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三十二章,《君王論》看書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卡塔琳的庄园位于马林堡城外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距离马林堡大概有十五公里的路程,不算特别安全,不过对于卡塔琳来说威胁其实很小,她作为一名圣域强者,难道会害怕野外游荡的野兽人和沼栖妖不成?还是金特矿山的那些绿皮?
在尝试收复基斯勒夫失败之后,卡塔琳就带着自己最后的追随者们来到了马林堡,她婉拒了瑞克领、米登领和奥斯特领的邀请,女沙皇颇有些心灰意冷,在连续失败了之后,她开始渐渐有点明白,以自己的军事才能,或许收复基斯勒夫已经是个奢望了。
舒尔茨给她开出了高薪,她也就成为了马林堡的守护者和客卿巫师之一,罗曼诺夫近卫军在再三裁撤和精挑细选之后,留下了三百人,剩下的全部遣散,还有原本庞大的宫廷也被先后削减,最后只剩下了四五十个人,还有实力大不如前的冰女巫会,这五百个人就待在了舒尔茨赠与的大庄园之内。
这一待就是7年,从帝国历2516年-帝国历现在2523年的冬天了。
一开始卡塔琳还对旧世界诸国抱有很大的期待,她自认为基斯勒夫已经为守护旧世界做了一切,现在数百万基斯勒夫人流离失所,依靠着将军、冰女巫、波耶和基斯勒夫战士们的血战,莫特金入侵的灾难被很大程度地延缓了,如果没有基斯勒夫人,帝国将没有时间组建防线,整个帝国北方都将陷入混沌的阴云之下,伟大圣战的悲剧将再次上演。
所以,面对基斯勒夫人的牺牲,旧世界诸国理所当然应该领情,提供支援和帮助,协助基斯勒夫复国,或者至少也要说一句英雄不朽吧?
然而,虽然帝国和布列塔尼亚都认可了基斯勒夫的顽强,但援助是真没有,帝国方面心有余力不足,卡尔-弗朗茨皇帝和艾曼诺莉女爵有给了几笔资金,后面就没声音了,布列塔尼亚干脆更绝,他们建立了北方军团,扶植了厄伦格拉德大公,还招募了基斯勒夫最后一支野战军团——罗科索夫斯基的那支翼骑兵军团。
女沙皇似乎被遗忘了。
更糟糕的是,现实中,逃亡的基斯勒夫人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欢迎,而且过得很惨。
这些难民们进入帝国之后大量地占据和取代了低端的劳动力市场,内卷之下,不仅基斯勒夫人过得凄惨,就连帝国本地人的生存环境都遭到了恶化,在有外族人抢饭碗的情况,双方的矛盾瞬间升级,而且很快就出现了敌视、仇视直到流血冲突,矛盾愈演愈烈,直到发展为普遍性的歧视和仇恨。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戰錘神座 起點-第一千兩百三十二章,《君王論》閲讀
如果这些对于卡塔琳来说还只是风闻而已,那么那些被遣散的基斯勒夫士兵和退伍老兵们的生存状况就直接了当地展现在了女沙皇的面前。
她亲眼见到一位前任连队长官,大约三十多岁,来到马林堡的人才市场找工作,相貌甜美可人的女前台问:“请问您会做什么呢?”
“我可以指挥一个连队,一列方阵,或者如果有必要,我也可以亲自上阵,当佣兵、当护卫,或者别的什么都行。”
“真遗憾,我们这边有太多这样的人了。”女前台打开一个卷轴,上面长长的名字跟着羊皮纸直接垂到了地上还滚出了一米多长:“您自己没有装备,我们不考虑,就算有全套装备,在你之前还有6324个人在排队呢,你有马么?如果您是一位有马的骑士,我们现在就可以为您安排工作。”
“我没有马。”老兵闷闷地说道:“我也没有装备。”
“那除了军事和武艺以外,您还有别的技能么?”
“我可以去码头当工人、去工坊做工、去街上送货,去……”
“那么日薪只有2个铜币,除了曼南恩圣日和礼拜日以外全年无休,能做到么?”
