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諸天福運 我叫排雲掌-第六百五十八章 目瞪口呆熱推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诸天福运
不想,江夏文武消停了,坐镇襄阳的刘备却是有了结亲的想法……
当阳之战,因为有江夏军的及时支援,并没有出现历史上那般结局,刘备的家人也没有被打散。
不管是甘夫人还是糜夫人都没出事,刘备的两个女儿也没被虎豹骑统领曹纯俘虏,至于刘阿斗也无需常山赵子龙救援。
咳咳,刘备正是想将自家女儿之一,许配给刘琦,从此两家关系更加紧密,甚至合二为一……
当刘备派老乡简雍过来,透露了这个消息后,刘琦只觉哭笑不得。
刘备的女儿,年纪才多大?
高冷男神不好惹:壁花小姐求爱记
更别说,他此时对于娶亲根本就没什么想法。
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会和刘备联姻,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一个以皇室宗亲为纽带的所谓皇叔,和自家岳丈的分量能一样么?
刘琦懒得解释,直接派老黄忠跑襄阳一趟,告知刘备他的真实想法。
黄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不想在襄阳浪费时间吧,直接将刘琦此时的境界透露给刘备,最后表示刘琦很可能活过百岁,太早结亲并非好事云云。
不管刘备信不信,反正江夏方面不同意联姻的意思,说得十分清楚明白。
也不知道刘备究竟是怎么想的,最后这事不了了之,和江夏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出现问题。
不得博,起码在做面子功夫这点上,刘备绝对称得上大拿。
刘琦却是不知,刘备还真的和诸葛亮,私下商讨了刘琦的寿命问题。
“军师,听闻我那侄儿刘琦已经达到了黄汉升那等境界,能够轻松活过百岁?”
“还真有这种可能,但凡精神力量强横的存在,只要身体没有亏空,一般都能长寿!”
“如此,那就真的不能结亲了,实在可惜!”
“主公,没什么好可惜的,江夏那边的发展势头太猛,咱们这边若是不奋力赶上,怕是以后少不了摩擦!”
“咱们这边,不是也大肆推广了机关车辆么,听闻市面更加繁华兴盛,怎么可能会被远远抛开?”
“短时间内自然不会出现问题,可五年后若还是如此,情况就会变的糟糕!”
“五年时间,足够咱们的力量,强大到对外扩张了!”
“怕是没那么简单,放眼四顾能够扩张的方向少之又少!”
“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现在着急也没什么用,还是再看看吧!”
另一边,老黄忠也没有走成,而是被关羽和张飞等刘备手下将领拦住,非要切磋交流一番不可。
然后,一干绝世猛将找了个荒芜地域,拉开架势大打出手。
一时间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方圆百里的土地一片狼藉,好几个小山头被生生削去。
老黄忠自然以更高的境界,更强的手段取得最后胜利。
此时他已经能够做到,随时都可以发出那种一刀断流的恐怖手段。
只是和关羽以及张飞等盟友将领交流切磋,没必要出全力下死手罢了。
修为境界到了他这等境界,无论是精气神还是身体,都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之前限制了他实力的老迈身体,此时却是换发了青春,和关羽张飞拼斗丝毫都不落下风。
这叫关羽和张飞相当郁闷,想想黄忠都一大把年纪了,两人竟然还拼不过……
幸好黄忠不知道他俩的心思,不然非得笑掉大牙不可。
神通境和绝世猛将之间,可是足足相差了一个境界。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们的生命层次都不一样了,哪有什么可比性?
当然,老黄忠又不傻,他虽然没有隐瞒的意思,可关羽和张飞不主动询问的话,他也是不会轻易将其中奥秘道出的。
……
小书亭
荆州这边一片安宁,中原的老曹却是忙碌得很。
眼下,他暂时没功夫和精力理会南方群雄,而是将主要注意力放在西北诸侯身上。
凉州诸侯韩遂和马超,联合起来找老曹的麻烦。
不说西凉那边打得天翻地覆,老曹被整得有些狼狈,这边益州的某些野心家,也开始露出狰狞面目。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五短身材的张松,拿着益州地图来到中原地界。
在老曹那没有受到重视,甚至还被嘲笑一番后,这厮二话啊不说跑到荆州地界。
可刚刚踏入襄阳地界,他就傻眼了。
他发现,襄阳地界的官道特别平坦宽敞,上面跑的也不是熟悉的马车,而是一种封闭有轮子的机关车辆。
通过了解,他这才知晓官道上的机关车辆,分为客货两用。
其中的机关客车,乃是比乘坐马车更加方便,也更加舒适的交通工具。
当然,官道上跑的都是这玩意,他就是想要坐马车,都没地方租赁。
心中好奇上了机关客车,等到机关客车行驶起来,果然感觉不到多少颠簸。
再看车窗外迅速倒退的景象,显然机关车辆的速度也不慢。
“真是个好东西啊!”
