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維度侵蝕者 愛下-第666章 前輩你可千萬別唬我,我好怕怕啊閲讀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维度侵蚀者
白浪制服袭击者后,并未选择直接击毙。在得知对方3阶的身份后,他打算尝试询问一些情报,加深对‘末日崩溃模式’的了解。
这时,奥菲莉娅也拾起了断裂的‘水管’与‘管钳’,面带失落,又有些小紧张的走到白浪身边。
她气馁的低下头,不甘解释道:“浪哥哥,让你失望了。其实我真正的实力没有这么差,只不过敌人瞬移太快太突然,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才败下阵来。我还有底牌没用,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奥菲莉娅心中认为自己这一战没有发挥好,担忧白浪对她的表现不满意,嫌弃她累赘无用。于是拼命解释。
听到这番话,白浪反而意外于她竟然还有更强底牌未用?
妹妹,难道你心里就没点B数?不知道自己已经强的可怕了吗?竟然露出这么一副软弱可欺的逆来顺受怯懦模样,那双泫然欲泣的大眼睛,真是太令人喜欢了。
感觉一拳就能打哭的可爱模样,好想欺负一下下。
白浪将双手按在精灵肩两侧,感觉这样做还不够,于是捧起她的脸,又Q又弹手感绝佳,接着用力一挤,将她变成‘嘟嘟嘴’。
奥菲莉娅惊讶的瞪大眼睛,这次度假从见面到现在,白浪面对她的‘攻势’一直处于消极被动防守状态。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做出如此近距离的亲密动作,瞬间将精灵妹紧张的心情蒸发大半。
这时,白浪与对方深情注视,真诚鼓励道:“你想什么呢?抬起头,看着我。自信点,来,笑一个!”
说着,浪又捏住奥菲莉娅的小脸蛋,往两边一拉,做出一个‘惊呆了的笑脸’。精灵妹根本不反抗,这让浪找到了在家里蹂躏芙芙的爽快感。
“听我说,你很强,我一点都不觉得你差。相信我,你绝对是我在二阶中,见过最有天赋的契约者。我对你这次表现,非常满意!”
作为一名精通‘Waaagh心理学’的老巫医,他已经很熟悉该如何跟自己的患者打交道。尤其这几日相处起来,让他渐渐找回当初第一次度假时,与奥菲莉娅相处的感觉。
霸道,还要霸道!
主动,更加主动!
根本不给她反抗机会,不需要考虑患者太多感受,只需要不断出击,让她迁就自己、满足自己,变成自己的形状就够了!
只有这样做,才能带给患者安全感与充实感。毕竟他当初就是这样治疗精灵妹自闭症的,如今再次相逢,就开展第二轮巩固疗法,让她变的更加健康自信吧!
“真的吗?!”
听到白浪的鼓励,精灵妹瞬间睁大眼,释放出光芒,喜出望外问道。
“当然。”白浪松开手,轻轻抚过她的脸颊,“加油,继续努力。”
精灵妹顿觉心中涌出无限动力,用力点头:“嗯!”
这一幕,恰好落在刚刚恢复些许神智,但身体仍被体内荆棘鞭尸悬挂的敌对契约者眼中。那种令人感到不适的气氛,对他本就雪上加霜的精神追加十万吨暴击伤害,并艰难的开口:“渣男!”
“嗯?”身为莲花池之主,天生水属性查克拉,又掌控着【深海】神职灵感王的白浪,是另一个与大海签订了契约的男人。什么渣男?我明明是即将超越扉间的海王才对!
“你醒了?那咱们就好好谈谈吧。奥菲莉娅,你先休息,我有话要问他。”
白浪稳住了精灵妹,通过‘waaagh心理学’一点点掌握她的心后,又走到这个俘虏面前,继续尝试‘waaagh心理学’的活学活用。直接开口:“废话就不多说了,如果你还想活下去,就老实配合我,说出一切你知道的,不要侥幸隐瞒。”
“呸!”
对方不屑冷哼一声,耷拉着脑袋,吃力呼吸。
“怎么,你不相信?”对方并不回答,白浪也不在乎,自顾自道,“是因为看不起我这个二阶契约者吗?还是说,你有被我击杀后,仍能活下去的把握?”
“据我所知,‘死亡乐园’对联盟全体契约者提供一种‘死亡保险’的业务。只要等级达到某个标准后,就有资格支付代价,开通这一服务。哪怕在任务世界中因意外而死亡陨落,也有90%几率,在灵魂彻底泯灭之前,被‘死亡乐园’直接锚定,并抢先一步传送回去,再开启提前准备好的‘克隆术’,完成一轮‘完美复活’。宁就是手握这等底牌的三阶不死大佬吗?所以才不屑我这等小杂鱼的威胁。”
听到白浪最后一句询问,契约者脸皮抽了抽。他当然不是买得起这种‘死亡保险’的大佬。他所在团队里,只有队长一人拥有这种待遇。
此刻被白浪提及,内心也生出淡淡不甘心。他虽然也有一些手段,但远不如乐园联盟官方提供的‘复活币’那么完美。
自己一旦被杀,那么有小概率会真的死亡,彻底删号。而大概率虽然能借着‘魂器’残存下来,但会对自身灵魂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甚至伤及根源。
能不死,没人想死。
‘阵地+邪灵’双重加持下,白浪感知变的异常敏锐,看出对方在他骚话战术下,有所动摇,于是乘胜追击道:
“我也清楚你不信任我,但没关系,乐园总是值得信任的。不妨拟个契约吧,你保证对我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我保证不会以任何手段害你性命,并在交代完我需要的情报后,放你一条生路。”
男人艰难抬头,眼角流着血,问道:“你要放过我?”
