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爛柯棋緣笔趣-第910章 人皆散去展示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计缘回到黎府的时候,已经是五更天了,城中的打更人才刚刚沿街敲过锣梆。
回到屋中的计缘再次取出獬豸画卷,上头时不时还会传来一阵暴躁挣扎般的动静,显然就算到了自己真正的主场,獬豸同朱厌的博弈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将獬豸画卷放在桌上后缓缓展开,上头此刻并不是以往那样的獬豸图像,而是一片漆黑。
此番伏击朱厌,又在中途参悟剑阵然后强行变阵,加上此前剑阵远称不上完善,朱厌每一次攻击妄图破阵,打在天地二图和剑阵上,都是计缘在化解。
朱厌固然承受了剑阵恐怖的杀伐之力,但他自身的反击其实也并不是完全无效,更不是那么好承受的,说实话计缘自己也已经损伤了元气,这也正是此前朱厌认为计缘大损元气的原因,自认为可以脱困而出。
但看到獬豸画卷的状态,计缘还是故作轻松地问了一句。
“獬豸,你行不行啊?要帮忙不要硬撑啊!”
话音落下之后,好一会才有獬豸的声音传来,这声音不小,但简短又急促。
“不需要——”
随着獬豸话音落下,画卷上居然有一股庞大的精元散溢而出,好似刚刚打开煮熟米饭的锅盖,散出大片蒸汽,并且源源不断。
这些精元直径穿破房间的门窗束缚,仿佛无形无相,却极有目的地冲向左无极所在的房间。
“投桃报李,我这是我夺来且摘选的朱厌精元,就送给那左小子了!”
计缘没有阻止獬豸,左无极的武道想要突飞猛进,自然是要进补的,没什么比朱厌的精元更合适了,他点了点头,就这么将獬豸画卷放在面前,然后盘腿坐下,抱元守一凝神静定。
恍惚间,下一刻,计缘就坐在另一片天地的高山之巅,背后是一座巨大的丹炉,前头则放着画面漆黑的獬豸画卷。
在这里,画卷中的墨色仿佛都活了过来,有一片片流光联系在山的远方,化为一只巨兽一只巨猿在搏斗。
朱厌那愤怒不甘的声音不断咆哮着响起,而獬豸则大多数时候没什么声音,偶尔咆哮一声就必然是发动攻势的时候。
但计缘双目始终是闭着的,不去留意一神兽一凶兽之间的搏斗,心中所存所思皆是此前的剑阵,虽然此前在最后一刻,完整的剑阵仿佛化生而出,但只不过有一个完整的雏形,远非真正达到至境。
不过那短暂瞬间的色彩,足以令计缘心中振奋,也正是青藤剑所带的生和之气,使得一片寂灭肃杀的剑阵完满阴阳。
越是观想那剑阵和那一份色彩,居然会不断损耗计缘的元气,甚至令他开始感到精神刺痛,这是心神之力冠绝天下的计缘少有的体会。
但计缘不会也不可能让那一份色彩在心中消失,更是在此刻缓缓起身,手握青藤剑,取出《剑意帖》和笔墨,以剑点墨,在《剑意帖》上描绘剑图。
说来神奇,青藤剑间距杀意和春生,点墨落在《剑意帖》上,却往往不仅仅是墨黑色,还有各种不同的斑斓色彩化出,又隐没在字帖上。
……
“咚咚咚……”
“计先生,该吃早饭了。”
左无极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在门外响起,但屋内的计缘却没有任何回应,左无极眉头微微皱起,静静倾听片刻,却没有感受到屋内的任何气息。
想了下,左无极没有继续敲门叫喊,而是和黎丰一起先去吃了早饭,打算给计缘预留一些小菜米粥之类的。
只不过,等左无极和黎丰回来练武,计缘的房门没有开,等他们吃午饭和之后的晚饭乃至休息的时候,计缘的房门还没有开。
古武相师
……
“咚咚咚……”
“计先生,您还在吗?”
黎丰敲着门,踮起脚来透过门缝想要看到里面的动静,左无极则皱着眉头站在他身后,这已经是第十二天了。
“丰儿,你让开一些。”
“哦。”
黎丰让到一边,而左无极重新走到门前,略微犹豫一下之后,伸手压在门上轻轻推动。
“吱~~呀~~”
门被左无极缓缓推开,晨光照射到室内,只有一张空着的矮案和一个空着的蒲团,此前案几上摆开的文房四宝,也已经都被收走。
左无极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床榻,上头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不像是有人睡过,再环顾屋中各处,都没有计先生的存在的痕迹。
令左无极哭笑不得的是,黎丰还跑到了床前,趴着看向床底下,自然更不可能看到计先生。
“左大侠,计先生走了?”
左无极眉头紧锁,闻言揉了揉黎丰的头,长长叹了口气。
“看来先生是不告而别了……”
黎丰有些难受,但也自知自己怎么可能也不可以左右计先生的来去,郁闷了一小会之后像是想起什么,抬头看看左无极。
“听爹说,那个朱仙师好像也不告而别了,连唐仙师都不知道,对了,国师大人也向皇上递交辞呈了,虽然皇上极力反对,但摩云大师执意要走了,爹也因此有些高兴不起来……”
左无极笑了笑。
“放心吧,计先生既然离开,自然是已经把朱厌的事情解决了,否则定会提醒我等的,至于那摩云大师,听说也是一代高僧,你爹应该趁着现在他还没走,去看望一下。”
黎丰顿时就笑了。
“你以为爹爹在闷闷不乐什么呀?去看望摩云大师的皇亲国戚多了,我爹呀,排不上号!”
