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討論-第四百零九章 爭風吃醋熱推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苏宸的三个上联写出来,在场的孟玄钰和诸女,几乎都钦佩不已。
徐清婉盯着上联蹙着眉头,以她的才情,却一时无法想到任何下联头绪,有些受打击了。
难道自己在楹联方面,跟苏宸的才情差距这么大吗?
以前她自诩怀才不遇,只是个女儿身,不能参加科举,不能去当官治国,空有一身才学,少有人能够跟自己畅谈,除非像韩熙载、徐铉那些一身鸿儒的大学问者,才可以交流一番。
但今日当场被打击到了,在苏宸面前,她自认为才情很高的写词、写诗、写对子,都远比不上,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更不用提格物发明、医术、酿酒这些事情了。
“光这三个上联,怕是要难住所有江南士子了。”徐清婉充满了感慨。
孟玄钰十分赞同徐才女的话,微微点头,叹道:“恐怕十年八年内,都难有人对得上合适的。”
苏宸闻言,心中暗笑,这都是千古难对,虽然后世也有文人对出几个下联,但是,都意境、辞藻、深意等,都差了一点味道,并不是完全合适。
就拿第一个“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上联,可是难住大学士苏东坡的词,更何况南唐人士了。
白素素却喜上眉梢,越是难对子,加上苏宸的才名,往外面这么一挂,可以想象,白润楼的名气会瞬间被抬高,传到五湖四海,甚至一下子压过了芙蓉楼的名气。
“小桐,立即收好,然后找润州最好的装裱匠师,给装裱好后,依次挂在酒楼的一二三层楼梯口。”
小桐点头道:“是,大小姐!”
孟玄钰的目光瞥了瞥白素素,又看了看苏宸,觉得这两人还是很有相似点的,有时候都是那么爱财啊!
………
酒足饭饱之后,众人下楼,要乘车赶往清河坊街,到湘云楼看戏《白蛇传说》。
所有人都吃酒尽兴了,而且正是微有醉意,还没有过量,也算喝的恰到好处。
大约一炷香的工夫,车子就来到湘云楼外。
苏宸等人下车,便看到湘云楼外排起了长队,不少人在购票,要看今日的戏剧演出。
“听说了吗,白素贞的儿子许士林,已经中了状元,要去雷峰塔拜母了,也不知道能否救出被镇压十八年的白娘子。”
“这白娘子太可怜了,一直困在雷峰塔内,与丈夫、儿子分开,十八年未相见了。”
一位青衣士子插言道:“就是啊,你说金山寺的法海为何非得拆散许仙一家呢,太坏了吧。”
“人与妖结合,有违天条,所以法海才去管的!”
那位青衣士子忿忿不平道:“简直就是多管闲事嘛!”
这些购票的人,一边排队,一边议论纷纷,显然对剧情充满了期待。
彭箐箐问道:“我们还用买票吗?”
苏宸摇头笑道:“自然是不用,咱们算是VIP贵宾,上午我派荆云过来送信,跟墨浓打过招呼了,肯定给我们放在前排最后的位置。”
“哈哈,有熟人就是好办事!”彭箐箐笑得很得意。
苏宸带着诸人从贵宾入口,进入了湘云楼的一楼大厅。
这里布局经过几次修缮和更改,将大堂扩展的更大了,而且许多酒桌都撤掉,换成长凳,如此可以容纳更多的观众。
只有前几排靠近舞台的区域,才有桌椅,很显然,那都是贵宾位,坐在那喝茶饮酒,欣赏戏剧,座位的价格要比后排贵了十倍百倍。
封建社会本来就是等级观念森严,在百姓思想里根深蒂固,所以,并没有人觉得这样做有何不妥,谁让人家有权有势呢!
苏宸与白素素、孟玄钰等人走向前排核心桌位时,瞥见几位年轻人正在那里争吵,话题围绕的是柳墨浓赎身之事。
“湘云馆可是放出风声,只要十万贯钱,便能为柳姑娘赎身了,我慕容克第一个要为柳墨浓赎身,嫁入我慕容家,我要娶她为妾。”慕容克一副傲气十足的样子。
另一位年轻人呸了一口,很是不服:“哼,就你慕容家有钱吗,我周铎也要为柳姑娘赎身,请到家中,以后日夜听她唱戏。”
“我慕容家可是润州九大家族之一,本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
周铎冷哼道:“好大的口气,慕容家有什么了不起,只是一个商贾家族而已,我爹乃是刺史府录事参军,你要跟本衙内争吗?”
慕容克道:“录事参军又如何,我舅父在金陵朝廷内当官,会拍你一个刺史府的录军参事?”
慕容克与周铎正在争辩时候,一位身穿月白色襕衫的年轻士子路过,闻言哼道:“柳姑娘生性高洁,是不会应许你们的。”
“你又是哪根葱,在这胡说八道?”慕容克怒道。
那年轻士子说道:“在下秦思哲,乃是润州府学的生员,对柳姑娘的才情心生仰慕,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权贵子弟,横行霸道,有辱柳姑娘清名。”
周全也冷笑道:“怎么地,你这个穷书生,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啊!先别说润州权贵子弟和衙内同不同意,十万贯钱,你拿得出来吗?”
秦思哲有点受窘,他家境一般,父亲只经营一个小油铺子,别说十万贯,就是一万贯,他也拿不出,一千贯勉强能凑到。
“秦某对柳姑娘的感情,岂是十万贯钱所能代替?我愿意用一片赤子之心,对待柳姑娘,只要她愿意跟我走,我便娶她为正室妻子!”秦思哲说道。
“你的柳姑娘,现在很红呀,这么多人都想为他赎身,看来不需要你花钱了吧?”彭箐箐在苏宸身旁轻笑一声,又道:“这个秦公子很是痴情啊!”
苏宸沉默不语,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
那边的慕容克一脸鄙夷道:“没钱,你在这掺和个屁啊!”
秦思哲反驳说道:“柳姑娘这些年肯定攒足了银子,若是还不够,在下也可以向朋友们筹集。秦某即将秋闱,必定会中一甲进士,春闱也会金榜题名,以后便是朝廷的官员,柳姑娘那时候,有可能就是诰命夫人了,比去了你们这些纨绔子弟的府上受辱,强出太多!”
“姓秦的,我看你是欠揍吧!”周铎脾气也上来了,听着被言语挤兑,十分生气。
“没钱的穷书生,让人家柳姑娘自己出钱赎身,亏你还说的理直气壮,深情款款,你比老子还恶心了。”
慕容克也怒了,动手就要打人。
这时候,湘云馆的执事,带着护卫前来制止,不让三方打起来。
苏宸神色动容,心想柳墨浓赎身的事,需要尽快运作了,等润州权贵和富商们全都参与进来,会让柳墨浓陷入十分被动和尴尬之地,自己决不能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