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 線上看-第2608節 涅亞一族鑒賞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卷角半血恶魔原本身上并无多少恶意,至少比起另一只猪,恶意内敛很多。
但当他笑着说“我非常乐意解答”之后,一股浓浓的恶念,从他体内释放出来。最重要的是,这些恶念,针对的只有安格尔一人。
不过,哪怕这冲天的恶念,对安格尔也没有太大影响。毕竟,他身边时时刻刻都有一个恶念释放出来更凶狠的厄尔迷在,卷角半血恶魔的恶意实在是小场面。
只是安格尔现在越来越好奇了,他到底哪里得罪了对方?恶意全加诸于他一人,这仇恨看上去还不小。
“果然,这点恶念冲击对你丝毫没用。”卷角半血恶魔并没有露出意外:“你身上沾染了不少亡灵的味道,你杀死的亡灵看来不会少。”
安格尔:“所以你针对我,就因为我杀了很多亡灵?是兔死狐悲?”
“兔死狐悲,这倒是很有趣的形容。不过,并不是。”卷角半血恶魔:“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亡灵,所以没有兔死狐悲的前提。”
虽然众人都将卷角半血恶魔划分为亡灵,但从之前种种的表现,他的确不像是个亡灵,优雅有礼且知趣,除了不愿意透露任何情报外,其他都和普通生灵没有差别。
“那你对我的恶意从何而起?”安格尔感受着四周,对方的恶意依旧没有收回去,还是在他旁边徘徊。
在释放如此庞大恶意之下,卷角半血恶魔依旧很克制,说话也带着优雅的贵族腔调:“虽然我现在只是一缕幽魂,但是,我从未忘记过生前的荣耀。而你,冒犯了我生前最为之骄傲的身份。”
就这?
不仅仅安格尔这么想,其他人也是同个念头。他们还以为安格尔是以前冒犯过这位,毕竟安格尔知道太多关于地下迷宫的秘幸。但是,没想到对方在乎的只是一个身份。
安格尔因为冒犯了他生前的身份,所以他才会释放如此大的恶意,并一直称安格尔为“无礼之人”。
这只卷角半血恶魔生前对自己身份到底有多看重啊?
众人不理解,安格尔也不理解,但如果只是因为这种小小的原因,他并不介意收回自己说的话且为此道歉。
不过,在此之前,安格尔还是想知道:“是因为我说你是混血吗?或者称呼你为半血恶魔?”
安格尔见过不少半血恶魔,其中很多还是偏向人类的,毕竟真正的恶魔并不待见这群混血儿。所以,这群半血恶魔有的也很嫌恶自身恶魔的血脉,安格尔在想,这位是不是就是嫌弃恶魔血脉的那一种?
“我本身就是混血,你称呼我半血恶魔也没有错。”卷角半血恶魔淡淡道:“不过,我讨厌的是,你在说我是半血恶魔时,曾说的那句话。”
安格尔细想了一下,他们刚才聊天着重点是那只猪魔人,关于这位,他好像只说了一句话:“卷角恶魔与深渊原住民的混血?”
当安格尔重复出这句话时,卷角半血恶魔释放的恶意更浓了,且一直平淡无波的情绪,有了小小的波澜。
毫无疑问,还真是这句话惹的祸事。
“什么叫做深渊原住民?这就是你们人类最讨厌的地方,人类有各种人种,我们也有各种不同的族姓,但你就一句原住民这么一笔带过,将我们直接划为了一个群体,这让我很不爽啊……”
卷角半血恶魔话毕,众人在心灵系带里听到黑伯爵的声音。
“这是文化的不同,我们人类不管你是知人、卡拉比特人、希人、霍格人……只要被划归为人,那以人类来概括称呼并不会引起反感。哪怕其中有些人种自认比其他人种更高贵,他们也会接受‘人类’这个整体称呼。”
“但深渊的原住民不一样,有的可以接受我们直接这样称呼,但有的姓氏比较特殊的族群,极其厌恶将自己与其他原住民混为一潭。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族姓,不在乎整个族群。”
瓦伊:“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这只半血恶魔之魂,生前就是拥有特殊族姓的?”
