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起點-第九十四章 【辦正事兒呢!】閲讀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九十四章【办正事儿呢!】
清晨。
宋巧云在家中醒来。
其实这一夜也没太睡好。
每一次,老蒋出去接活儿赚钱,宋巧云其实都有点睡不太安稳。
醒来后,第一时间看了一眼手机。
昨晚自己发的消息,老蒋还没回复。
宋巧云有些心焦了!
昨天晚上,宋巧云打了电话过去,结果老蒋的电话显示是无法接通。
半夜又打了一次,是已经关机。(老蒋的电话在和鹿细细战斗的时候被打坏了)
这是以前很少遇到的情况。
可能……是在任务之中,不方便接吧。
可一夜过来,老蒋居然还没回消息——以老蒋那么顾家的性子,就有点不寻常了。
宋巧云起身,拿起手机又拨了一次,还是没打通。
忧心忡忡的走到了阳台,忽然抬眼一看,宋巧云愣住了。
阳台外,自家的那只画眉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飞回来了,只是阳台窗户关着,画眉鸟在外面的晾衣杆上蹦蹦跳跳,徘徊着不肯离去。
宋巧云赶紧打开阳台窗户,画眉鸟一溜烟飞了进来,自己主动钻回了笼子里,然后开始吃笼子里的鸟食。
宋巧云的一颗心沉了下去!
不对劲了!
按照老蒋的习惯,出去接活儿,画眉鸟就是他的眼睛和侦察兵!
可结果现在,人没消息,鸟却回来了?
·
陈诺在打电话,电话是李颖婉打来的。
“欧巴,人家还是好害怕呀……”
别说了,特么我现在比你更害怕呀!
“欧巴,想害我妈妈的杀手你已经解决了嘛?”
嗯,解决了,人在我家里呢。
“欧巴,人家好想能见见你啊,我去你家找你好不好啊?”
可别!可别!可别啊!!
陈诺小心翼翼交代嘱咐了几句,安抚好了长腿妹子萤火虫,然后挂掉了电话。
一扭头,卧槽,汗下来了!
鹿细细站在身后,好奇的看着自己。
妈的掌控者大佬了不起啊,走路都不带声的!
“老公,你和谁打电话呢?我怎么听见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
“嗯,居委会收电费的。”陈阎罗一脸镇定。
“哦~”
鹿细细扭头进了洗手间,不多会儿,端了半盆水,里面耷拉个毛巾走了出来。
这是要干啥?陈诺好奇的看着自己捡回来的老婆。
下一秒,刷!冷汗又下来了!
鹿细细端着水盆就进了老蒋躺着的房间!
陈诺赶紧追进来,就看见鹿细细拧了把毛巾,把老蒋扶正了,然后细细的给老蒋擦脸。
“你……”
鹿细细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那个,老公啊~晚上家里砸坏的东西都是你收拾的,饭也是你做的。我感觉自己好像个废物,总觉得对不起你,但又不知道能帮你做点什么。
那个……我帮你父亲擦擦脸吧,我别的做不了,可以帮你照顾一下病人。”
呃……
陈诺有些无语。
可别擦了!
万一把老蒋擦醒了,翻船了算谁的?
何况……
大姐你大概没照顾过人吧?
擦脸哪有用凉水的?
不行不行,得尽快把老蒋送走!
陈诺想到这里,沉吟了一下:“刚好今天我要送咱爸去医院的。”
“啊?”
“嗯,他这个病,每过些日子都要去医院复查,然后再治疗一下。咱家钱不多,不能一直住着院,所以只能两头跑。一会儿我就送他走,那个……你乖乖呆在家里。”
“不行,我和你一起去。”
“别!”陈诺摆手。
鹿细细好奇的看着陈诺。
“呃……你这个病啊,之前也对医院有严重的逆反心理。你一到医院那种环境,容易受刺激,也容易发病,你还是别去了。”
陈诺想了想,一拍脑袋。
跑进厨房里,拿出一袋子前两天买的土豆来。
“你要真觉得想做点事情,呐,今天你在家把土豆削出来吧。”
“好!没问题!我一定会做好的!”
