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61 痛苦與出路鑒賞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复制体这种想法其实从龙天罡确认笔记之后陆凝就有了想法了,说实话,并不令人感到意外。陆凝无论亲身经历还是从记录里阅读都见过不少次了,而其余人大概还没有什么实感,并不能理解到存在许多自身的复制体到底是个什么含义。
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陆凝还是给他们仔细讲述了一下这方面的东西,在合适的限度之内。这很有必要,无论多么聪明的人,在见到和自己完全相同的人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都容易出现一瞬间的愣神、脑子短路这样的状况,而一般来说能近距离看到自己的复制体的时候,这一瞬间就挺要命了。
“我想应该就死如此的东西。包括刚刚的社长,恐怕也并不是本体,也是被复制出来的复制体,否则他的记忆也不会在最后那么混乱。”
“简直骇人听闻。”龙天罡慢慢点了两下头。
“当然,之前那一段,社长成为了引发这片红狱的人这个,我想还是能够作为一个依据的。这样看来,或许颜梦本来知道一些什么,可她还是死于了违反规则。”陆凝说。
“等下,这样的话周诗兰还有陈航……不是很危险吗?”燕子丹语气忽然焦急。
“有段烨在那里,小事不会有问题,大事躲不过。而且现在我们并没有时间去管他们,我现在思考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么?”辛宓问。
“既然八里工的人以郑云社长为诱发点构造了整个红狱,他的复制体又出现在了这里,我就大胆思考一下好了。既然社长会出现在这个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剧场里面,那他会不会其实在每一层都有?”
“你在说什么啊?这个小子在每一层?我们可从来没见——”
邓知意的话刚到一半,就被辛宓打断了。
“迷宫僵尸确实已经脱水到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是什么了。养殖场我们根本就没敢往里面去,全是柜子的那一层也因为太多抽屉了我们没有时间一一打开。”
她这话无疑是赞同陆凝的。
“可……可是……我们一起行动的几层呢?我们迄今为止走过的部分都还算安全吧?”燕子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陆凝抬起手指:“首先,原本存在的楼层大概不会计算在内,所以之前我们见到红色珠子怪物的九层估计没有。但是另外几个就值得商榷了,剧场这里我们已经见到了,而且是隐藏在一个机关中,需要一定的手段才能看到,那另外的呢?”
超市和老鼠那两层?
提醒道这里,燕子丹终于明白了。
“你是说……摆在超市冰柜里面的那些肢体……还有老鼠巢那些还在哀鸣的人……”
“我不能确定,毕竟我们没有真的将社长拼回来过。”陆凝耸了耸肩,“但如果这些都是的话,不难推出整个红狱其实就是以社长的血肉为最初无限复制生成的,他存在于每一层,在这个血肉的炼狱里永远承受着苦难——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大概必须有这样一个受苦的人才能完成在人间召唤它吧。”
“可是这对我们出去又有什么帮助?”辛宓皱了皱眉,“这只能了解成因,却不能用来寻找出路。”
“没错,大概就连社长本人都不知道出路在哪里。我们也尝试过了,简单的出去方式是不存在的,无法进行那样的设定。”陆凝笑了笑,“但排除法同样也可以帮我们找出一个办法。哦,也许不是排除法。”
“什么?”
“我一直在思考关于这个红狱的一些问题。电梯间不断发生变化,证明这里如果不是存在很多电梯,那就是电梯里的时间会不定向。无论是哪一种,都说明这里的时空存在一定的混乱。其次,那支小队,那些复制人的来历,它们在疯狂地进行攻击,却只是进行记录,忠诚得如同一支军队,这样的队伍却没有任何实际的探查举措,而是在杀戮,并且根据这里来看,也在被杀戮。”
“所以就是很奇怪对吗?这里有很多求生者存在,无论是不是复制体,按照你说的他们也该都是在求生。”邓知意说。
陆凝点了点头:“但是如果这个小队不是求生者呢?”
“你想说他们只是探索用的队伍而已?怎么……”辛宓话说到一半,猛然停住。
“我想你已经想到了,辛宓小姐。”陆凝再次笑了出来,伸手摸上了那些装备,“这里的时空、因果并不固定,因为只要固定了就会使得此处的恶鬼有着逃狱的可能。红狱即便被召唤到人间,依然忠实地履行着将一切都囚禁在内部的任务。无法设定狱卒,应该是因为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这里是个不需要狱卒的地方。”
“所以呢?这些装备是给我们的?”钱义朋疑惑地拿起一个防毒面具。
“是我们为我们准备下来的……我是这么想。离开的方法,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一开始?”邓知意愕然。
“冥府的牢狱,关押恶鬼,惩戒罪恶,直到洗清身上的一切……不是吗?”陆凝晃了晃手里的蝴蝶结,“在这里要受苦,一直到经历的苦难足以洗清身上的罪孽,才能够离开。”
“可我们有什么罪孽啊?为什么活着的人就要被审判?”邓知意嚷道。
“谁让这东西在人间展现了呢?”陆凝看向辛宓,“我想你已经知道我想要说什么了。”
“这一切都是我们自己的行为。”辛宓点了点头,“创造复制人,屠杀和被杀,电梯上的字体,所有这一切都是我们要做的事情,用大量的复制体来压缩承受苦难的时间,使得自身能够快速离开红狱……但是这真的是行得通的方法?”
“是啊,甚至在我们还没有想到的时候,结果就已经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了。”陆凝点了点头,“然而看起来我们必然会这么做。”
“有点……无法理解。”燕子丹挠了挠头,“这些人都是未来的我们制作,然后送回过去……这样?”
