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ptt-卷末其一 泛銀河經濟發展建設共同體鑒賞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好问题!但我也不知道。”
用最干脆利落的话说最无知的回答,雅拉的语气非常有底气,但结果却令苏昼颇为意外:“什么?你居然也不知道吗?!”
迄今为止,雅拉最多有点谜语人,倒也没有祂真的半点也回答不出来的问题。
青年一直都寻思,指不定雅拉早就对如今的情况有所预料,不然的话怎么会指引他不断地前往诸多世界,收集各大伟大存在的传承?
“等一等啊!你这想的太离谱了,我什么时候指引过你拿其他伟大存在的传承了?”
感应到苏昼的想法,雅拉顿时就警觉起来,祂尾巴竖起:“我必须严肃指出,你玩的花活我可从来没想到过,你是头一个拿到了不死血后硬是到了尊主之境才死第一次的家伙!”
这难度,起码也是个白金奖杯,甚至还不止了!
“至于其他伟大存在……”
说到这里,雅拉的神情倒也凝重起来,祂垂下头,然后肃然道:“我不撒谎,一开始,的确在我的预料之内,哪怕是先驱的复苏也是如此。”
“但是,后续先驱的自我封印,以及其他被牵扯到的那些伟大存在,我却是猜不到了。”
蛇灵抱怨道:“而且最重要的,祂们这些家伙一个二个醒的那么快,我的计划从那时候开始就完全被打乱了,谁能知道怎么办啊!”
“倒也的确。”
苏昼点了点头,他挺理解雅拉的想法。
一开始他也觉得苏醒的伟大存在就那么几个,结果没想到,先驱身化先驱空间,开始引领诸天万界所有探索者探索一个个世界,乃至原初世界后,被发现,且确定苏醒的伟大存在就越来越多了。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笔趣-卷末其一 泛銀河經濟發展建設共同體相伴
先驱,的确是先驱。
目前以小妹和九溟他们传输回来的信息来看,目前几乎所有伟大存在的原初世界,探索者都或多或少有些了解,甚至和创造之界那样,有了不少前进基地用于探索。
“迟了一步啊。”他摇了摇头。
“可不是吗?”
而雅拉应和抱怨了一句,祂竖着挂在智慧树精魂上,一前一后地晃荡道:“这些家伙藏得很深,我以为我醒来的够早了,没想到祂们也不慢。”
而苏昼若有所思地看了蛇灵一眼,他沉吟了一会:“话说回来啊,雅拉。”
“之前因为我因为要保持一个高情商的形象,所以就没有问……但是现在你瞧,这些原初世界中的强大眷属,都开始跨宇宙远征封印宇宙,我感觉我必须弄清楚一个问题,不然心里没有底。”
说到这里,苏昼顿了顿,然后才缓缓道:“雅拉——你究竟有多强?”
雅拉:“不差。”
苏昼啧了一声,他正了正会议室的椅子,然后严肃指出对方不端正的态度:“不要敷衍啊,起码要和其他伟大存在对比一下!”
雅拉:“完美不在我之下!”
“这谁都知道啊!”
又扯淡了一会,直到最后,雅拉也知道这个问题不是开玩笑,而是从现在开始,也的确要考虑伟大存在的干扰这方面的问题。
毕竟,就连怪物都已经出现,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故而蛇灵思索了一会,便认真道:“是真的还行,不差,这不是开玩笑。”
“伟大存在之间,没有你们凡人想象的那种实力差距,如果非要说是绝对的完胜,那是不存在的,即便是双神木,黄昏,奇迹,平衡这些家伙,最多也就是一对一可以占据上风,而伟大封印这种,让我们沉睡一段时间,互相约束,就已经是极限了。”
“而能比我强的,都是那些非常离谱的家伙,像是黄昏奇迹平衡那些,因为祂们都比较特殊,很难有人能反驳祂们的‘正确’。”
“至于其他伟大存在,大多都和我在伯仲之间——双神木是特例,祂们虽然很强大,但是却不是争斗的强大,只是祂们真的要争斗起来,或许也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吧。”
“完美呢?”苏昼笑着问了一句。
“完美算什么!”蛇灵的眼睛都睁大了,祂用力用尾巴抽打树枝:“祂要真比我厉害,也不至于被我带走了!”
