瞧把你美的。”
崔小婉微微眯眼,轻哼了声:
“你若是和其他人不一样,那次就该在桃花谷留下来了,不会离开。你当时走了,把我气的吃不下饭。”
许不令表情一僵,又抱紧了些:
“那你怎么出来了?”
“因为喜欢你呀!”
崔小婉抬起眼帘,目不转睛看着许不令:
“喜欢你,就想得到你,有所求,就变成了和你们一样的人,然后就合群了。”
许不令仔细琢磨了下,觉得这话挺有哲理,含笑道:
“那我也算把仙子拉下凡间的牛郎了,挺对不起你的。”
“你情我愿,只要自己开心,身在天上还是凡间,又有什么区别呢。”
崔小婉贴在许不令的胸口,轻轻蹭了几下:
“我所求不多,能在你跟前便心满意足了,活着死了没区别,但是你要忙自己的事儿,东奔西跑的,就很失落,所以就生病了,觉得死了也好,至少不用受相思之苦。
不过现在已经好了,因为我发现,你把我、母后她们,看的比世上任何东西都重,现在忙,只是为了以后安安稳稳在一起。以后我不会生病了,老老实实和母后一起等着你,等你把事情忙完的那天。”
许不令对于这个,其实挺愧疚的,他也想天天待在船上陪媳妇,可事情没做完,就清闲不下来。
听见小婉的言语,许不令眼神微暖,低头在小婉的额头上嘬了口:
“我尽快。”
崔小婉心里本来就没什么话,所有事情都写在脸上,把仅有的一点感慨说完后,仰头吻住了许不令的嘴唇,把许不令往自己身上搬。
许不令顺势压了上去,有点受不了了,稍微分抬起头,劝道:
“婶儿,你悠着点,别玩火。玖玖说我和野牛似的……”
“你轻点就行了嘛,我又不是纸糊的,一戳就烂,要不你躺着婶婶来?”
“……”
许不令眼神无奈,还真就躺下了,一动不动,让小婉自己想办法。
只可惜崔小婉看起来纯真无邪,年龄却是和宁玉合同龄,这么大了又博览群书,还在萧湘儿那里耳闻目染,岂会什么都不知道?
崔小婉慢慢吞吞爬到了许不令上面,抬手轻轻拉下了轻薄的睡裙,彼此紧紧贴在一起……
窸窸窣窣……
睡袍和许不令的衣裤从被褥下丢了出来……
片刻后。
“诶!小婉,你冷静……”
许不令察觉不对,猛的睁开眼,用手托着小婉,让她别乱来。
只是崔小婉说走就走的性子,打定主意的事儿岂会听劝,抬手又在许不令脸上捏了捏,稍显不满:
“大男人磨磨蹭蹭的,没意思,你放不放手?”
“这……我……好吧……”
“呜——好疼……”
“嘶——让你悠着点了……”
……
夜色漫漫,银白月光落在窗户上。
男女的话语偶尔响起,又化为几声压抑的呢喃。
塞北千里冰雪尚未消融,但今年的第一缕春风,似是提前吹进了温馨而又宁静的屋子里……
——-
多谢【樱色烟火】大佬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