“……能。”
两个铜币!就算是最便宜最垃圾的餐馆吃着黑面包、硬豆子和烂卷心菜一天吃两顿也要两个铜币!
卡塔琳忍不住介入,而老兵告诉了她冰冷的事实。
“钱花光了,我们需要活下去,我已经卖掉了我的珠宝、我的手推车、我的盔甲、我的皮大衣、我的佩刀,我的熊皮帽,我的勋章,卖掉了我的一切,我的陛下,现在我的孩子正在地下室潮湿的地板上饿肚子,我却已经没有什么可卖的了。”
在那一刻,卡塔琳终于意识到,曾经那个旧世界最坚强最顽强的国家已经化作了废墟,而这只是一切苦难的开始,而导致这一切悲剧的,除了该死的混沌以外,她就是最大的责任人。
“沙皇陛下?我的沙皇陛下,您在听么?”贝利亚的声音从远到近传来。
看着贝利亚胸口发亮的厄孙勋章,卡塔琳用力地摇了摇头,勉强回过神。
这里不是博卡哈宫,也不是她的冰宫了,现在一个不过五十多平米的会客室就是她平时见客人的地方,罗曼诺夫皇室千年来的积累珍宝和财富多少还是有些,但距离博卡哈宫的富丽堂皇已经相去甚远,卡塔琳嗤笑了一声,她对贝利亚提出来的“复国计划”不置可否:“好了,你说的我知道。”
贝利亚有些失望,乌果尔人谨慎地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卡塔琳并没有很生气,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作为罗曼诺夫皇室血脉后裔和米斯卡寒冰血脉的后裔,卡塔琳的外貌虽然比不上苏莉亚王后,但也算是美女了,坐在自己宝座上的女沙皇身穿冬季高领条纹针织衫,头戴寒冰王冠,外披博卡哈斗篷,下着藏青色长裙,脚蹬一双棕色的真皮长靴,俨然一位孤高冷傲的冰美人身姿。
即使她现在不是女沙皇了,但她还是一位圣域高阶的寒冰系大巫师!贝利亚警告着自己。
“贝利亚。”卡塔琳靠在椅背上,女沙皇示意众人出去,她长叹了一口气:“贝利亚?”
“外臣在。”贝利亚赶紧端正了坐姿。
“贝利亚,你说,我继承了父亲的王位这么多年,这么多的错处,怎么就没人敢于劝诫呢?”卡塔琳抿着嘴巴,女沙皇长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她自嘲般地苦笑了几声:“父亲给我留下的班底都被我拆散了,菲利克斯、列夫他们,他们怎么就不坚决一点呢?”
“统治基斯勒夫这片冰雪中的国度,本就难上加难,天下无不是的君父,混沌入侵实非人力所能抗拒,陛下不必过于自责。”贝利亚双手按在膝盖上,乌果尔人斟酌着自己的语气:“至于诸位大臣和将军们,他们也尽到了他们的本分了,迪米特里、费多索夫、科涅夫他们全都已经力战殉国了,康斯坦丁也尽了全力,还有那些战死的将士们,都已经尽职尽责了,请陛下不要怪罪自己了。”
贝利亚实在是搞不懂卡塔琳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贝利亚立即决定按照塔列朗指导的话来。
“不怪我,难道还怪帝国、怪骑士王国么?”卡塔琳苦笑着摇头:“是我,都是我,我继位之后,那些大臣和将军们总是在教我做事,可我最讨厌别人指挥我,我是米斯卡女王的血脉,我天生就会所有冰魔法、天生就是冰女巫们的领袖,所以我不喜欢被人指导,我把他们换掉,再换掉,直到换成听话的来,是我做得不对,这些年,我冤枉了多少人,害了多少忠臣良将?贝利亚,你也是当事人,这么多的委屈,这么多的暴政,你们都是怎么过来的?”