此刻,雅拉有点没好气地摇了摇头:“总之,苏昼,你不用太担心伟大存在方面的问题,即便是终结,创造和宿命那些家伙变了,成为了怪物的缔造者……我和天神刻度联手,保护住你是没有问题的。”
“天神刻度?”
苏昼从怀中掏出银色的怀表,他凝视着这个引领自己变得强大的伟大封印碎片:“虽然它的确可以在伟大存在的气息中保护我,但是它有这么强吗?”
“天神刻度的力量,不仅仅只有封印缔造者的力量,单单就天神刻度而言,还有着先驱的权柄——你也很清楚吧?如果不是先驱的力量,又有什么权柄,可以引领你在封印的冰凝虚空中自如航行?”
而雅拉也在苏昼肩处显形,祂同样凝视着天神刻度:“而银河之星中,还有着‘平衡’的权柄,这也是为什么祂们可以通过祭祀,仪式,以及Ω级强者的牺牲,借用银河之星力量的缘故。”
“至于终寰镇印,毫无疑问和‘黄昏’有所关联,毕竟最强的封印,就是虚无的等待本身,你瞧黄昏自己摆脱了其他人的封印后,不还是自己封印了自己?”
最后一句话有点开玩笑的意味,不过苏昼也能明白。
每一个伟大封印的碎片,除却自己的威能外,还可以借用一部分伟大封印本身和其有关的伟大存在权柄的力量,这是封印多元的结构导致的力量。
而雅拉,也是唯一一个差点真的凭借自己的手段脱困,以本体之力来到封印宇宙内部的伟大存在——其他伟大存在都被伟大封印堵住了,也就祂差点靠漏洞,正大光明地跑出来。
既然如此,那么苏昼也愿意相信雅拉在这方面有足够的经验。
总而言之,雅拉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要做什么,不过祂至少能保证苏昼遇到的对手,起码不至于是伟大存在化身那种级别——那还打个屁,直接跑路得了。
而假如是打眷属眷族,那不管对方是谁,烛昼人必然重拳出击!
见招拆招,先去一个个原初世界看看情况,然后再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创造,终结,宿命……还有之前的归一。”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初步计划,苏昼就开始思考应该从哪一位伟大存在的原初世界开始探索,他沉思道:“我个人觉得,还是去创造的原初世界看看情况——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初世界我得到的信息最多,还有承道之龙我的同位体存在,不至于一去就像是完美世界那样被重点光照。”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创造】无论怎么想,也不像是一个听上去就和黄昏,混沌听上去那么恐怖的伟大存在。”
赤色蛇灵:“嗯?”
苏昼对雅拉不满的哼声充耳不闻,他是真的在认真思索。
但是既然如此,问题又来了。
暂且不谈创造那些伟大存在,是有意无意创造出了虚无教首和太阳皇那样的怪物……伟大存在,是真的爱着众生的吗?
如此想着,他便如此问。
“自然的生命,讲究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虎要吃羊,人要吃兽,即便是不互相为食,仅仅是生态位的压迫侵占,也会导致灭绝之事——这无关残忍,乃是天理,是真理的显化。”
狼要捕食其他生命,用以饱腹,不然便会饥渴而死,而羊不也一样会残杀草苗,就连根都吞食殆尽?更不用说杀狼吃羊之人数不胜数,单单就是洪城火锅店那边,消耗的羊肉恐怕都足够天知道多少万头狼吃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灵气断绝时,或许还能说‘它们没有智慧’来解释,但是既然是一个有灵气,有着‘众生如一’之视角的伟大存在的多元宇宙,那为什么万物之间的生存逻辑,还是和没有时一样!?
