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72 此地就是落葉坡?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感叹神宫寺家的人脉——好吧其实是玉藻前的人脉的当儿,上泉正刚继续说:“你这次在九州呆几天?这两天比赛结束后,我倒是有一天的空闲时间可以指点你一下。”
和马大喜:“好啊好啊!那我该去哪儿找您呢?”
“我今天就要离开福冈,去鹿儿岛静修。我在那里有一栋可以看见樱岛的小楼。”
——等一下,刚刚那个看着樱岛参悟居然是真的吗?
和马:“樱岛啊,那里真的是回天鱼雷的基地吗?”
这里和马说的其实是日本战后反战文学代表作家梅崎春生的作品《樱岛》。
樱岛火山是个活火山,虽然在大正年间的喷发之后就陷入了沉睡期,但并没有真的变成死火山,自然也不可能建立小说中那种地下特攻作战基地。
上泉正刚哈哈大笑:“当然不是啦,那可是火山啊。把小说发生地设置在樱岛,还是我建议的,因为樱岛可以让人产生仿佛落樱一般消散的联想。
“那篇小说如果叫严岛,给人的感觉恐怕就完全不同了。”
和马听到严岛这个地名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严岛是著名的严岛合战的发生地,毛利元就在这里击败了陶晴贤。陶晴贤号称西国无双,而玉龙旗也有这个称号,只要一个人单刷获得玉龙旗的路上遇到的所有对手就能获得。
这是一个不但对自己的实力有要求,对队友的实力也有要求的称号,队友只要抢了一个头就拿不成了,只能争一下敢斗王。
上辈子和马不记得玉龙旗有这个称号,但是这辈子就有。
毕竟这个世界是吧,有用刀砍下直升机的人,那剑道地位比上辈子高也正常。
——西国无双么……以自己队友这会被談洲楼博司单刷的实力,感觉在队友方面不会有什么阻碍了。
剩下的就是自己能不能一路打过去的问题。
现在上泉正刚忽然提到严岛,总觉得是在鼓励和马去争取西国无双这个头衔。
上泉正刚看着和马,脸上似笑非笑。
和马:“陶晴贤的结果可不是很好啊。”
“那是因为他不是真正的剑圣啊。”上泉正刚如此说道。
玉藻点头:“是啊,实力和名号不相符,就只能像这样,只有辞世绝句永流传。”
和马看了眼玉藻,心想陶晴贤也来过你那儿喝酒?
上泉正刚:“那么,就这么约好了。到时候我会根据你现在的实力,给你一些指导。”
和马点头,正要说话,忽然反应过来:这老头这里突然强调“根据你现在的实力”,这意思是我在玉龙旗上能拿到什么成绩,和他教我啥有关啊。
拿了玉龙旗和西国无双之后教的内容,很可能和只是拿玉龙旗根本不一样。
而拿不到玉龙旗的话,大概只能得到一些基本功方面的指点了?
啧。
和马看了眼上泉正刚背后恭顺的低着头的下稻叶彰闲。
今天看来要把现警视总监给往死里得罪了。
罢了罢了,反正在他们看来,自己也是丰国派的人,尽管自己从来没跟丰国警视监说过一句话。
还没进警视厅,就先卷进了警视厅内部派系斗争,这就是主角命吗?
这时候下稻叶彰闲也注意到和马的目光,他略微抬起头,看着和马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嫉妒。
下稻叶彰闲嘴巴蠕动着,似乎在说话。
和马读唇不行,但是他有“狼的耳朵”,毕竟是“半个布雷斯塔警长”,他清楚的听见了下稻叶彰闲的嘀咕:“你这混蛋何德何能,获得剑圣的赏识?”
和马嘴角抑制不住上扬。
他收回目光看着上泉正刚,顺着老头刚刚的话头:“前辈如此赏识,晚辈受宠若惊。晚辈何德何能?”
——你不是想知道吗?我帮你问!
上泉正刚也不当谜语人,直接回答道:“因为目前来说,你是最有资格继承我的衣钵的苗子。和马,等你剑道精进到巅峰,你就会发现一件很遗憾的事情,那就是能真正继承你的衣钵人,理论上不存在。
“你游历四方,经历了无数的波折,得到的感悟,习得的剑技,根本就没有办法传给任何人。
“作为师父,能教导徒弟的剑技都是最基础的那些,徒弟练到极限也不过只有你三成不到的实力。
“听着很像是我一个老人在倚老卖老对吧?”
和马摇头:“不,没有的事情。”
“你不必跟我客套。我年轻的时候听我师父这么说,也觉得这老头太自以为是了,我必可取而代之。我懂的。”
不不,您不懂。我能看到等级啊,所以我知道普通人练到极限真就是您的三分之一左右。
但是和马不能这么说,所以他露出尴尬却不失礼貌的笑容,仿佛被上泉正刚一语中的。
上泉正刚摇摇头:“总之,我在樱岛等你。”
“晚辈谨记于心。”
老头本来要走,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别让我失望啊。”
说完他这才转过身,向着等在赛场边上的秘书们走去。
和马在上泉正刚转身的瞬间,目光就到了下稻叶彰闲身上。
下稻叶一脸愤恨的瞪着他。
和马莞尔一笑。
这时候上泉正刚已经走到场边了,下稻叶看剑圣真要走了,赶忙开口道:“上泉老师!”