“博卡哈从库尔干来,我们这些人世代沐浴罗曼诺夫皇室的恩泽中,对待陛下,我们唯有尊敬和真诚,别无二想。”贝利亚稍稍停顿了一下,稍微露出一点委屈的表情:“如果陛下实在不能容我们,我们也无意和陛下对抗,无非就是……背井离乡,去别的地方讨生活罢了。”
“唉,拉夫连季,这些话,我继位之后听得太多了。”卡塔琳微微摇头,沙皇脸上露出了很厌烦的表情:“说得很好听,一点用都没有,以前听你这样说我会很高兴,因为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但现在这样不行,完全不行,贝利亚,你以为这样能够把问题糊弄过去么?”
贝利亚脸色微变,但乌果尔人也不至于失态,他心想经历了这么多,女沙皇总算是有所改观了。
确实,该上点干货了。
“陛下这样说,那外臣也只好说些不太好听的实话了。”
“说~说,说得再难听也没关系,我恕你无罪。”卡塔琳连连点头。
“基斯勒夫建立于帝国历1500年左右,距今已经有千年历史,在米斯卡女王的率领之下,我们在一片其实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安家,女王打败了乌果尔人,将他们融入进来,自此形成了基斯勒夫民族和国家。”贝利亚缓缓地说道:“整个王国就像是一对兄弟建立的,三座城市,数百波耶,在黑暗周围和群狼环伺之间,基斯勒夫的每一步都充满着艰辛和苦难,但我们证明了我们是旧世界最顽强的民族,我们就是个家族,在这里发扬光大。”
“嗯。”卡塔琳点头。
“居住在冰雪中的百万生灵,就像是家族中的子女,而沙皇,就像是家族中的祖父祖母,至于我们这些将军、波耶和大臣,就像是家族中的媳妇,凡事能做尽量做,上要听令祖父祖母,下要兼顾着子女,这本来就是份辛苦的活计,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只能先考虑祖父祖母的要求,暂时牺牲一下子女了。”贝利亚缓缓说道:“留下来的人,大体上都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是啊,是啊,因为委屈了子女还好说,如果祖父祖母不满意,就可以换媳妇,媳妇不想被换,只能尽力满足祖母的要求。”卡塔琳抿住了嘴巴,女沙皇的眼眶湿润了,她想起了自己即位之后所做的一切,那些苦苦劝诫自己的大臣,那些战死的元帅和将军,那些为了掩护自己逃走而牺牲的克里姆守卫和冰女巫们,一张张鲜活的面孔从她的眼前闪过,却已经定格。
“是啊,是我,都是我,我没有管好我的国家,我没有当好这个祖母。”泪水已经模糊了卡塔琳的视线,她裹着白色蕾丝手套的修长手指握紧了座位的把手,然后轻轻松开,一向严厉和充满着命令口吻的语气终于软化了,她抬起手,浓重的鼻音跟着颤抖的声音一齐响起:“可……可现在明白了,还有什么用呢?国家已经灭亡了,那些伟大的名字和士兵们不是死了,就是散了,我真不适合当沙皇,我是个优秀的冰女巫,但我也只是个冰女巫而已。”
热泪流下冰脸,卡塔琳终于哭了,女沙皇用力地咬着牙关,她用力地吸着气:“贝利亚,我知道我犯了很多错,很多,可……可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你能说说,我到底做错了哪些呢?”