五短身材的他坐在车椅上,看起来有些好笑。
旁边的乘客笑道:“机关客车自然是好东西,不然也没办法取代马车的地位!”
“哦,听阁下的意思,马车在襄阳地界消失不成?”
张松来了兴趣,伸手示意跟随的护卫不要随意出声,笑吟吟问道:“总有能用上的时候把?”
话说,这位益州名士的形象真不怎么样。
明明是‘淡然轻笑’,可在他脸上,显露出来的却是一股子猥琐劲。
好在旁边的乘客没有在意,笑道:“马车到没有彻底消失,只是基本都在跑乡村路线,日子不好过得很!”
“不会吧!”
张松有些吃惊,很难想像属于富贵阶层的代步工具马车,竟然沦落到去乡村跑业务去了。
“怎么不会?”
旁边的乘客好笑道:“坐过机关客车后,谁还对颠簸的马车有兴趣?”
“这倒也是!”
坐了好一阵子,都没怎么感觉太过辩驳,这样的乘坐感受,自然比马车要强得多。
单论舒适性的话还好说,马车车厢也可以多安置一些缓冲之物,富贵人家想要享受太简单了。
可马车车厢再大,比不得机关客车的运载量啊。
就张松而言,他更愿意身边的护卫离得更近,最好就坐在自己身边,也好应对可能的突然变故。
他倒没觉得和护卫坐同一辆车有失颜面之类的,面子比起性命而言自然算不得什么了。
在这乱世,还是性命最为关键!
再说了,明显看的出来机关客车的速度还能再快一些,这一点马车就比不上了。
“只是如此以来,对于官道的质量要求可不轻啊!”
张松观察得仔细,上车的时候便看清了官道的具体情况,心中惊讶的同时也不由掂量,怕是襄阳方面承担不起惊人的修路费用吧。
岂料,旁边乘客的回答,却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想要顺利跑机关客车,官道的要求自然不能低,可这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襄阳地界的官道,全部都是由刘使君手下军士出马平整,并拓宽到合适的程度!”
“这帮军士个个吃好喝好,力气大得出奇,想要平整拓宽土地真的算不得什么难事!”
“不会吧?”
张松吃了一惊,反驳道:“那帮粗鲁军士,还会心甘情愿做这样的事情?”
“有报酬呢,谁不乐意?”
旁边乘客撇嘴道:“只要好好努力,一个月的修路报酬,怕是不比正常的军饷要差!”
“这样的好事,也就荆州这里才有!”
当然了,江夏那里的情况更好,那就没必要在外人跟前说得太过明白了。
“不是能征召民夫么?”
张松有些不理解,有更好更廉价的劳动力不用,偏偏要出动军队?
枭宠女主播
军队可是用来保护地方,同时也是用来扩张地盘的,可不是用来修路铺桥的。
“征召民夫?”
旁边乘客先是一愣,而后好笑道:“然后修路时间拖延日久,想要让机关车辆通行整个襄阳,还不知道要浪费多长时间?”
“这话怎么说?”
张松来了兴趣,好奇反问。
“征召的民夫,基本上都是一帮子连饱饭都吃不上的穷鬼,靠他们怎么可能迅速的修好官道?”
“要知道,为了让官道看起来平整,修路的时候可是要用五百甚至千斤石碾反复不停的碾压夯实!”
“就征召民富那点子可怜力量,能够抬得动么?”
这……
张松一时哑口无言,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不过听起来怎么这么古怪呢?
“难道军中就没有怨言?”
张松可不是傻子,立即反应过来问道:“就算有报酬,可军将们不一定全部同意,难道他们就没点子表示?”
“能有什么表示?”
旁边乘客嗤笑道:“合着他们有能力,也有这样的精力和力气帮忙,竟然还敢不乐意,看把他们给能的!”
有江夏军这个活生生的参照,襄阳军怎么可能懈怠?
当然,这种丧气话他是不会主动说出口的,只是嘿嘿冷笑道:“吃饱穿暖还想不干活,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就是襄阳城里的刘使君也不能答应啊!”
张松一时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