“对。但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放你回归乐园,安全退出这个世界。你们三阶大佬身上,应该有放弃主线任务,直接退出乐园的道具吧?如果连这种东西都没有,那我就要怀疑你的实力与地位,是否能满足我对忍界内幕情报的需要了。”
“不用,我可以办到。”
白浪一拍手,开心道:“太好了,咱们已经初步达成共识。我还要在契约上加一条,你在离开忍界回归乐园后,必须通过乐园的力量,遗忘掉今天发生所有事情,不泄露我的情报。”
白浪比较谨慎,他担心这货回归后,反手出卖今天发生的一切。他背后的势力,就可以带着最新情报再安排一拨人马进入忍界,专程来报复自己。所以用乐园做公证机构,消除对方记忆,让他什么都不知道的回归,最大程度保障了自己的安全,对方也没有损失。
“我这条一点都不过分,如果真的有输家,那也不是你,而是你的团队。换个思路想想,你退出比赛后,团队依旧赢了这场游戏,岂不显得你很垃圾?而且也分不到任何好处。与其如此,不如坐看团队败北,既能凸显自己的重要性,少了你他们什么都做不好;也能杜绝你的竞争对手趁你不在时,利用这次任务机会大幅变强,从此超越你。”
“嘁!”对方再次不屑冷哼,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与态度。
但白浪却十分开心,对方明明都答应签契约了,还要装气节立牌坊。我就喜欢你这种毫不做作的真性情。于是趁热打铁,继续分析利弊:
“你只用一份情报,交换到的可是自己的‘命’啊。损失的,不过是无数次变强机会中的一次而已。而你赢得的,是根基圆满,不会有半点损失,成长潜力尽数保存,分分钟东山再起。朋友,和我比起来,你™赚暴啊。我失去的可是一把三阶钥匙,™血亏啊!”白浪拍了拍对方肩膀,痛心疾首道。
对方虽然明白浪说的都是些屁话,但不得不麻痹自己。于是顺从的认真一想,嘿!还真是这么回事,心理顿时舒服多了。
是啊,与被击杀后根基大损,即便侥幸残存从此在团队内的地位也要降低沦为二三线相比,现在这条路,我™赚爆啊!
“解除你的控制,我要从储物空间取道具。”
“前辈你可别唬我,我胆子很小的,你千万不要耍诈啊!”
白浪抬起右手,狠狠掐住对方喉咙,冷冰冰看着对方,体内‘杀意波动’再次沸腾,缠绕手臂与对方脖子,随时蓄势待发。
嘴里却假惺惺说着‘我好怕怕’的骚话,让对方心态差点爆炸。
不仅如此,全程旁听学习的奥菲莉娅,也紧张的盯住对方,脚下影子不安涌动,迅速缠绕控制住对方的影子,上了一道枷锁。
契约者满心怨愤,却不得不乖乖按照白浪的要求行动,很快取出一份破旧古老的羊皮卷,开始按照白狼要求,拟定失忆条约。
很快,契约环节完成,白浪也收到来自乐园的提示后,这才解除第一重威胁,但依旧维持着‘阵地’。并掏出嗜血者螺丝刀,在对方惊恐‘你不守规矩’的绝望注视下,一螺丝刀狠狠刺穿心脏,接着发动了‘血疗术’。
一股‘邪恶的生命力’从心脏内扩散开,带给他全新活力,进入亢奋状态。他清楚判断出,这并不是治疗,更像一种透支生命力的催化手段,压榨他体内尚且完好的细胞与组织,释放出生命力,让他获得虚假的‘强大’,代价却是透支更长远的健康。
“邪能!”
终于,他从体内注射的血液中,发现了一种熟悉的力量,接着露出不满。
注射少量邪能,虽然不会破坏他的根基体系,对他而言,等同于一种‘污染’。如果这股邪能来自于那个‘图腾神像’背后的强者,那么便不再是普通的‘污染’,更是一种标记、一个隐患,一个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
几乎所有高阶契约者,都知晓某艾泽拉斯曾发生过的‘大批兽人农民工被燃烧建设兵团包工头忽悠成狗’的恶性欺诈事件。
当阶位差距接近或者更高时,施加‘邪能之血’的一方,可以通过‘邪能’控制住受害人,并进行侵蚀与奴役。
一旦自己违背约定耍花招,那么注入心脏的‘邪能之血’就会爆发,反向控制,争夺身体管理权,甚至侵蚀灵魂,变成傀儡奴隶。
一想到白浪多次释放的‘精神污染哀嚎冲击’,契约者并不觉得自己有翻盘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