所以苏昼疑惑:“雅拉,伟大存在是超越天理和真理的存在,祂们可以创造多元宇宙,你们的些许残骸搅动,便能创造出无限的世界……倘若伟大存在真的爱众生,那为什么就连自己的原初世界中,也依然存在这种众生互相压迫,互相残杀的‘因’呢?”
凡俗之语常言,菩萨怕因,众生畏果。
因为众生畏惧遭遇在自己身上的结局,也只能畏惧结局。
而造成这种结局的‘因’,也即是这个宇宙造成一切困难的源头,才是仙神之流应该思考,并且尝试去改变的。
起码现在,青年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可以改变这一切的地步了。
以苏昼如今的实力,别的不说,让自己的个人空间,自己的‘承世鳞’中,就实现这样一个众生之间不互相压迫,反而互相成就的世界。
所以吗,他觉得,倘若是伟大存在的话,完全可以制造一个所有生命都可以自如生活,可以不必那么残忍的互相竞争,也可以挑选出足够强大的眷属眷族,乃至于遴选出全新超越者的多元宇宙。
那为什么,祂们的原初世界不是这样?
就像是创造,十天神系之间的争斗会波及无数星球文明,正可谓是寰宇大劫,作为一个已经苏醒了的伟大存在,创造就算是不想主动干涉自己的世界和子民,也完全由亿亿万种方法可以更好的协调。
“谁说不是这样?”
但是,面对苏昼这种恐怕早就有无数人问过的疑惑,雅拉也发出了极具祂风格的反问:“苏昼,谁又给了你这种错觉呢?”
苏昼挑起眉头。
倘若是以前的他,或许会反驳几句,但是现在的青年没有反驳,而是认真倾听。
对于这样的苏昼,雅拉摇了摇头,又微微点头,祂沉声道:“听着,苏昼,你虽然已经成长了很多,抵达了凌驾于一部分世界之上,甚至自己也可以创造一个洞天世界的天尊之境……”
“但是,你对诸多世界的根本逻辑,依然有一个误解。”
雅拉抬起尾巴,祂用如同宝石胸针一般的尖锐尾尖指了指苏昼手中,天神刻度上的青绿色刻度,祂抬头道:“就好比神木。”
“神木的世界,在神木还在正常成长,还在正常发育的时候,什么时候出现过‘狼虎噬羊,羊噬草木’的情况?”
“难道不是神木支地撑天,养育众生,整个世界乃至于万象诸族全部因祂而存,只需要‘存在和延续’?”
苏昼沉默地思考了一会。
他想到了蟠榕不死树,那个将整个星球的生态都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让所有生命都变成自己眷属的庞大神木……人类之所以反抗祂,仅仅是因为不愿意成为对方的从属,而不是因为神木要吞噬他们,剥削他们。
甚至与之相反,神木要的,其实是养育众生的权利。
而生主大树,更是身化牧草,实实在在地被兽神界众生所食,成为了万物的资粮。
哪怕是埃安世界的燃薪神木,在还没有被诸神背叛前,也是宛如太阳一般,以自己为光之源头,哺育世界和文明。
的确。他不得不承认:“确实……我的确想错了。”
“是啊。”
说到这里,雅拉也叹了口气:“神木是最好理解的了,而寂主那家伙的轮回就稍微复杂一点,在祂那里,吃与被吃都是一种因果,都是一种‘公正’的宿业,你觉得被老虎吃的羊无辜?那上一世他或许就不那么无辜,用比较通俗的话,他因为自己过去轮回的业力,活该变成羊被其他人吃掉。”
“在轮回之界,万物众生看似深陷苦难挣扎,实际则是因果纠缠,每一笔账都贯穿时空,且可以被称之为‘公平’。”
“至于宿命,就更不用说了,祂安排的剧本事无巨细,从一开始,众生之间的纷争,都是安排好的舞台剧,死了无非就是下舞台,等待下一场曲幕的上演而已……而每个人,都有成为主角的时机。”
苏昼聆听着这一切,他若有所悟。
原来如此,这就是超越了时空的视角吗?果然是凡人难以接受的爱,以及‘绝对的公平公正’啊……
这样的话,那么创造,还有怪物的诞生……
“所以说……有没有可能。”
此刻,苏昼轻声提出了一个猜想:“雅拉,创造和终结那些伟大存在……有没有可能,是想要将‘怪物’也容纳进自己的正确之中?”