黑伯爵:“基本可以确定。”
多克斯嗤笑一声:“在深渊那种环境之下,深渊原住民居然还能生出这种内讧,仅仅因为族姓就自认高贵,真是闲的。随便来一只恶魔袭击,再高贵的族姓也得跪着。”
黑伯爵:“这些话现在说,倒是没什么问题,因为现在深渊原住民的实力的确不强。但在万年前,那些拥有特殊姓氏的族群,实力可不弱,甚至有比拟传奇者,而且还各有神异天赋。在万年前,他们足以为自己的姓氏骄傲。”
黑伯爵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丝慨叹。毕竟,深渊原住民绝大多数是站在他们人类这边的,很多深渊的据点城,还都是深渊原住民帮着才修好的。所以,他在谈及深渊原住民实力越来越弱时,也颇为感慨。
“为什么他们突然实力就变弱了?”卡艾尔疑惑道。
黑伯爵:“无法考据,似乎是因为旧日的诸神陨落有关。”
卡艾尔一听,也歇了询问心思,毕竟深渊的旧日,还是诸神陨落的时代,那离现在可就太遥远了。
“我在深渊混迹的时候,曾经听说过一个传闻。”这时,安格尔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心灵系带中:“旧日的那场诸神陨落,和巫师界有关。”
“大人的意思是说,那场诸神陨落是巫师造成的?那么深渊原住民实力变弱,其实人类才是祸首?”卡艾尔惊疑道。
安格尔:“今时就按今时的事来做,旧日的事就让它留在旧日。人类的立场随时可变,说不定有一天,人类还会和魔神站在一个立场,所以说人类是祸害深渊原住民变弱的祸首,其实并不对。只是今时与旧日的立场不一样,而且能影响诸神陨落的人类,也是我们触及不到的层次,他们怎么想,我们又何必去揣度?”
安格尔在心灵系带里说完这番话后,便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卷角半血恶魔。
“因为我的说法而让你感到愤怒,很抱歉。”安格尔说完后深深的鞠了一躬。
虽然对方情绪没有波动,但安格尔还是继续说道:“我相信你在奈落城待了如此之久,应该知道,人类和深渊的文化终究有差别。我说那番话,并非是故意为之,而且我也认识不少的深渊的族姓者。”
“怎么,你是想靠着你口中那几个深渊族姓的朋友,来拉关系?”卷角半血恶魔冷淡一笑。
安格尔:“不,我的意思是,他们皆是友人,我不可能故意亵渎。你也是一样,我只是无意为之。”
卷角半血恶魔深深的看了安格尔一眼,身周的恶意慢慢收敛起来。
“我收起恶念,并不代表我原谅你了,只是因为我知道,这对你毫无作用。”卷角半血恶魔:“我已经回答完你的问题了,现在,你们可以继续往前走了。”
话毕,卷角半血恶魔开始缓缓化为火焰,似乎不打算再继续谈了。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也不多说,示意众人继续前进。浪费时间在这里,着实没意思。
不过,安格尔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往前走的时候,一直看上去是乖乖宅男的瓦伊,突然对着化为火焰的卷角半血恶魔一顿骂咧:“超维大人都主动鞠躬道歉,居然还拿乔,你别以为深渊原住民现在有多厉害,还不是靠着我们人类,才在深渊能勉强求存。我就说你是深渊原住民了,那又如何?我们杀不了你,你又能杀死我们?我看你连这半圆距离都出来不了吧?”
瓦伊说完这番话后,还重重的“哼”了一声。
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不知道,但是多克斯看着瓦伊,一脸的震惊。
“你这小子居然敢主动挑衅了?”多克斯双眼瞪得滚圆:“这不该是我的工作吗,你怎么也学会了?”
瓦伊:“我才不是跟你学的,我只是觉得这个深渊原住民和恶魔的混血儿,太不识抬举了!”
瓦伊还刻意将“深渊原住民”这个称呼叫的很大声。
多克斯对瓦伊比了一个大拇指:“难得你这么冲动。不过,如果下次换做是我,而不是安格尔,你会为我这么说吗?”
