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番外第七十九章 棲霞山光芒丈萬千相伴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好勒,最后一张,来个正面的,把档案举高点,看这边,茄子~~”
咔~
咔~~咔咔~~
闪光灯在房里闪烁数下,测量身高墙壁下,老驴叼着纸张在快门声里不停的攒着蹄子侧身、正面,一旁的蛤蟆道人被照的一阵眼花,偏头看去外面夜色,月色清冷正自窗棂倾泻进来。
圆鼓鼓的肚皮‘咕~~’的响起一阵嗡鸣,猛地拍去老驴蹄子。
“混账东西,怎的耽搁这么久,良生那边还等着!”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老驴低头朝他眨了眨眼睛,偏过脑袋也跟着看了眼窗外夜色,似乎意识到时辰不对,连忙松了嘴上的纸张,秃尾巴甩过去,那边的蛤蟆道人一个弹射,扒拉尾巴上,四肢抱紧的一瞬,蛤蟆沉声道:“行了!”
“照的挺好……”
那边相机后面,四人翻看屏幕上照出的一张张照片评头论足一番,听到那边说话声,抬起脸来,一阵大风唰的拂在脸上,房里纸张纷飞。
“哎哟哟……”
“好大风!!”“快关窗户!!”
精华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線上看-番外第七十九章 棲霞山光芒丈萬千分享
下一秒,叫嚷的声音里,忽然嘭的一声巨响,吹起的风骤然停下,四人放下手臂,窗帘还在抚动,那边的窗户敞开,窗台垮塌半截留出一道豁口,以及下方两条驴腿撞开的痕迹。
“不见了。”
“可能…….有要事走了吧?”
“那这堵墙……算谁的?”“…….局里应该能报销…….”
“说句题外话,咱们四个是实习,还没转正…….”
抱着相机、档案的四人面面相觑的看着破开的窗户,摇曳的半截窗框,啪的一下脱落,摔在了地上。
外面的黑暗里,拖出一道流光的老驴四蹄飞踏,沿着大楼墙壁垂直俯冲而下,落去街道的刹那,蹄子一蹬,拖着背后的哼哧哼哧循着法力波动的方向,穿过一条条街道,迎面而来的汽车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吓得司机猛打方向,踩下刹车,惊呼声里,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横在无人的街中间。
司机抱着方向盘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踏踏的蹄音已经消失在了夜幕里。
城市远方某条深幽巷子里,宴席热闹喧嚣。
暖红的灯笼摇曳,阁楼下,一缕青烟升起,拖着红色衣裙的胭脂,踩着绣鞋轻柔走过醉醺醺的几人。
周围劝酒划拳叫嚷的一帮古人见到忽然出现的古装女子,有些好奇的停下杯盏,背对的那桌,陆良生转过身来时,女子双手交叠腹前,矮身福去一礼。
“先生,时辰差不多了。”
书生看了看天色,云朵游走露出半轮月牙,叹了声:“是该走了。”
旋即朝两桌的客人,拱手一圈。
“今日有诸位作陪,陆良生感激不尽,往后有缘再聚。”
“陆国师……你……”
不等公孙止开口说完,陆良生拱起的双手,两袖陡然左右洒开,几缕清气飘飞,袭过众人,一张张面容呈出疲倦,眼帘耷拉两下,顿时趴去桌上,或倒去地上响起一片鼾声。
空荡荡的那桌,几道身影在凳子上显出轮廓,纪信、周瑜过来,朝陆良生抬手拱了一下,对视一眼说出心里担忧。
“陆国师,我等几位城隍,尚是第一次携手,也从未做过这样的事,只能尽力而为。”
“那就尽力而行,大不了,错到了别处,重新再来过就是。”
陆良生这话并非玩笑,崆峒印如今还在他手里,尤其上面‘隋国师印’四字,能保他不生不灭、不老不死,就算到了别处,渡过漫长岁月,等崆峒印重新积攒神力,再次穿梭时空之门。
“好!”
那边,周瑜、纪信等城隍也明白书生依仗,当即也不再多话,纷纷洒开袖口放出城隍书册,四五道神光飞去半空,‘哗’的一声齐齐翻开,形成一个大圆,徐盛偏过脸来,用着法力传出话语。
“陆国师!!”
