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1162章 改朝換代看書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招待完陈福后,吴三桂借着身体不舒服为由,将兵权交接仪式延后三日。
此刻,吴三桂正坐在中军大帐内,和他并肩而坐的是平南王祖泽润,下首则是吴三桂的几个谋士,刘玄初、夏国相等人。
将领只有吴三桂的心腹爱将吴国贵一人进来,守护在三桂身后。
几位谋士大多四十岁以上,早在吴三桂镇守辽西时期,就已经任职其麾下幕僚了。
让人惊奇的是,几位谋士中竟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年轻不顾时节地手握一柄长折扇,似乎是因为他是麻子脸,故而以扇遮丑。
若是徐明武、朱大能在此,定然一眼认出此人,他便是七年前万里逃亡的满清余孽玄烨。
毫无意外,在场诸位没人知道他是皇太极的孙子,整个大东国,似乎也没几个人见过他。
当初玄烨逃至吕宋,一刻不敢耽搁,直接往美洲跑,让紧追到南洋的徐明武扑了个空。
在美洲熟悉了两年情况,玄烨又横渡大西洋去了趟欧洲,英国、法国、尼德兰、瑞典都逛了一遍。
回到大东国后,玄烨摇身一变成了海龟,不仅阅历深,还掌握了五国语言。
为了施展光复大清的伟大抱负,玄烨审时度势,最终选择了吴三桂。
首先,洪承畴欺负过他的阿玛福临,论辈分的话,洪承畴算是玄烨亲爹的“野爹”,去他那只能当孙子,还是见不得光的孙子。
其二,吴三桂实力强悍,还是个反复无常之人,利用他的势力有诸多好处。
为此,玄烨专门改了名,叫金玄。
他凭借着过人的才华和城府,吸引了吴三桂的关注,成功打入了平西王府。
这次密议,吴三桂打算做出最后的决定。
他看向平南王祖泽润,说道:“老兄,洪老九的钦差已经来了,你还是举棋不定吗?”
祖泽润是吴三桂的表哥,但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吴三桂的继母是祖大寿的妹妹,亲妈跟祖家没半毛钱关系,走的早。
在政治上,任何亲戚关系都没有利益绑定靠谱,吴祖两家能紧密相连,姻亲关系不过是一根薄薄的线。
因此,面对未来,吴三桂必须要征求祖泽润的意见,尽管祖泽润是个废物。
祖泽润自受封平南王后,这些年总是一副酒色狂徒的神态,满口粗话,行为荒唐,让吴三桂很是讨厌,有些瞧不起他。
祖泽润举棋不定,主要是因为担心起兵失败后,他的家族财富全都成为泡影,晚年凄惨。
“啊,长伯啊,你未免把陈福看得太重了,那家伙当年还跟我混过,凭着一点军事侥幸受封国公,洪老九派人来,无非是在我们眼皮底下安上一颗钉子,他不敢拿咱兵权的!”
祖泽润继续道:“不是我夸口啊,想要收拾他,我一人足矣!”
“老兄!”
吴三桂正色道:“现在的情况是,姓陈那老小子就是来收咱们兵权的,还有那几个随行,都是御前侍卫,那个叫领头的,还是洪老九的亲侄子!”
闻言,祖泽润顿时大惊失色,他万万没想到,洪承畴竟然这般不客气,都把自己侄子派来了!
“啊,看来朝廷是玩真的了,恐怕对我们十分不利……”祖泽润发愁道。
不等吴三桂说话,坐在旁边的金玄便笑了起来:“王爷不必担忧,洪老贼此举乃昏招耳,是他给我们创造了机会!”
“哦?此话怎讲?”
祖泽润发问,吴三桂也看向了金玄,这年轻人不仅眼界高,谋划亦是一绝,让人耳目一新。
金玄轻咳一声,站起身来道:“其一,眼下我军东出对付英格兰和法兰西人,然洪老贼却急不可耐的进行削藩,学生判断,洪老贼命不久矣!”
“其二,洪家太子在征南军中历练,资历尚浅,难以统帅军队。”
“其三,大东国新老势力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汉军旗的老人们位高权重,较为偏向王爷,只要两位王爷大旗一举,必然响应云从。”
金玄忽然高声道:“综此三点,若是此时我军调转矛头,直入兵力空虚的国都,来个改朝换代,再南下对左家恩威并施,定然大事可成!”
“那英国人和法国人这边怎么办?我们若是回师东城,封地不要了?”祖泽润还在想着他的封地。
金玄面露微笑道:“王爷,白夷那边好说,只要我们退兵,退还一些土地,再空口许以重利,他们会答允的,学生可以去说服他们。”
他又补充道:“还有,起事之时,我们要以征南军的名义,最大程度的激怒大明远东军,让他们在南面互相厮杀,为我们谋取天下创造机会!”
吴三桂的头号谋士刘玄初,只是默默地看着金玄表现,他暗暗地思考着,不打算急于表态。
在他印象中,这个金玄,年纪轻轻的阴狠毒辣,城府极深。
金玄一言说出,平南王祖泽润低头沉思,一言不发。
他似乎已经意识到,这是吴祖两家唯一的出路了。
吴三桂适时而动,怅然道:“老兄,咱们两家兵权一交,只伯从此要与老兄弟们生死长别了!”
两鬓斑白的祖泽润脸色微微发白,皱纹更甚,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
半晌后,他一拍铁案,大喝道:“长伯!你说怎么办吧,我祖家跟着你跑!”
三十年,因吴三桂眼光长远,及时投降了满清,让吴祖两家避免了覆亡。
二十二年前,还是因为好贤弟的审时度势,跳上了洪承畴这辆马车,使得吴祖两家功勋满门。
如今危难之际,祖泽润决定再跟着老弟跑一趟,搏一搏!
吴三桂大喜,紧握着祖泽润的双手,激动道:“好!老兄弟,咱们就再度携手,一起干他娘的洪老贼!”
“什么狗娘养的大东国,咱们改朝换代,另立王朝!”
众人听闻,皆是眼中大放异彩,金玄更是喜不自禁。
吴三桂的头号谋士刘玄初终于表态了,他神色庄重地说道:“此乃非常之举,不但关乎诸公身家性命,而且事关百万生灵涂炭!如果举事失败,咱们便再无出头之日了!所以心里再急,也要慎上加慎!”
“两位王爷雄踞大平原,封地兼山川关河之险,占铁盐茶马之利,应从速返回封地,整顿人马,备足粮草,誓师西进,一战而胜,舍此别无良策!”
祖泽润久仰刘玄初的大名,听他详解透彻,心里暗暗佩服,在座上略一躬身道:“就依先生所言,速速撤军返回封地誓师!”
“那安定公陈福呢?他怎么处置?我刚招待完他。”吴三桂的心腹爱将吴国贵说道。
吴三桂冷哼一声:“找个理由扣下,绝不能让他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