“哈哈,你这孩子!”
两人虽然在笑语,但心中依然有着计缘离去的那淡淡惆怅,不过至少在左无极看来,这一次黎丰的伤感比他才见这孩子的时候好太多太多了。
左无极的感觉本就是事实,在当初,黎丰觉得天下就计先生最好,心中的期许差不多都在计缘一人身上,而现在,他知道其实家里的奶奶也不是真的很讨厌自己,父亲也不是不会为他这儿子考虑,更有左无极这亲密之人可以寄托情感,心里也安定很多。
“丰儿,准备准备,我们近日就离开这京城,或许也会很快离开这夏雍皇朝治下土地。”
早有心理准备的黎丰也明白这一天迟早会来,他心里半点抵触都没有,反而非常兴奋,就像是听到了老师说马上要春游秋游的小学生。
“好!我立刻去和爹爹说!”
黎丰说了一句,就兴冲冲地跑出了计缘的这间客房。
左无极也后一步跨出了房间,看着黎丰的背影远去后,再回头看了一眼这房间和屋中的蒲团和案几,然后轻轻将门关上才离去。
官邸的一间书房内,黎平正在看着书,手中拿着的书本也是从大贞传来的,不过并不是被越来越多文人尊为文圣的尹公所书著作,而是尹兆先的长子尹青所写的书,名为《吏治春秋》。
显然,看这本书能让黎平更通晓官场之道,更明白如何应变一些棘手的事情,做到处理问题和不惹麻烦,黎平阅读此书的时候远比看尹兆先的书有兴致,看得是津津有味。
“咚咚咚……”“老爷,老爷,国师大人来了!”
被下人打搅的黎平本来正想怒骂一声,一听是国师来了,赶紧放下了手中的书跑向书房门口打开了门。
“国师来了?到哪了?”
“老爷,已经入府了,正在客厅。”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下人不敢怠慢,也是疾跑着过来的,此刻说话都略有些气喘。
“好,我马上去!”
虽然摩云和尚已经辞去国师之位,但朝中上下依然都以国师称呼他,黎平也不例外,匆匆到了客厅之中,看到摩云和尚正站在厅内等候。
极品盗窃系统 一只帅蟋蟀
“国师!国师大人快快请坐,国师可是专程来看丰儿的?”
“善哉大明王佛,黎大人,老衲已经不是国师了,今日老衲是专程来拜别计先生的。”
黎平刚才是边走边行礼边说,这会正匆忙进入客厅。
“国师哪里的话,皇上都说了,您永远都是本朝国师,您……您是来拜别……计先生的?”
黎平话说一半才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摩云老僧。
“不错,计先生在此,老衲焉能直接离去?”
“计先生,在这?”
摩云和尚皱眉看向黎平。
“怎么,黎大人不知道?计先生说和左武圣一起来的啊。”
“可一起来的只有一个……”
黎平的话说不下去了,一拍自己脑袋。
“哎呀!国师,走,我带您过去见计先生,我真是……”
“爹爹,爹爹……您在这啊,左大侠说了,马上要带我离开了,让我收拾东西呢!”
找了自己父亲一圈的黎丰这会也兴冲冲地跑来,话音也一路随着脚步传来。
黎平赶紧出去抓住儿子的手。
“那计先生,计先生在后院吗?”
黎丰看看自己父亲的样子,再看看摩云大师也在,知道或许父亲已经明白了什么。
“计先生走了,不辞而别了……”
“啊?走了……计先生一直都在?你怎么不早说啊!”
“先生不让说的嘛……”
黎丰小声嘀咕一句,一边的摩云和尚只是垂目合掌。
“善哉大明王佛。”
……
见不到计缘,摩云和尚也没直接走,而是见了见左无极,和他聊了近半个时辰方才离去,没有再回皇宫,带着徒弟普惠直接离开了京城,也不知去往何方。
在第二天,左无极也带着收拾好东西的黎丰上路了,来时几辆马车,多名仆从相随,去时却只有一匹好马,上头简单挂着一些行李。
整个京城都处于国师离去的影响之中,朝臣和那些仙师都各有动作,黎丰和左无极的离去在黎府刻意没有张扬又轻装简行之下,反倒无多少人知晓了。
而左无极带着黎丰走的第一站,就是回到了黎丰的葵南老家,下马站在了城中一间铁匠铺前。
“金兄,你果然还在这啊!”
左无极带着笑意看着铁匠铺内,而金甲此时也放下了铁锤,走到铺子前端看着左无极。
“计先生没有来过?”
金甲斜目看着左无极,再看向一边有些怕他的黎丰,淡淡开口道。
“尊上未曾前来。”
左无极叹了口气。
“好吧,那么金兄以后有何打算?”
金甲良久许久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站在原地好一会,然后再次转头看向黎丰,又转头看着左无极。
“你们,要去哪?”
“这可不好说咯,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居无定所四海为家,只为锤炼武道。”
左无极回答一句,金甲又沉默了许久,然后看着黎丰缓缓开口。
“我,跟着你们。”
“咣当……”
铁匠铺内,老铁匠的锤子掉到了地上,明明人家说的是大贞话,他却好似听懂了金甲要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