法音回荡,陆良生解下昆仑镜的红绳,指尖擦过镜面,上面也传来宇文拓的声音。
“师父,送我过去。”
下一刻,镜身抛上夜空,化作光芒飞到连成大圆的中心悬停下来,镜面嗡嗡作响,形成漩涡,绽放出光芒,与四面八方射来的香火神力交织,牵引着吸进漩涡当中。
渐渐的,昆仑镜神光愈发明亮起来。
“姐姐,快一点……哇啊,那边好亮!!”
通往下方山门的石阶,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跑上这边,看到宴席间昏睡的众人身躯,以及天空绽放出的光亮,柳雯雯惊得合不拢小嘴,赶来的柳青月看到夜空上的这一幕,也是愣了一下,职业本能的驱使,连忙冲去前面将妹妹挡在身后,下意识的摸腰间。
然而,她看到那方一袭青衫白袍的书生,动作变得迟缓,陆良生微微侧过脸,看去女子,从袖里一只玉镯,这原本是为母亲准备的,当后来得了师父的丹药,给父母妹妹服下,就没什么用了。
交给一个需要它的人,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番外第七十九章 棲霞山光芒丈萬千相伴
“之前你不是问我,要等什么人吗?我已经等到了,但我不希望她记得,那不是一个好的回忆,把它拿着,算是相识一场的缘分。”
师父……神力已经足够了。
拓儿的法音传入耳中,陆良生朝捧着玉镯不知所措的女子笑笑,转过身,那边孙迎仙没了之前喝酒的神态,眼眶有些微红的看着他。
“老孙,我要走了。等会儿,这里还要让你和胭脂帮忙收拾一番。”
陆良生抿着双唇,见老孙没有说话,伸手轻拍了一下他肩膀,走去昆仑镜下方时,道人忽然开口:“交给你的信,记得带到啊,想这边了,就过来看看。”说着伸开双臂,书生笑起来,过去与他抱在一起,良久才分开,目光落去胭脂,女子吸了下鼻子,矮身福礼:“妾身恭送先生。”
此时的隋唐年间,小泉山上还有一个胭脂,她也是不能回去的。
“你多保重,好好将养伤势。”
陆良生点点头,听到远方有蹄音飞驰而来,侧身抬袖,伸出袖口的手掌掐出指决,悬浮夜空的昆仑镜神光绽放到了极致,金色的光芒从镜面笼罩书生的身形。
刹那。
扬蹄奔来的身形重重一踏,流光唰的冲去金色光芒,扒拉驴尾的蛤蟆道人甩着长舌荡在嘴外,从柳青月、道人、胭脂面前一闪而过。
“良生等等为师——”
吖儿啊儿~~
驴鸣长嘶,瞬间冲入金光之中,下一个刹那,充斥夜色的金色神光从人眸底消散,连带悬浮半空的昆仑镜也一并消失不见。
只剩驴子的嘶叫还回荡这片天地间。
无法看到的虚空里,黑云扭曲形成漩涡,一缕金光眨眼穿梭而过,射去无限延伸的黑暗尽头。
顷刻,黑暗又化作无数碎片划过陆良生眸底,时而又像是风声从耳边呼啸过去,意识朦朦胧胧间清醒而紊乱。
不知过了多久。
无法视物的视野间有了微微的光亮,紧闭的眼帘,睫毛微抖,陆良生慢慢睁开眼睛,有鸟儿清脆鸣啭的声音,悦耳动听,睁开眼睛的刹那,微凉的山风拂面,带来泥土的清香。
映入视野的,是逶迤的山势犹如佛陀横卧,延绵起伏而去,山野郁郁葱葱,垂下的枝叶在风里轻摇。
一片沙沙的声音。
“这里是……栖霞山。”
陆良生站在崖上,夕阳正挂在山头,仿如给山麓披上了一件霞衣,小泉山上瀑布升腾水汽,远方的田野农人扛起锄头归家,走去山脚的村子,一栋栋房屋升起徐徐炊烟。
“到家了。”
霞光落在他脸上,青丝、袍袂轻抚,身旁的老驴兴奋的踏着蹄子,引颈嘶鸣,叫出欢快的声音。
抖动的书架里,一本书册嘭的撞开隔间,擦着双腿发软的蛤蟆道人蟾脸,呯的砸到地上,引来陆良生的目光时,《山海无垠》在地上忽然抖动,翻开了书页。
一缕黄沙喷涌而出,化作一身大氅的人影落到地上,抖了抖身子,歪头掏了下耳朵,随即豪迈的一掀大氅。
“陆道友,我们可到仙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