鹿细细眼睛里放着光。
害,不给她找点事情,怕是稳不住她。
“成,你就在家别乱跑啊!嗯,无聊了就看会电视。”
说着,陈诺把电视机打开,遥控器就放在了鹿细细手里。
·
陈诺架着老蒋出门了。
留下鹿细细在家里,仔细的交代了她削土豆的注意事项……
可不是怕她削到自己的手。
是怕她把自己厨房毁了!
带着老蒋出门后,陈诺直接找了家小旅馆……
这个年代,一些小旅馆还没有严格的登记制度。
陈诺压低了帽檐,开了个房间,然后把老蒋放在了房间里。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 愛下-第九十四章 【辦正事兒呢!】推薦
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老蒋的伤势。
内息搬运周天,进行的很顺利,而且眼看老蒋的气息越来越稳固,精神意识也渐渐活跃。
估计距离醒来不远了。
陈诺带上门,悄悄离开。
·
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宋巧云站在楼下,手里提着鸟笼子。
画眉鸟在里面啾啾的叫唤着。
宋巧云推了自行车,就把鸟笼子放在车篓里,然后骑车来到了大街上。
精彩都市言情 穩住別浪 跳舞-第九十四章 【辦正事兒呢!】看書
寻了个十字路口,宋巧云打开了鸟笼子,画眉鸟扑棱棱就飞了出去。
宋巧云骑车在后面跟着。
鸟飞的不快,飞一会儿,停一会儿的,宋巧云就仔细的骑车在后面跟着。
就这么跟了有快一个小时的时间。
宋巧云来到了一个老式的小区门口。
看了看附近的街面。
快到中午的时间,道路上没啥人,路边开着小商店,还有一家面馆,不过卷门放下,没营业。
宋巧云脸色很凝重,看着自家的画眉鸟扑棱棱从树梢上飞起,飞进了小区里。
宋巧云立刻骑车跟上,也进了小区。
·
星空女皇陛下,在削土豆。
刀光剑影杀气纵横!
一把菜刀在鹿细细的手掌里上下翻飞,一个个土豆被切的大卸八块支离破碎……
呃……好像切的不对啊。
鹿细细有些气恼。
随后又有些难受。
自己是个病人……就这么样的,什么事情都不会做,都做不成么?
那……诺儿跟自己在一起,岂不是什么都要他照顾。
那可真的太对不起他了啊。
想到这里,有人拍门。
啪啪啪。
鹿细细站了起来。
陈诺回来了?
鹿女皇三步两步跑过去开门。
“老公?”
拉开了门,就看见门外杵着个半大的老太太,年纪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
一张大圆脸盘子,模样颇为喜庆,穿着个段褂子,踩着布鞋。
面色有点蜡黄,手里提着个鸟笼子。
·
宋巧云也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女人。
好一个相貌妖孽的女人!
然后冷冷问了句。
“我老公呢?”
……
“……你说啥?”
……
·
鹿细细有点愣神的功夫,宋巧云已经大步就走进了房间里。
“诶??你……”
鹿细细本能的想阻拦,但是毕竟心态还没摆正,就没好意思伸手。
毕竟,在她的心态上,这里还是“别人家”,还没有主人翁的意识存在。
一愣的功夫,宋巧云已经走进了陈诺家。
“我老公呢?”
鹿细细回过神来了:“什么老公?你是谁呀?”
宋巧云进屋后,扫了一眼客厅,然后就直步进了里屋,两个房间门都开着,一眼能看到底。
没人。
宋巧云转身出来,鹿细细已经有些不高兴:“你是谁呢?怎么就这么胡乱往别人家里闯啊?”
宋巧云心中疑惑。
难道找错了?
可是画眉鸟明明就是飞到了这家的阳台上啊。
有些尴尬,扭头看着面前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年轻女人,正踌躇着说点什么……
“你到底是谁呢?”鹿细细有些不开心了。
“抱歉,我可能找错地方了。”
宋巧云脸色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实在对不起啊。”
“啊……那个,那个,也没什么。”
宋巧云点了点头,又说了声抱歉,掉头就往门口走。
当!
挂墙上的时钟响。
中午,一点整……
·
陈诺正往家里赶,大街上也不好施展身法,只能加快脚步一路跑。
忽然之间,全身打了个激灵!