上泉正刚停了下来,扭头看着下稻叶彰闲:“何事?”
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老剑圣这几个音节里冷漠的味道。
下稻叶被噎了一下,但马上振作精神,看起来也不是第一次被冷淡对待了:“弟子最近一年一直在净是剑技,还请老师指……”
上泉正刚打断他的话:“我说过了吧,单纯的剑技是有极限的,你要提高就必须拥抱生活,磨练自己的心性。刚刚你的比赛我也看了,想必是故意让五所野尾输掉了比赛让你上场吧?不对,中坚应该就是故意输的。
“既然你这么想展露自己的实力,为什么不在先锋出场?
“因为舍不得大将的名号和威风?
“还是因为警视总监的儿子必须是大将?
“我建议你找个禅寺,最好那种住持地位高到就算打了你也不会被你爸爸记仇的禅寺,到禅房里被住持用六根清静棒狠狠的鞭打个一年吧!”
和马嘴巴张成O型。
老、老毒舌?
下稻叶彰闲脸红成了猪肝的颜色。
是真的猪肝色,没有半点夸张。
“我……”
他这个“我”,让和马产生了王司徒的即视感,仿佛下一刻就要吐血而亡。
但是下稻叶彰闲还是低头行礼:“先生教训得对。我这就更换成先锋出场。”
“哦?”上泉正刚本来毒舌完了就要走的,这时候又停下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下稻叶彰闲,然后回头看了和马一眼,才继续说,“至少是个开始了。不容易啊。”
下稻叶彰闲见状,上前一步提高音量道:“弟子有个请求。如果弟子今天打赢了桐生和马,那就把他得到的指教机会让给我!”
上泉正刚又看了眼和马。
和马有种老头要点头的预感。
果不其然,老剑圣摸了摸胡子,点头:“可以。如果我看好的人连你都打不过,那说明我老眼昏花看错了。”
等一下,上泉正刚桑,你这不是又埋汰了下稻叶一遍吗?
潜台词不就是“连你个乐色都打不过那我也只能承认我看走眼了”。
和马赶忙观察下稻叶彰闲的脸,果然刚刚褪去的猪肝色又回潮了。
“十分感谢!”下稻叶彰闲大声回答,很有精神。
然后他站起来,双眼冒火。
和马连忙确认他头顶,万一刷出来什么临时词条那就得小心应对了。
然而并没有。
和马揉揉眼睛,再次确认,还是没有。
不应该啊,看他那凶狠的眼神,理应有了什么决心才对,为什么没有在词条上体现出来?
他是半妖?
或者说,他……太弱了?哪怕燃起了决心也不过如此?
和马观察的同时,上泉正刚继续说:“既然如此,这场比赛的主裁判就由我来担任好了。中条君,你来当副裁,原来的副裁小妹妹当三裁好了。”
这可是全剑联总长的话,日本机构的组织结构是完全的金字塔式,封建得很,根本没人敢反对。
至少没人敢明着反对。
和马就觉得原来的主裁判有点怨言。
原来这货姓中条啊。
仔细想想这货今天权威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战,现在又被撸成副裁判,正常人都会有意见。
估计他今晚要在居酒屋喝不少酒,发不少牢骚了。
上泉正刚从自己助理手中接过裁判旗,走到了原本主裁判站的位置。
主裁判悻悻的跑去了副裁判的位置,把原来站那里的小姑娘给挤走了。
小姑娘乐呵呵的到了三裁的位置。
“那么,双方准备进场吧!热身都热完了吧?”
上泉正刚如此问。
下稻叶彰闲朗声道:“早就热完了。”
日本体大的经理跑上前,给下稻叶穿戴装具。
日本体大不光会培养运动员,也培养和职业体育相关的一系列职位,日本体大剑道部的经理人团队居然有四个人,而且明显术业有专攻。
不一会儿下稻叶就武装完成,站到和马面前。
和马本来装具就只脱了面罩,现在他把面罩一戴,让保奈美帮着系头盔后面的绳子。
组委会的人过来,给下稻叶彰闲背后插上小旗子。
上泉正刚看两边都准备好了,举起旗子:“各就各位!”
**
近马健一在和马跟日本体大的比赛结束之后,就不再看大学组那边,扭过头跟小森山聊天。
突然他听见剑道部的后辈大喊:“主将!大学那边出事了!”
近马健一看了喊话的人一眼:“出事了?”
“是啊,上泉总长亲自担任裁判,桐生和马要痛打下稻叶警视总监的公子了!赌注是得到剑圣指点的机会!”
近马健一:“卧槽!”
