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任何條件看書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什么?”
梵当斯抬起头,看着叶凡投影到墙壁的画面,神情很是痛苦。
画面上,五千梵医在晋城挖矿,失去锐气和激情,桀骜不驯也越来越小。。
他们对叶凡的恨意,正如他们对梵国的忠诚,不受控制地消失。
画面上,梵玉刚和副院长梵文乾抱着几百万美金,满脸笑容跟叶凡热情握手鞠躬。
毫无疑问两人都已经成了叶凡和宋红颜的走狗。
画面上,梵医学院已经改头换面,挂上华医精神治疗牌子,投降的梵医热情接诊病人。
相比一生禁制和雪藏,这些梵医更愿意改变身份,好好治疗精神患者。
画面上,梵医昔日聚集的街道和社区,没有什么群情汹涌,也没有义愤填膺,只有祥和。
无数梵医和家属来来往往,不是踢球放风筝就是酒楼吃饭,一切显得井井有条和歌舞升平。
剩下的八千名梵医,好像忘记了五千同伴,忘记了梵医学院,忘记了他这个王……
大势已去。
梵当斯彻底认识到,梵医在神州再无根基,要想重新积攒昔日风光,至少需要二十年。
而叶凡是不会给梵医任意发展二十年东山再起的。
这意味着梵当斯一败涂地。
“叶凡,你果然是一个畜牲,一个禽兽。”
梵当斯怒极而笑:
“也只有你这样的畜牲才会把五千梵医骨干丢去挖矿。”
“也只有你这样的禽兽才会威逼利诱让八千梵医做狗。”
“只是你要清楚,他们都是迫不得已对你妥协的。”
“将来有机会有实力翻身,他们一定会替自己和我讨回公道。”
“我相信这些梵医的义气!”
“叶凡,你想要用他们来压制我,实在是愚蠢至极。”
“梵医能够立足世界,全都是梵国王室所赐,他们心中有恩!”
“现在妥协只是无可奈何,将来必会讨回一切血债。”
梵当斯色厉内荏向叶凡告知梵医忠诚。
只是他心里清楚,这年头只有永恒的利益。
相比梵国的口头扶持,神州梵医此刻更愿意倾向叶凡。
“我还是要告诉你,你最好一刀杀了我。”
“你千万不要给我机会,不然我一旦得势和东山再起,你和宋红颜就完蛋了。”
梵当斯昂起了头向叶凡吼叫,一点都不怕甚至希望叶凡出手揍他。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得了,不要把他们说得这么伟大,也不要把自己说的很有能耐。”
叶凡不置可否看着情绪渐渐激动的梵当斯:
“换成你是神州梵医,是继续跟地头蛇的我死磕,还是乖乖给我卖命换取荣华富贵呢?”
“我能做他们的强大靠山,又能让他们赚取不少钱财,他们有什么理由惦记着你呢?”
“梵当斯,人都是现实的,他们都看得透,你还看不透吗?”
“你已经被他们抛弃了。”
“对了,梵国王室他们也抛弃了你!”
叶凡又补充一句:“他们连五百亿都不肯出!”
梵国王室?
五百亿?
梵当斯脸色一变:“这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梵八鹏他们就是觉得你一文不值。”
叶凡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随后把自己和梵八鹏的医馆录音播放了出来。
听到叶凡不断降低赎回条件,听到梵八鹏他们连五百亿都拒绝,梵当斯拳头攒紧,脸色发白。
他没有想到,兄弟家人会这样放弃自己。
要知道,他是大王子啊。
他自己可以心如死灰自暴自弃,梵国王室没有理由放弃他。
他给梵国王室赚过钱,他给梵国王室流过血,怎能抛弃他呢?
梵当斯的眼睛红了,还带着一抹悲凉。
不过他还是咬牙喝出一声:“叶凡,我们兄弟情深,别挑拨离间。”
“梵八鹏他们跟我不欢而散后,我还顺势查了一下他最近所为。”
叶凡不置可否一笑:“我发现,梵八鹏他们放弃了你,却没有放弃你的资产和女人。”
“你名下的王宫府邸、赌场股份、基金公司,医药企业,包括来往密切的三个女人……”
“梵八鹏和其他梵国王子已经列出详细表示愿意替你好好照顾。”
“你该了解梵八鹏那些人的心性和人品。”
“如果断了双腿的你这两个月还回不到梵国,你想一想他们会做些什么事情?”
“霸占你的王宫,挤掉你的王位,玩弄你的女人,再瓜分你积攒的资产。”
“你这个大王子财富高达千亿,而梵八鹏他们每年只有十个亿花销。”
“你倒了,随便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梵八鹏等王子就能吃个肚满肠肥。”
叶凡一笑:“你说,梵八鹏他们会想着赎你回去,还是想着你死在龙都?”
他还拿出一张明细表,上面标记了梵当斯旗下的资产,还有几个王子瓜分的范围。
“闭嘴!”
梵当斯喝出一声:“叶凡,别挑拨离间,我不会上当的。”
“我还查了一下。”
叶凡淡淡绽放笑容,随后又拿起手机,调出一个国际新闻:
“你名下资产确实还没瓜分,但你的三个红颜知己之一,埃西菲亚,却已经被梵八鹏糟蹋了。”
“他认定断了双腿的你回不去。”
“所以知道你出事的第二天,就去你旗下公寓把埃西菲亚糟蹋了。”
“然后还灌入毒粉让她参加多人运动。”
“埃西菲亚不堪受辱就跳楼死亡来了断一切。”
“梵八鹏担心事败,就第一时间烧掉尸体,还对外宣称是吃粉坠楼而死。”
叶凡话锋一转:“当然,你如果觉得这是假新闻的话,你可以通过自己方式查证。”
“不可能!不可能!”
梵当斯见状 脸色巨变吼道:“埃西菲亚不会死的……”
他瞪大着眼睛死死看着国际新闻。
虽然只是很简短的几百字和一张图片,但却佐证埃西菲亚是跳楼而死。
埃西菲亚是他大学恋人,也是人生知己,她不吸毒粉,也不会轻易跳楼。
梵当斯知道这一点,也就等于相信叶凡的话。
“你还活着,梵八鹏就这样肆意妄为。”
叶凡逼视着梵当斯:
“如果你真的回不去梵国,那你剩下的东西和人也就彻底保不住。”
“想一想,梵八鹏在属于你的王宫,属于你的床上,抽着你的雪茄,玩着你的女人,那是怎样一幅画面?”
“对了,听说梵八鹏跟你不是同一个母妃?”
“梵国主以后驾崩了,梵八鹏又上位,他会不会对你母妃做些什么?”
叶凡伸出手整理这梵当斯的衣领:“听说你母妃也是风韵极佳不亚于洛云韵?”
“闭嘴,闭嘴!”
梵当斯对着叶凡吼出一声:“叶凡,你想要怎样?”
叶凡轻笑:“梵八鹏他们不想救你,大王子你只能自救了。”
“开出你的条件,任何条件。”
梵当斯一掌打碎了桌子:“我要自由!”
他焕发了生机,燃烧了斗志。
叶凡直接诈他:“杀我的八面佛,躲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