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八二七章 內部殘殺鑒賞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何大江虽然没有什么“战略”眼光,也没啥出色的领导能力,但他能在山上聚集这么多人,足以见得,他身上还是有长处的。
超棒的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八二七章 內部殘殺熱推
他懂怎么跟下面的这帮流寇,亡命徒交流,身上更是有着一股子匪气,并且他常年干着杀伤抢掠的买卖,早都养成了很敏感的性格,所以孟玺一个眼神,他就预感到了不好。
何大江肯定是后悔杀军官的,但他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因为川军打上山,别人还有一线生机,却唯独不可能放掉他,投降对他来说,就是死路一条。
何大江谨慎的看着孟玺,满脸堆笑的说道:“呵呵,兄弟,你听我一句,咱们肯定不能投降,但你要有顾虑,我可以让人从后面打个口子,想办法送你出去……!”
“江哥,出不去了,在反抗下去,咱们这帮老兄弟全得没。”贺强站在后面说话了:“老孟说的对,投降还有一线生机。”
何大江看着二人,摸了摸脑袋:“投降肯定不行!”
“江哥,不投降都得死!”孟玺往前迈步。
熱門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第一八二七章 內部殘殺分享
屋内,何大江身边是有二十多号人的,并且很大一部分都是匪首,头马,而其他的马仔,要么是刚才被孟玺支走了,要么就是在外面忙着防御。
更奇怪的是,何大江的弟弟何大川,此刻也没在屋里,人不知道去哪儿了。
孟玺往前迈步,其它匪首和头马也都感觉到了不好,不自觉的迈步后撤。
“孟玺,你到底什么意思啊?”何大江眯眼看着孟玺,右手已经向腰间抹去。
“江哥,投降吧!”
“我投尼玛B!”何大江怒骂一声,张嘴喊道:“他们要反!”
“啪!”
孟玺一直在往前逼走,此刻距离何大江很近,他左手一把抓住对方的脖领,右手直接拔枪。
何大江虽然年纪大了,但业务能力却不低,他见对方先要拔枪,第一反应不是拿自己腰间的武器,而是双手按住孟玺的右胳膊,使劲儿往后一拽。
二人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
“CNM的,都别动!”
“别动!”
“……!”
以贺强为首的十几个人,和何大江的铁杆兄弟,几乎同时亮出了枪,相互指想向了对方。
“贺强,你要没有江哥,早都不知道死在哪了?你想干什么?”
“贺强,你要跟着孟玺当二五仔吗?他妈的,老子第一个崩了你!”
“……!”
怒骂声,在屋内不停的响起,贺强端着微C,额头冒汗,声音颤抖的喊道:“各位兄弟,不是我想造反,是这个何大江根本不管大家的死活,他非要劫车,现在麻烦来了,他又不投降,咱们跟着折腾下去,最后全是个死!!你们很多人都是带着家里人过来的,你们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他们考虑考虑吧?”
屋内众人听到这话,也是表情有些迟疑。
“我他妈告诉你们,外面根本不会有援军!”贺强继续吼道:“这里最近的正规军就是川军,他们先到了,其他人就不可能过来!想想当初发生在远山的事儿吧,秦禹死了兵,进城绝了多少户!你们真想跟何大江一块没吗?”
“去尼玛的!”何大江与孟玺厮打在一块吼道:“他俩就是川府买通的内应,谁投降谁没!兄弟们,干了他们,不然大家全得死,枪一响,外面的兄弟就会进来,咱们还有救!”
山上的匪首头目众多,贺强只是其中一人,他说的话,在其他人心里,肯定是没有何大江可信的,众人短暂犹豫一下,其中一名壮汉吼道:“干他们!”
“亢亢……!”
枪声瞬间响起,贺强先开的火,打死了左边两人。
“哒哒哒!”
不知道谁的自D步在咆哮,直接扫灭了棚顶最大的灯泡,屋内光线瞬间昏暗。
屋内,枪声激烈的响着,众人在宽敞的大厅内,相互厮杀了起来。
“咕咚!”
孟玺推着何大江,与他一块跌倒。
“他妈的,我看错了你!”何大江此刻来不及拔枪,右腿压着孟玺要拿枪的手腕,双手掐着他的脖子,愤怒至极的吼着。
孟玺倒在地上,被掐的双目欲裂,右手抽了两次抽不出来,左腿嘭的一声撞在了何大江的裤裆上。
“咕咚!”
何大江侧身翻到。
孟玺动作利落的起身,右手本能摸枪,却发现枪已经在身体摩擦地面的时掉了,他反应极快,一把抓起旁边柱子上挂着的坎刀,冲着何大江的脑袋就剁了下去。
平时孟玺看着白白净净的,也不爱吭声,但下手却极狠,而且动作利落且标准,总之看着一点也不像是个所谓的文化人。
“噗嗤!”
何大江踉跄着向后翻滚了一下,脑袋被砍的鲜血如注,他来不及调整身体姿势,右手在腰间向后一带,掏出了枪:“妈了个B的,我……!”
“噗嗤!”
又是极狠极快的一刀,何大江抬手,右手腕连带着枪,直接被活生生砍断!
“啊!”
何大江惨嚎一声,翻滚着倒地:“孟玺,孟玺……!”
“亢,亢!”
两声枪响,孟玺右侧肩膀挨了一冷枪,身体仰着向前倒去。
何大江侧身一躲,单臂战孟玺,再次与他互殴了起来。
……
室外。
“都TM别跑了,当兵的打上来了,跟我往下去防守!”
“走啊,打不过了,谁能跑出去算谁的。”
“有没有敢玩命的,跟我往后山跑!”
“……!”
嘈杂的喊声在寨子群内不停的响着,到处都是乱跑的匪寇,以及他们带来的家里人。
主寨内传出来的枪声,外面的人肯定有一部分是听到了的,但此刻却没有多少人管那边,要么在想办法逃命,要么在躲避,只有零星的两三股人,冲了过去,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了!
众人围聚到主寨门口后。
“咣当!”
关上的寨子门开,昏暗的灯光从室内照了出来,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
室内,贺强的兄弟死了五六个,上了两三个,而何大江的铁杆头马们,也有一大半倒在地上哀嚎。
贺强满身是血的端着枪,步伐踉跄的冲出来, 将枪口对准了室外。
孟玺挟持着断了手腕,且身上挨了四五刀的何大江,也是瘸着腿走了出来,他身上中了一枪,挨了三四刀,已非常狼狈,脑袋和肩膀在流着血,染红了长棉服。
“投降!!谁不投降,我马上弄死他!”孟玺瞪着眼珠子吼道:“不想死的,听我的,投降!”
喊声回荡,周边安静了下来。
……
五分钟后,山下。
荀成伟不可思议的喝问道:“就这两下子?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