说罢他就直接翻过面前的栏杆,从二楼看台跳了下去。
小森山玲大喊:“你干嘛啊!万一腿扭了怎么办?你待会还要比赛呢!”
近马健一扔下一句“哎呀放心我的关节没那么脆弱”,一溜烟的跑向大学组的片区。
小森山玲气得直跺脚。
但是她转念一想,还是马上捡起地上的两人的背包,冲向最近的楼梯。
“健一!你给我记着!”女孩一边跑一边愤怒的大喊。
**
和马当然听到了远处的骚动,他这个耳朵那是真的灵敏。
这时候周围的人比刚刚打京都大学的时候还多。
就连大学组另外半边赛场的人的选手都跑过来了。
另外半边赛场上只有上场对决的选手和裁判,选手席都是空的。
自己同伴比赛的时候离开选首席显然不符合规定,但是因为连社团的经理人、部长甚至顾问老师都跑过来围观了,所以就没有人去监督这个规矩的执行了。
京都大学剑道社的人本来准备离场了,现在也站在场边观战。
鬼庭小姐和剑道部五大三粗的选手们隔了一个身位站着,看起来也是兴趣满满。
和马这边,美加子在这种情况下更兴奋了,直接拿着团扇跳起半桶水的啦啦队舞。
然而和马的称号,又恢复成了葛氏的迅雷。
我的东国无双呢?
和马收拢思绪,紧盯着下稻叶彰闲。
单看等级,这货肯定没有京都大学的副将厉害。
就算他摆出防三所的赖皮姿势,和马也有信心直接用速度正面攻破。
但是……京都大学的先锋可是嗑药的,很可能和福祉科技有关系。
下稻叶这家伙……也有可能嗑药啊。
和马决定小心应对。
他摆出中段架势。
中段是最合适防御的架势,毕竟刀就挡在身体前面。
上泉正刚:“你急什么啊,先行礼啊。”
和马:“抱歉,忘了。”
下稻叶哈哈大笑:“看起来桐生同学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点数的嘛,紧张了情有可原。”
和马正要回嘴,就听见身后东京大学选手席那边传来嘀嘀嘀的声音,他正疑惑,就听见起身的声音。
应该是保奈美。
咦,我已经靠听声音就能区分是谁起身了吗?
保奈美有寻呼机,这个嘀嘀嘀的声音应该是寻呼机响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就听见保奈美的询问声:“打扰一下,请问哪里有电话亭?”
和马注意力被保奈美吸引,完全忘了回嘴。
上泉正刚露出赞赏的表情!
毕竟在他看来,和马只是用平静的凝视回应了下稻叶的挑衅!
这、这也行?
和马咋舌的同时,上泉正刚朗声发令:“礼。”
和马跟下稻叶一起纳刀,拔刀,竹刀互相指着的状态下蹲下。
据说这个蹲下,是因为穿着装具不好鞠躬,所以改成这样了,真相如何和马也不知道。
行礼结束后,和马摆出了中段的姿势。
下稻叶冷笑道:“桐生和马,今天我就要在这里终结你的传说!”
和马:“哦。”
保奈美的呼机响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泉正刚:“开始!”
下稻叶彰闲:“面!”
啪。
和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咦,我打到了?
我就挑了个剑花就打到了?
不光和马呆住了,整个会场都呆住了,鸦雀无声。
不对,连会场外的蝉鸣好像都停止了!
下一刻,蝉鸣再起,上泉正刚厉声道:“集中精神啊,和马!你没踏步!”
和马低头看了一下,那可不是么,自己脚还在起始线。
他赶忙举起手:“我的。抱歉,走神了。”
“重来!”上泉正刚听起来有些怒了,“我不管你是怎么参悟剑道的,现在给我把注意力集中到比赛上来。”
完了,老剑圣也注意到保奈美离场,然后他坚定的想歪了。
剑圣都是有名号的,以后我桐生和马,怕不是要叫桃花剑圣。
和马收拢精神,严阵以待。
下稻叶彰闲冷笑道:“瞎猫碰上死耗子,你不会一直这么好运!”
和马:“哦。”
开始的指令钻进和马的耳朵。
他踏步向前,以闪电般的速度朝下稻叶脸上招呼。
“面!”
周围的人一起发出“哦”的惊叹,这惊叹和竹刀相击的声音混在一起。
和马的速度太快了,而且力道极大,仓促格挡的下稻叶根本连偏移和马的剑路都做不到。
和马崭新的竹刀,端端正正的打在他的面罩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上泉正刚立刻举旗:“一本!桐生和马!”
和马:就这?
等等,不会是打了談洲楼之后,我拿新词条了吧?
这时候保奈美急匆匆的回来,钻过人群直奔和马身边,小声耳语道:“化验结果出来了。那瓶东西,只是普通的维生素C。”
和马背后起了一层鸡皮。
如果是兴奋剂,那可能也就是嗑药的效果。
现在是维生素C,那八成就是福祉科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