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九星霸體訣笔趣-第四千一百六十七章 壯士饒命看書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九星霸体诀
龙尘刚刚靠近这片废墟,就听到了白诗诗的声音,循着声音望去,一身金色长裙,显现华贵的白诗诗,就站在不远处。
金色的神辉在她周身流转,人站在废墟前,整个废墟却因为她的存在,而带有一丝金碧辉煌的味道。
跟以往不同的是,白诗诗的背后背着一把长剑,那剑正是当初龙尘在幽灵船上从诡异生灵手中抢来的。
白诗诗站在废墟之上,金色的长裙飘动,金色神辉流转,她本就拥有倾国倾城之姿,如今被衬托得更加雍容华贵,让人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白诗诗冷冷地看着龙尘,龙尘嘴角逐渐弯起了一个弧度,他笑吟吟地看着白诗诗,白诗诗被龙尘看着,很快她就招架不住了,俏脸上逐渐浮现出一抹红霞。
她很想转过脸去,不去看龙尘,但是如果转过脸去,就等于认输了,所以她还是倔强地盯着龙尘。
眼见白诗诗快坚持不住了,龙尘先开口道:“对不起,手里的琐事太多,这不,刚刚忙完,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么?对了,小乐他们呢?”
“别乱扯话题,怎么没带青璇过来?”白诗诗冷着脸道。
“她啊……”
龙尘顿时一阵头疼,却只能硬着头皮道:“青璇她在炼丹,还在闭关呢,我不好意思叫她。”
“是不好意思,还是怕我对她怎么样?”白诗诗道。
“主要是怕有些尴尬。”龙尘十分尴尬地道。
“尴尬什么?你是怕我欺负她么?”白诗诗有些恼怒地道。
“哪有的事啊,你怎么会欺负她呢,你这么善良的一个人。”龙尘赶忙赔笑道。
“你这个坏人,就知道你一定先到了,我天天在这里守着,生怕青璇来了,不能迎接而失了礼数,而你……而你……”说到后来,白诗诗眼睛一红,眼泪再也忍不住涌了出来。
龙尘没想到,白诗诗竟然很早就守在这里了,敢情她这是为了向余青璇示好。
龙尘知道白诗诗的性格,这是一个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的家伙,竟然为了他,甘愿受这么大的委屈,龙尘既感动,又愧疚。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龙尘来到白诗诗面前,拉着她的玉手,柔声道。
“别乱动,被人看见了。”白诗诗赶忙将手从龙尘手中抽离,又羞又恼。
此时的白诗诗,皎洁的面容上,沾染着晶莹的泪滴,就好像雨中傲然挺立的梨花,既美丽,又惹人怜爱。
“看见又怕什么?我喜欢你,不怕被人知道。”龙尘笑道。
被如此赤/裸/裸地表白,白诗诗俏脸更红了,但是眼神深处却带着深深地感动,也带着一丝欣慰。
虽然她跟龙尘相处这么长时间,也曾经生死与共,但是龙尘还是第一次对她如此露骨的表白。
虽然这个表白不太严肃,但也是吐露心曲,她心中欢喜,却白了龙尘一眼道:
“谁跟你一样脸皮那么厚。”
超棒的都市异能 九星霸體訣 txt-第四千一百六十七章 壯士饒命分享
嘿嘿,搞定!
看着白诗诗嗔怪的眼神,龙尘心里一笑,终于雨过天晴,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诗诗,你越来越漂亮了,这可如何是好?”龙尘看着白诗诗苦恼地道。
“滚蛋,别拿话逗我,以为说几句好话,我就原谅你了?再说了,什么叫如何是好?”白诗诗有些羞恼地道。
虽然她知道,龙尘这是故意讨好她,让她快点消气,可是,她现在的生气,都是装出来的,实际上,当看到龙尘第一眼的时候,她就已经不生气了。
甚至白诗诗自己都有些恨自己,本来她想好好折腾一下这个家伙,都这么长时间了,都不来看她,太不重视她了。
可是她发现,自己连生气的能力都没有,难道,这就是母亲口中的宿命么?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就再也没有挣扎的权力了么?
“你越来越漂亮了,可是我没有半点进步,还跟以前一样。
你跟我站在一起,如天鹅伴蛤蟆,彩凤随乌鸦,我压力山大啊!”龙尘耸耸肩,摊摊手,挤眉弄眼地道。
虽然明知道龙尘是故意在逗她,但是白诗诗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白诗诗又是羞恼,又是生气,这一次她又败了。
白诗诗伸出玉手,在龙尘腰间软肉的地方,咬着牙狠狠捏了一记。
“哎呦”
龙尘一声惨叫,白诗诗这次下手是真狠,柔软的玉手,一瞬间变成了金色的钳子,连龙尘的防御都起不到作用。
“壮士饶命”龙尘急忙求饶。
“谁是壮士?你这是在讽刺我身材不够纤细么?”白诗诗顿时大怒。
“不不不,口误了,是女侠饶命。”龙尘急忙改口。
白诗诗这才瞪了龙尘一眼,收回自己的手,她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之前的幽怨,都随着这一掐而烟消云散。
不是壮士是啥?壮士恐怕都没有这么大的力气吧?龙尘摸了摸腰间,发现一块皮已经被掐紫了。
“恭喜诗诗仙子,实力又有精进,恐怕我以后要承蒙您的庇护,还请诗诗仙子,大人大量,收留于我。”龙尘嬉皮笑脸地道。
“为什么不疗伤?不疼么?”白诗诗问道。
“这事本来就是我不好,受罚是应该的,疼一点,才能让我长记性啊。”龙尘笑道。
“再说了,跟你受的委屈相比,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你付出的一切,虽然从来不说,但是我都明白。”
龙尘这话一出,白诗诗忽然扑倒在龙尘怀里,拳头不停地砸着龙尘的胸膛,不禁放声大哭:
“你这个混蛋,说这些话是要我的命么?”
白诗诗就好像一个受了无尽委屈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尽情地痛哭起来。
她是一个高傲的人,为了龙尘她放弃了自己的骄傲,她曾经看不起二女共侍一夫的母亲,但是现在,她比母亲还不如。
她有时候很恐惧,很无助,经常魂不守舍,她知道自己为什么活得如此辛苦。
可是爱情就是无解的诅咒,任由她如何努力,都无法挣脱,再强大的人,在爱情面前,也只有认输的份儿。
但是龙尘刚才的一番话,彻底让她沦陷,她既欣慰又感到恐慌,既甜蜜又感到苦涩。
只有在龙尘的怀里,她才会感到真正的安宁,龙尘也任由白诗诗发泄,他知道,这个高傲的仙子,心里有太多的委屈。
“呦!凌霄书院什么时候成了痴男怨女,谈情说爱的地方了?”
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一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两人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