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死神之攪弄風雲 起點-第三百六十八章 八個?讀書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尸魂界瀞灵廷,十二番队技术开发局,对这里来说忙碌是永恒的主体,从蓝染离开后更是如此。
负责监控现世灵压的部门是最空闲的,但这也是相对而言的,像这种等待许久就为了通报一声的工作,虽说用不了什么心思,可也没什么成就感干起来提不起劲。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急促的警报声突然响起,负责监视的队员一个机灵直起腰,这样的警报声只会在十刃级别的破面入侵空座町时响起。
再定睛一看,屏幕上八个如染血眼眸般的红点,便是这些平日以冷静著称的研究员都噌地一下跳了起来,一巴掌重重拍在面前的按钮上对全瀞灵廷通报。
“现通报各番队,现世空座町侦测到八个十刃级灵压!重复一遍……”
没等第二遍通报结束,涅茧利便风尘仆仆过来了,“开始给备用穿界门充能。”
“是!”
“将相关情报传去现世,浦原喜助那里也给一份吧。还有,空间冻结开始了吗?”
“已经在进行了,队长。”
技术开发局目前能做的事正一条条安排下去,这套先前制定好的应急策略能否应对八名破面还犹未可知。
但这不是涅茧利考虑的问题,就算要做出调整也不关他的事,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告诉蝶冢宏江,如果活捉到十刃必须送来给我研究,跟他说,这已经得到了总队长的首肯!”
您真的得到首肯了吗?负责传信的队员心里虽然怀疑,但还是把涅茧利的话发了出去。
况且,以对面那位的性格,估计就算有总队长的首肯,该不给的还是不给呦。
忙碌从十二番队而始,另一边浮竹正指挥队员调整穿界门,再之后要赶去一番队参加临时会议。
“浮竹。”
“朽木,你来了。”浮竹朝白哉打了个招呼,“空座町那边的空间和断界还在固定,需要你稍等一会。”
“我只要能在第一时间出发就可以了。”白哉不冷不热地说了句,好像想到什么令人不快的东西,“不过,我可不会因为有人迟到这种原因,就在这白白浪费时间。”
“你是在讲更木队长吗?”浮竹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可能因为迷路错过紧急行动的,也只有更木剑八了。
“我已经派仙太郎去接更木队长过来了,不会耽误行动的。朽木你也不用担心,露琪亚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更别说海燕和宏江也在那,不会出事的。”
如此紧张的氛围,从白哉身上居然能感受到一种难能可贵的平静。
浮竹的话像是被风吹走的信件,过了一会才得到白哉的回应:“我,不担心……”
不担心?宏江看着屏幕上‘照顾好露琪亚’心里不禁对白哉一阵鄙夷,以那个冰块的傲娇,这几个字怕是能让他的脸抽筋吧。
当然,他现在也没什么功夫吐槽白哉,技术开发局的消息他已经收到了,再排除涅茧利那条痴人痴语,八名十刃入侵空座町让他有些在意。
这并非是情报出现了纰漏,在宏江的感知中,所出现的十刃级灵压也只有八个,洛卡用神经网络侦测到的结果也一样。
所以,蓝染真正的杀招就在那个尚未出现的十刃身上?
宏江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此时一护、井上等人都在空座町,一个伏兵也就代表只有一个目标,在他有防备的情况下想带走这个人,实在是可笑。
要说出其不意,这个尚未出现的十刃,留在断界直接伏击尸魂界增援来的队长可能是最容易的了。
先不说最可能派来的更木和白哉,都不是三两下就能打发的简单货色,单单是如此冷静功利的做法,就不太像蓝染的手笔。
还是继续静观其变吧,至少让那个一直藏在暗处的十刃出手,看看蓝染这次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蓝染大人到底想做什么?抓走几个好运的人类,其他碍事的人全部抹杀,就是这么简单。
至少毫不掩饰自身灵压从黑腔走出的露比是这样想的,做作地将衣袖挡在眉梢四处张望了下,“有很多不错的灵压,我们要先从哪边开始呢?”
“对了。”露比好像想起了什么事,兴致勃勃地朝葛力姆乔问道:“那个差点把你活捉了的,蝶冢宏江?他是其中的哪一个呢?”
葛力姆乔轻蔑地笑了笑,不想再搭理中间这个无聊的家伙,如果露比真不自量力敢跑到那个恐怖的死神面前,那他也不介意看着这个小丑去送死。
“我想杀的家伙不在这里!”
留下这句话后,葛力姆乔便右脚凌空一踏,身影很快就消失天边,谁都知道他想杀的就是黑崎一护。
“这个臭小子,蓝染大人可不想那个叫黑崎一护的小鬼死。”
“不用理他,阿暗。”露比倒显得无所谓,“他已经不是十刃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作为。”
更别说这次行动之后,蓝染大人就会看到我的能力,留着葛力姆乔也就没什么必要了!
牙密也懒得再理葛力姆乔,“很有干劲嘛,露比。这样最好,那个叫茶渡泰虎的无聊小鬼就交给你吧,我要杀的人也不在这。”
“哦?你想杀的人是那时砍断你胳膊的人,还是把你痛揍一顿的人?或者,是挡回你的虚闪的人?”
“全都是!”
牙密目露凶光,远方那破旧的浦原商店在他眼中似乎已经被夷为平地。
只是,此刻云层上方也有一双眸子正凝望着他。绫濑川弓亲缓缓抽出斩魄刀,等待最好的偷袭时机。
下方的牙密猛地朝上一看,嘴角一弯像是在说早就发现你了。同一时间,弓亲也向下冲去,手中的斩魄刀直刺向牙密眉间。
只见牙密咧嘴一笑,大手一挥直接抓住弓亲的刀,“死神什么时候变成东躲西藏的小老鼠了?”
弓亲想要抽刀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同时,牙密那另一只如蒲扇般的手也扇了过来,要是被扇到不死也要断七八根骨头吧?
可这时弓亲却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只见他右脚往牙密的大光头上一踩,丢下自己的斩魄刀,在空中翻了个个就躲过了这势大力沉的一掌。
牙密顿时恼怒起来,恨不得抓住弓亲将其撕成两半!
才转过身,一股惊人的寒气陡然从脚下升起,伴随着一道清冽的女声。
“凌舞吧,袖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