瓦伊白了多克斯一眼,没有回答。维护偶像的声誉,是身为粉丝的责任,你多克斯又不是我偶像,我管你去死?
听着瓦伊与多克斯的对话,安格尔隐约听出来,瓦伊似乎是为他才说的这番话。
大概是之前他在黑伯爵面前帮瓦伊说过话,这是回报?
不过,这也太冲动了些。
安格尔明显感觉到,卷角半血恶魔的情绪第一次出现了巨大波动。
之前哪怕安格尔提起深渊原住民的时候,对方的情绪也只是小小涟漪,而现在起码是一圈圈延绵不断的波澜了。
安格尔想说瓦伊几句,但又觉得对方是在为自己说话,批判也不对。安格尔只能看向黑伯爵,毕竟瓦伊是黑伯爵的后裔,要管束也该黑伯爵去管。
但安格尔发现,黑伯爵此时正静静待在瓦伊的手上,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那散发出来的情绪,却是有一丝……满意?
这是对瓦伊的肯定?!
安格尔揉了揉太阳穴,怎么黑伯爵也觉得瓦伊说的很不错?
安格尔这回真的无奈了,看来,和这只卷角半血恶魔结仇是注定的了。
结仇就结仇吧,安格尔也不怕这只卷角半血恶魔。
如果对方真要和他们硬着干,最终遭殃的肯定是他们。而且,安格尔说他们和魔能阵绑定在一起,魔能阵不破他们不死,这虽然是真的,但安格尔也有办法,将他们单独隔离出来。虽然会耗费很多时间,但真结仇了,那就没必要留下生口,直接烟消云散比较好。
安格尔已经开始默默的想好措辞,等会黑伯爵和多克斯牵制那俩恶魔之魂,他去搞魔能阵,等分离出来后,直接彻底灭魂。
不过,没等安格尔将计划说出来,卷角半血恶魔重新化为了亡魂状。
卷角半血恶魔并没有叫出“小猪”,身上的恶意也没有显现,只是静静的盯着瓦伊:“你说,原住民现在靠着人类才能在深渊求活?”
“怎么,你好奇啊?你刚才还说不回答我们问题,你不回答,我也不回答。就不告诉你!”瓦伊想都没想直接就开口了。
卷角半血恶魔将目光慢慢移到安格尔身上。
安格尔想了想,点点头:“他说的大致没错,不过,深渊的各族姓原住民也有分阵营的,不一定全部与人类结盟,有的也归在了恶魔手下。”
安格尔话音刚落,再一次的,卷角半血恶魔的情绪出现起伏,而且,比之前瓦伊咒骂时起伏更大!
“归在恶魔手下?”卷角半血恶魔声音很平静,但情绪却像是翻滚的海浪:“可以告诉我,有哪些族姓归在了恶魔手下吗?”
从这段问话可得知,卷角半血恶魔似乎对深渊原住民归为恶魔手下,更为愤怒。
可明明它自己也有一半的卷角恶魔血统?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所以,这位是坚定的族姓荣耀派,对恶魔相当厌恶?可之前也听不出他对混血有不满啊?
安格尔心中有很多疑惑,但他也知道,连人类的心思都无法做到相同,对面还是文化有差异的半血恶魔。说不定对方只是将恶魔的血脉当做力量使用,他认同的依旧是族姓的荣光?
安格尔:“我对深渊了解不多,只认识少数几个有族姓的原住民。你想了解哪一个族姓,我看看我有没有听过。”
安格尔这么说,是想借此知道卷角半血恶魔会是哪一族的。
不过,卷角半血恶魔也不是笨蛋:“你只需要说你知道的就可以。”
安格尔见对方不上钩,只能耸耸肩:“好吧,那我先从涅亚一族开始说起吧。不知道,你听过涅亚一族吗?”
“知道,曾经的救世主一脉。”
“救世主?”
卷角半血恶魔明显比之前好说话了很多,解释道:“具体情况我不便多说,但在旧日的深渊中,涅亚一脉的确诞生了位救世主,他们拥有非常高贵的血统。”
安格尔挑了挑眉,道:“高贵血统吗?可惜,这只是旧日的荣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