“既然陛下问了,那我就稍微说说吧。”贝利亚再叹一口气。
卡塔琳终于醒悟了,只是稍微有点迟了。
“陛下,众所周知,基斯勒夫其实不是一块很适合人类生活的领土,那里太寒冷,太偏僻,还时时刻刻都要面对来自北方的威胁。”贝利亚缓缓说道:“尤其是在伟大圣战时,基斯勒夫就已经被彻底击垮过一次,尽管伟大圣战胜利,王国得到了重建,但之后马上又是血腥女皇卡特琳娜持续了数十年的可怕统治,我来稍微分一下类吧,在卡特琳娜的血腥统治结束之后,基斯勒夫所要面临的困境有哪些。”
贝利亚将自己的观点和盘托出,他将困境细分为七个。
一,混沌威胁,二,军队腐朽,三,财政枯竭,四,贵族贪渎内斗,五,冰女巫侵吞国家利益,六,基斯勒夫土地贫瘠和环境恶劣,七,底层平民不堪重负。
“首先一切最重要的,是混沌的威胁,作为混沌南下的必经之路,只要挡不住混沌,那么万事皆休。”贝利亚首先说道:“只有守住领地,我们才有存在下去的可能。”
“既然要守住领地,那么就必须要拥有强力的军队,基斯勒夫其实不缺乏英勇善战的士兵和优秀的将军,但是军队没有兵器盔甲,没有城墙营寨,没有后勤军械,没有工资,没有粮食,谈何战斗力可言?”
“因此想要拥有足够强力的军队,就必须要有钱。”
“但王国的财政已经枯竭,这就是三四五的问题,首先是贵族贪渎,外加上基斯勒夫的基本国策就是波耶自治,从贵族那里我们征不到税,再者就是冰女巫会,陛下,想必您非常清楚,冰女巫们挪动国家财政和资源到了何等地步。”贝利亚严肃地说道。
“……是。”卡塔琳痛苦地点头。
“但是维持军队,波耶贵族制度还有冰女巫们又是国家的根基,这是轻易动不得的,可财政又已经枯竭,所以只能向平民加税。”贝利亚摇头:“尽管加的税大部分都进不了国库,可这是唯一的办法,那么就是第六第七的问题,土地贫瘠本就生产力低下,加税太多,税负太重,王国根本支撑不起来,这样下去只有恶性循环罢了,陛下。”
卡塔琳明白了,这是一个几乎无解的难题。
对冰女巫姐妹会动手?没有任何一个沙皇会脑残到这样做!再者如果没了冰女巫,谁来对付混沌巫师?
那么对波耶制度动手?那岂不是等于在布列塔尼亚直接挑战骑士制度?
从国家杜马到乡间小屋,上上下下、方方面面,波耶们掌握着钱财资金、上升渠道、土地资源、粮食作物,甚至也包括教会舆论!血腥女皇卡特琳娜就是被这些人成功推翻的!
陛下,您又想造反了?
“所以,陛下,有的时候,事情真的不能怪你。”贝利亚摇头:“您的能力虽然没有红沙皇鲍里斯那么出色,但在基斯勒夫历史上也绝不算是无能的君主,只是时运不济而已,您碰巧遇到了莫特金的入侵。”
是啊,我只是时运不济,再加上能力不够出色而已,卡塔琳终于止住了泪水,她发自内心地认同贝利亚的看法。
“但是陛下,我知道您犯下了很多错误,也不适合统治基斯勒夫,可除了您,除了您身上的罗曼诺夫皇室血脉和米斯卡女王血脉,又有谁能够统治基斯勒夫呢?您不可能,别人就更不可能了!”贝利亚却突然厉声说道:“您如果放弃了,那一切就真的都完了!”
“可,要怎么办呢?”卡塔琳已经被说得六神无主了。
“博卡哈家族几百年来为基斯勒夫做出的卓越贡献基斯勒夫人都是铭记于心的。不要因为你一个人的软弱的断送了这个伟大的家族!”贝利亚立即趁热打铁,他认真地说道:“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做,您还没有见识到太阳王的力量和强大么?这是唯一的机会了,陛下!”
“可是……可是,我高贵的博卡哈皇室血脉,我作为罗曼诺夫最后的血裔和继承人居然……”卡塔琳还在纠结。
“陛下!如果您也不愿意拯救基斯勒夫和罗曼皇室,那么还有谁来呢?”贝利亚怒了:“难道那些虫豸就可以治理得好国家么???!!!”
屋内一片寂静。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 漢朝天子-第一千兩百三十二章,《君王論》相伴
最终,卡塔琳犹豫的声音响起了。
“那么就按你说的……试一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