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鑑寶天師討論-第197章 清江居士分享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爸!”
江凌云难以抑制心中激动,立刻朝马棚狂奔而去!
嗡。
剑吟响彻!
几乎刹那间,中房前的四名剑客,已欺身而至。
四柄长剑削铁如泥,近在眼前!
江凌云两眼微眯。
时延!
凝视之下,所有人的动作缓慢数倍,江凌云有如鬼魅,瞬息从原地消失,只留下一道影子。
再次现身…
已在一名剑客身后!
锵。
清刚匕闪烁寒芒,眼见将要刺入剑客后脊。
剑客却鬼使神差般,长剑自肋下穿过,又斜又险,挡下了匕首。
当!
金铁交鸣声乍响。
江凌云心中大震,立刻后退数步。
什么?!
即便动用时延,剑客居然还能挡住自己一击,然而那种剑法,以寻常人的身体结构,根本不可能使出。
他们是什么人?
但不及细想。
中房之内,终于传来一个苍老的笑声。
“不错…”
“助手,让他进来。”
唰!
四名剑客还剑入鞘,形同机械。
江凌云心里一沉。
这些剑客武功高强,都是难得一见的绝顶高手。
再看院里的种种摆设。
那位主人,恐怕医、蛊、毒术均已通神,如果真想杀他,根本不需要动手,随时可以下毒。
江凌云悄然回眸,望了眼铁笼中的江海。
无论如何…
这位主人,一定要见了!
一念及此。
他拾阶而上,推开房门,正北方的主位上,一位老人褐色长袍、长发如枯树枝杈,端坐一把太师椅上。
此刻。
“江凌云,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老者满脸喜色。
但这张布满皱纹的老脸,却是干枯蜡黄中,透出一股病态的死白,似乎并非一个人,而是一具尸体。
江凌云双眉微蹙:“你认识我?”
“哈哈!”
老人闻言大笑。
随后缓缓起身,口中笑道。
“当然认识!”
“你我的缘分,还要从数月前讲起…”
但。
看着老人站起来,江凌云毫无表情的脸,很快填满惊愕。
这…
还算是人么?!
透视之下。
老人右胸口处,拳头大的窟窿怵目惊心,五脏六腑尽被掏空,心脏业已腐烂,却仍如正常人般,砰砰直跳。
“有人说你天生神瞳…”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老人并未恼怒。
苍老眸子里,反而生出赞许之色。
江凌云震惊非常。
表面不动声色,却已在暗自戒备。
“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
“心脏都烂了,还能活着?!”
“简单!”
老人又是大笑。
于此同时,枯手轻轻一拍。
马上。
一名仆从搬出四张屏风,立在房间正中。
赫然是…
“四条屏?”
江凌云双眸大睁!
“你是清江居士?”
当初。
他重生之后,回到安市汽修学院,从二毛的旧报纸里,发现了这副四条屏。
其落款,正是“清江居士”!
如此说来,倒也十分合理。
前世。
江凌云见多识广,但清江居士这个名字,却是从未听过。
“不错。”
清江居士含笑点头。
“这副四条屏,对老夫很重要…”
“你帮老夫找回来,于情于理,我也该表示谢意。”
江凌云不明所以。
但不待发问。
又是一名仆从,双手捧着一样东西,送到清江居士手中。
那是…
硬盘?
“这块硬盘,是应家的监控母盘。”
清江居士笑道。
“只要交到警察手里,自然能够证明…”
“应元信等人,并非你所杀。”
江凌云大吃一惊!
大脑飞速运转之下,他很快恍然大悟。
刚才那几个混混…
和之前的不同,他们根本不属于地下势力,而是清江居士派去的。
目的。
自然是引他去应家!
“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江凌云眼里精光毕露。
“你杀掉应家所有人,又把我引过去。”
“是想把我逼上绝路,再救我一命?”
他嗤笑不已!
“放心…”
“我不会感激你!”
“你错了,”清江居士微微摇首,丝毫不恼,“黑白两道,联手对你赶尽杀绝,给你安个杀人罪名,只是早晚的事。”
“老夫只是加快了进程…”
两人四目相对。
这些天来,安商联合地下势力,可谓手段尽施,清江居士此话,的确并非虚言。
半晌。
江凌云再次开口:“所以你为了表达谢意,就挑了安商的领头羊‘应家’,抢先发难,全部做掉。”
这样一来。
应家突然灭门,其他人必定惊慌,一面倒的时局,也会因此打破。
“你的确很聪明!”
清江居士微微颔首,话锋随之一变。
“但对安商而言,你是个外人,他们无论如何…”
“也不会让你,拿到多少好处。”
综漫之次元交易
果然!
江凌云心中冷笑。
若真想感谢,清江居士何必大费周章,将应家灭门后,又引他过去、被认成嫌疑人。
最強 贅 婿 韓 三 千
如今,拿着监控母盘,方才一番话,又点明他的危机。
为的…
只是多些筹码,和他讨价还价。
江凌云索性径直问:“你想要什么?”
答案却出乎意料!
“要你帮老夫…”
“找一样东西!”
清江居士呼吸急促,神色也郑重起来。
“只要你找到它,你想要什么,老夫都能给你。”
不等江凌云开口。
啪!
他拍拍抚掌。
第三名仆人现身。
手中…
赫然是一张采矿证!
清江居士接过后,将其朝向江凌云。
“这不算什么。”
“我知道…”
“你有两个朋友,一个双目尽失、一个断手虽然接上,却难以恢复。”
他声音不大。
但字字句句,都重逾千斤。
“只要你帮我…”
“老夫愿意出手,将他们治好!”
“如何?”
然而。
江凌云却置若罔闻!
他的目光,落在这名仆人身上,身体也止不住的轻颤。
这个人是江海!
“怎么回事?”
江凌云思绪混乱。
“父亲失踪十几年,被神秘杀手组织追杀,想不到…竟然落在清江居士手里!”
而且。
江海两眼无神,面色呆滞,根本不像活人。
反倒像提线木偶!
这…
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其实不止江海。
先前的两名仆人,一个是韩雪萍,一个是阮才忠。
但他们不是江凌云的亲人,他也懒得分心。
“你到底…”
“把他们怎么了?!”
江凌云回过神。
两眼布满血丝,冲清江居士嘶声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