嗯?怎么忽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宋巧云眼睛里的清明瞬间消失,原本还有些尴尬的表情,陡然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鹿女皇。
鹿女皇被这直勾勾的眼神看的有些含糊。
宋巧云深吸了口气,忽然就转身走到了房间里的桌子前,拿起桌上的一个切开的土豆。
啪的一下就拍在了桌面上。
“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哈?”
鹿细细傻了呀!
宋巧云微微一笑,单手一指天花板。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那河北涿县,有那英雄豪杰兄弟三人!大爷姓刘名备字玄德!二爷姓关名羽字云长,三弟姓张名飞字玄德!话说这兄弟三人是一见如故意气相投,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哥仨一个头磕在了地上就结为了异姓兄弟!哥此后就同心协力其利断金,三兄弟合力就要保着那唐僧去西天取经……”
鹿细细呆住了!
眼前这个老太太嘴皮子太利索了,当当当当,不等鹿细细反应过来要阻拦,就这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怎么办?
我该拦住她么?
只是……怎么好奇怪的感觉啊……应该去拦,但又有点不想拦。
不等你不想拦了,反而还想弄点瓜子花生啥的?
什么情况?
·
陈诺到了家门口,开门进屋。
“鹿依依?”
嗯?家里没人?
陈诺皱眉。
进房间看了一遍。
鹿细细人没了?
卧槽,不会是记忆恢复了,跑了?
不能够……记忆恢复了,那肯定是要留下来守株待兔的……
人呢?
跑哪儿去了?
·
马路上,鹿细细跟着前面的宋巧云。
宋巧云昂首挺胸,精神头十足。
鹿细细有些为难,几次过去:“老太太,你家在哪里啊?能不能联系上你家人啊?你这看上去不太好,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家人?我家人正在等我去接呢。”
鹿细细叹了口气。
在家里忽然有这么一位上门来……听了几句后,鹿细细就做出了判断。
这位老阿姨,脑子可能有问题。
是疯的啊。
老太太乱七八糟说了一大通,自己就往外跑。
鹿细细看见老太太失魂落魄的样子,忽然就生出一股子同病相怜来。
昨晚……自己刚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不也就是这么一副可怜样么?
这么一想,鹿细细就一路追出门来了。
不行!鹿细细想管这事情,不能看着这么一个发病的老太太在外面乱跑。
但是一路上跟着,耐着性子问了又问。
却始终问不出个头绪来。
鹿细细有些着急。
“你这到底是要上哪里去啊~?”
“我去接我女儿放学。”
宋巧云忽然笑了,笑容可掬,指着前面一个所在。
那是一个大铁门,门口有传达室保安亭,几栋小楼花花绿绿,院子里还有木马和滑梯。
门口墙上几个雕字:“万家湖幼儿园”
“啊?你在这里接你女儿?”
鹿细细愣了愣。
“对啊。”
·
幼儿园的马路对面,一辆面包车里。
王老虎和小勇坐在车里抽烟,车后排上,顾康和王老虎的另外两个手下坐在一起。
“你女儿就在这里上幼儿园是吧?”王老虎笑眯眯的回头看顾康。
“是是是,没错!”
“好,一会儿你进去,把孩子接出来,咱们带走!”王老虎笑了:“你老婆外面的那个儿子,不是跟你女儿,兄妹情深么?咱们把孩子弄到手,还怕他不给钱么?”
“呃……老大啊。”小勇忽然有些含糊:“那什么,咱们这个算不算绑架啊?万一人家报警了,我们可一个都跑不掉的。”
“蠢货!”王老虎得意的一笑:“绑什么架?顾康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合法的头号监护人,合法的抚养权!当爹的带走自己家的亲女儿,你说到天上去,都不能算绑架的!蠢货!”
正抽着烟,忽然身后一个手下兴高采烈叫道:“老大你快看!卧槽!对面路边上!那个女人长的好带劲!!”
王老虎回头一巴掌拍在手下头上:“女人女人女人!成天就想着这档子事!今天出来办正经事的!别他妈乱看乱想的!”
回过身来,却也忍不住目光投过去打量了一眼。
咦?
卧槽!
是特么带劲啊!
·
【晚上还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