“有没有可能,祂们并非是想要制造,引导出怪物,而是尝试以另外一种方法,去容纳那些本应成为怪物的生命?”
“这……”
雅拉愣了愣,祂陷入沉思。
“或许。”祂最后缓缓回答,但是语气肃穆:“但是苏昼,不变的是事实——祂们的确改变了行事方法,目的尚且不明,且导致了糟糕的结局。”
“你可以尝试去理解祂们……”
“但我也不会觉得他们是对的。”苏昼耸了耸肩,他将手中的天神刻度收回怀中:“放心好了,这点我还是明白的——这个世界上可以理解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正确的事就那么几个。”
此刻,他已经听见了脚步声,那是瑟诺斯提亚大长老和其他长老的脚步声。
接下来,青年将会和这些银河上国的最高执政组织,一同和其他银河上国的领袖交流,商讨大战结束后的诸多善后事项,以及处理虚无教团剩余残党的问题。
不……并不是这么说。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并不是苏昼和瑟诺斯提亚人,去和其他银河上国开会。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卷末其一 泛銀河經濟發展建設共同體推薦
而是其他银河上国的领袖,与瑟诺斯提亚长老团一同,觐见苏昼这位目前可观测宇宙中,最为年轻,最为强大,且有极大可能,可以成就‘缔道者’,∞级之境的尊主!
虽然说并不至于真的这么生分,但是从瑟诺斯提亚人让苏昼独自一人在中央会议室等待,然后整个长老团过来求见的态度来看,至少,瑟诺斯提亚人,是真的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和数万年前大不相同……面对天幕之上的破碎的封印,宇宙之外的可怖大敌,诸多银河中的文明,不再有互相为敌,竞争的理由了
噔噔噔。
敲门的声音响起。
【苏昼尊主,会议要开始了,您现在有时间吗?】
有带着敬意的声音,请求指示般询问。
——击杀了虚无教首的我,是一个符号,一杆旗帜。
抬起头,想明白了这一点的苏昼抬起头。
强大存在,就像是庞大的星辰……即便是自己没有刻意去做,也会自然而然地吸引万物,环绕自己旋转。
——而现在……我就是银河的漩涡中心。
青紫色的双眸中,有灵光微微闪动。
苏昼轻笑了一声,然后开口。
“请进。”
他如此说道,宛如主人:“让会议开始吧。”
门打开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怪物被殺就會死 起點-卷末其一 泛銀河經濟發展建設共同體閲讀
地球时间,2022年,9月2日。
自寂静时代结束,灵能复归后的第一次银河上国代表大会,在瑟诺斯提亚文明,薄暮星域要塞召开,包括地球文明,瑟诺斯提亚文明,霸业帝国,飞升帝国,万众联邦,银河网道AI等银河上国在内的诸多文明都参与其中,展开了对虚无教团覆灭后的全新时代,整个银河系相关善后和后续建设方面的探讨。
2022年,9月3日,于苏昼尊主的提议下,一个以恢复银河系所有文明复归寂静时代之前实力水准,重建被虚无教团破坏区域为目标的粗糙联盟,‘泛银河经济发展建设共同体’的组建,迅速地被提上日程。
“我觉得,我们需要和平发展。”
这是苏昼的声音。
所以,银河迎来了和平的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