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重生過去震八方》-第三百二十七章 兩千塊錢?(求訂閱啊!)

重生過去震八方
小說推薦重生過去震八方重生过去震八方
其实老支书误会了,帝都也不是谁都有钱,能像方圆这样不把钱和粮票当回事的人,估计整个帝都也找不出来几个。
方圆把油纸包打开,拿出一个火烧递给老支书说道:“来,尝尝这家的火烧怎么样。”
十个火烧,胜利和柱子也吃不完,所以方圆和老支书也可以尝尝。
其实方圆之所以买这么多,就是想着他和老支书也尝尝。
这次老支书没有客气,接过去就咬了一口,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火烧做的好吃。”
方圆也拿出来一个,然后把油纸包给包好,同样咬了一口。
“嗯!是挺不错。”方圆点了点头说。
两个人很快来到医院这里,胜利和柱子坐在走廊的连椅上。
看到方圆和老支书进来,两个人连忙站起来。
“怎么样?出来没有?”老支书问。
“还没有,刚才护士出来,说还在处理。”胜利摇了摇头说。
“唉!”老支书叹了一口气说道:“怎么那么长时间还没有好啊!”
胜利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胜利哥,这个你们拿去吃。”方圆把油纸包递过去。
胜利把油纸包接过去,看着方圆问道:“这是什么?”
“给你们买了几个火烧,还是热的,你们快吃吧!”
“火烧?”
听到是火烧,无论是胜利还是柱子,都吞了吞口水。
“行了,这是方圆买的,你们就吃吧!”老支书说完在连椅上坐了下来。
老支书都这么说了,胜利和柱子还客气什么,连忙把油纸包打开,一人拿了一个吃起来。
其实不能说是吃,说是吞也毫不为过。
八个火烧,不到十分钟,就被两个人给解决完了。
看到空空的油纸包,两个人脸红了一下,胜利说道:“那个没有收着,给吃完了。”
“没事,本来就是买给你们吃的。”方圆笑了笑说。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名医生从里面出来。
老支书连忙站起来问道:“医生,人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老支书一眼问道:“您是伤者的家属吗?”
“不是,我是赵家裕的支书,里面的伤者是赵家裕村的驻村工作组的人。”
“原来是这样啊!给您说实话吧,里面的伤者受伤很严重,刚才只是进行清理,还没有进行缝合,但是他们身上缺失的地方很多,估计就算是好了,再也没有办法恢复到之前了。”
“啊!这么严重。”老支书不敢相信的问。
医生摇了摇头说道:“这还是按好的说,很可能会留下终身残疾。”
“嘶!”听完医生的话,老支书倒吸一口凉气。
现场虽然看上去很惨,老支书当场就检查过了,虽然看上去很严重,但都不致命,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所以您要有个心理准备。”医生看着老支书说。
“嗯!谢谢您医生。”
“不客气!”
就在医生准备离开的时候,方圆连忙问道:“医生,手术大概什么时候能完成?”
“这个就不好说了,我只是负责清创,后面的有外快医生负责,但就以伤势而言,快的话四五个小时,慢的话可能七八个小时。”
“要用这么长时间啊!”方圆也皱了皱眉头。
不说七八个小时,就算是四五个小时,他们也不能坐在这里干等吧!
他倒是无所谓,但老支书毕竟年龄不小了,如果真坐在这里等七八个小时的话,估计会受不了。
“没办法,他们身上的伤太多了。”医生摇了摇头说。
“好吧!谢谢您医生。”
“不用谢。”
在医生离开以后,方圆看了一眼手术室,然后对老支书说道:“要不然这样吧!先让胜利哥和柱子哥先看着,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再过来换他们。”
“找地方休息?”老支书看了方圆一眼问道:“那有地方可以休息啊!”
“旅馆啊!刚才咱们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一个旅馆。”
“啊!不行不行,住旅馆又要花钱。”老支书连忙摇头说。
“老支书,住旅馆也花不多少钱,再说了,咱们不能一直守在这里一夜吧!”
如果不是老支书在这里,方圆一分钟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待。
至于里面躺着的几个家伙,方圆没有弄死他们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如果不是怕过赵家裕村惹麻烦,方圆直接就弄死他们了,还需要在这里进行抢救。
“这……”
还没有等老支书说完,方圆就打断他说道:“好了老支书,走吧,咱们先休息一下,然后再过来替换胜利哥他们。”
这倒不是说方圆没有礼貌,打断老支书说话,因为方圆知道他要说什么。
“好吧!”老支书点了点头。
两个人来到医院外面,直接就奔小旅馆走去。
县城并不大,所以小旅馆离医院也不是很远。
几分钟后,两个人来到了小旅馆这里,方圆把介绍信拿出来,递给服务员说道:“给我们开一间双人房。”
服务员把介绍信接过去看了一眼,连忙把介绍信递给方圆说道:“好的,请稍等。”
说完服务员拿出一串钥匙从里面出来,对方圆和老支书说道:“两位请跟我来。”
“走吧。”方圆扶着老支书说。
“嗯!”
两个人跟在服务员后面,很快服务员就把两个人带到最里面的一间房前说道:“请稍等,我把门打开。”
“嗯!”方圆点了点头。
服务员很快就把房门打开了,把里面的灯打开,说道:“您看看,这里您满意不?”
方圆扶着老支书进去看了看,转过头对服务员说道:“就这里吧!”
“好的!”
方圆让老支书坐下,说道:“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把钱交了。”
“嗯!”
然后方圆跟着服务员再次来到前台,方圆问道:“多少钱?”
“请问您住几天?”
“就今天一晚上,明天我们就离开。”
“一天啊!五毛钱。”
“给你。”方圆递过去一块钱。
这里其实不是方圆第一次住了,刚到这里的时候,方圆就在这里住了一晚。
当然,方圆第一次住的是单间,所以方圆知道这里要收五毛钱的押金。
服务员把钱收了过去,说道:“您可以去休息了。”
“嗯!”方圆点了点头,说道:“麻烦给我们送壶开水。”
“好的!马上就给您送过去,您稍微等一下。”
“可以。”
方圆回到房间没有多大会,服务员就送来了开水。
方圆接过来以后先给老支书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好清亮的水啊!”老支书接过被子感慨道。
“是啊!比村里吃的水清亮多了。”方圆说。
“唉!没办法,村里连口井都没有。”
听到老支书说这个,方圆连忙问道:“村里为什么不打口井啊!那样吃水不就方便多了。”
老支书苦笑一下说道:“你以为村里不想啊!是因为打不出来水。”
“打不出来?”
“嗯!也不是打不出来,而是打浅了打不出来,如果打深的话,就需要用机器,需要一大笔钱,村里根本就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方圆把水壶放下,端着杯子坐在另外一张床上问道:“如果用机器打,打一口深井需要多少钱?”
“大概在两千块钱左右。”
“两千?”
就算是方圆不差钱,听到这个数字也吓了一跳。
两千块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在帝都这个时候都能买一套小四合院,而且这说的还是在城里。
怪不得赵家裕没有水喝也不打井,这还真是一大笔钱,最起码对于赵家裕来说是这样。
“老支书,这个深井大概要打多少米?”
听到方圆这么问,老支书说道:“赵家裕的地势比较高,如果想打出水的话,最起码需要百米深,要打百米深的井,一般的小机器根本就办不到。”
“原来是这样啊!”
方圆没有问赵家裕为什么选择住在地势那么高的地方。
因为没有必要问,因为住在地势那么高的地方,一定有它的道理。
赵家裕祖祖辈辈都住在那里,如果说要搬家,估计早就搬了,根本不可能等到现在。
百米深的井,不要说现在,就算是在后世想打一口也不是那么容易,怪不得需要那么多钱。
可惜方圆身上现在没有这么多钱,这几年方圆都没有出去做生意,他身上的钱也都被他买房子花完了。
不要说没有这么多,就算是有,方圆也不能拿出这么多钱出来。
这倒不是说方圆不想拿,而是不能,这可是两千块钱啊!不是三十五十,也不是一百两百。
虽然不能拿钱出来,但是并不是说方圆就不能帮忙,他可以自己打啊!
如果是别人,可能没有办法,但是这对方圆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而已。
喝了两杯水,方圆就休息了。
老支书也是一样,很快方圆就睡着了,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方圆往老支书床上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老支书,倒是看到了胜利和柱子。
不用说,老支书睡到半夜就起来了,没有叫方圆,一个人过去把胜利和柱子给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