“没有过去未来,就是现在,我们正在进行这件事。当然,没有复数个我们,我相信我们都是正体,不过为了实行计划,我们选择制作复制体,而不管我们有没有产生这个想法,当我们存在于这个建筑物的时候,这些一切都伴随而产生了。”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承受了这里的苦难,就可以从这里脱身,是吗?”钱义朋还是比较冷静的,“但是这里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如果原因和结果是同时出现的,那么多重结果一同显现,我们又在毫不质疑地执行着这个计划,最终应该是我们在进入这里的一瞬间,苦难就完成了啊。”
没想到最快接受这些的居然是钱义朋。
“因为缺少了一环啊。”陆凝轻松地说。
“……即使可以取巧,也不能完全避免?”辛宓问道。
“是的,大概无论通过复制体分担多少痛苦出去,本体也依然会留下那么一部分,所以我们自己也绝对不能避免。而这就产生了另外一个问题。”
“如何在接受红狱的痛苦同时,又不让自己死去?”龙天罡问。
“正是如此。”
这终究是八里工那些人处心积虑呼唤到世上的地狱,中间没有什么别的手段陆凝是不信的。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这里赌本体死亡复制体还能不能出去的可能性,而且从出现过的字迹来看,如果黑字属于那种小分队留下的字,红字却可能有所不同。
这里依然存在着别的什么变数,必须在影响到自己之前离开红狱。
“我们自己对自己施加什么伤害大概是不行的,必须找到一个不够致命的楼层,然后……在那里承受足够的痛苦。虽然这一切依然是我的猜测,不过我们可以在那之前先手动把这个因果线接上。”
“怎么接?”辛宓问。
“12724层,请诸位和我一起,同心协力,前往那个楼层。”
=
十楼,本属于颜梦的房间里,众人稍微感到有些不安。周诗兰不断地刷着手机,尽管无法向外界传达任何信息,可是这里的信号依然畅通,用来刷网页和连接那些APP都毫无压力。陈航仰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段烨则拿着从房间里找到的一支笔和一张纸在上面写写画画,大概是这里最放松的人了。
“王仲楠!”陈航忽然直起身吼了一嗓子。另外两人都抬起头来看着他。
“怎么了?”卫生间里传来王仲楠的声音。
“你怎么上个厕所去了那么久?之前颜梦不就是在那里死的吗?你居然还敢用……真是够了。”
“这里就这一个卫生间……你总不能让我拉在屋子里吧?那也太味了。”王仲楠有些不满,“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吼那么大声。”
“因为我也要用卫生间啊!”陈航一翻身坐起来,“你用完了没有?”
“好了好了……”
里面传来冲水的声音,随即门一开,王仲楠走了出来。陈航瞪了他一眼,走了进去。
卫生间里依然还有一股焦糊的味道,陈航知道这是段烨之前的处理手段,那些血腥的痕迹也早就被同时清理了,他有点心虚地坐倒了马桶上,打算速战速决。
就在这时,他看到墙上的瓷砖,那里布满了裂缝。
陈航骂了一句,想要起身,就在这时,他也看到那些裂缝里面透出了明亮的白光。
“打穿。”
赤衣少年行
“渗透。”
“确认楼层,发现生物。”
“要撕碎吗?要清除吗?”
“叽?”
多年培养的直觉救了陈航一命,他一个翻身离开了马桶,连裤子都来不及扯上连滚带爬地冲向了门口:“段哥救命!”
“什么?”段烨听见声音抬起头,周诗兰和王仲楠也立刻抓起了手边的东西。
就在此时,他们听见了枪声,陈航扭动门把手冲了出来,一脸狰狞的表情,在他的后面则有一排排弹道划过,就像死神的催命符一般。
“搞什么鬼?”段烨抬手将刚才写写画画的那张纸丢向了陈航。周诗兰看到了像是之前在枣园庄药哥身上出现的那种薄薄的光幕,子弹打在上面叮叮作响,陈航也发出了痛呼——幸好这呼声比较生龙活虎。
“快跑!这地方……”
没等他说完,他的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叫声。
“识别失误!撤回指令!”
“无路可退!”
“初始楼层!初始楼层!”
“即刻自尽!”
在一阵嘈杂的叫声当中,陈航背后又是一轮枪响,他愕然回头,发现只剩下一个全副武装,头戴面具的人还站着,其余的都已经相互射击而死了。而这个人也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锋利的三棱锥,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至此,D993,全灭。”
血液飞溅而出。
段烨走了过来,拎着陈航的领子让他重新直起了腰,还顺手拍了他裤腰带一下,提醒他系上裤子,自己则走进了卫生间里面。
这里一共有六具尸体,都是一样的装束,段烨蹲下来,扯掉其中一个的面具,看了看发现不认识,又开始去扯下一个。直到第四具尸体的面具被扯下来之后,才是熟人燕子丹的脸孔。
“嗯?”
此时周诗兰和王仲楠也进了卫生间,看到燕子丹的脸同时大惊,周诗兰甚至直接冲了过来。
“段先生!为什么丹丹会——”
“急什么。在这种地方,最需要学会的就是遇见事情别急。”段烨摆了摆手,将剩下两具尸体的面具也撤掉,又发现了一张邓知意的脸。
“不是本人吧?”陈航系好裤子之后便走了回来,“麻烦检查一下燕子丹的手臂部分。”
段烨一点都不讲究男女嫌疑地扯开了燕子丹手臂的衣服,倒是没有任何伤痕。
“不是啊……”周诗兰也松了一口气——当初燕子丹手臂上埋入的那块血肉众人都见过的,看上去就像是伤疤一样,很难消除。此时倒是成了一个很不错的身份证明。
“眼球充血,原因不明。怎么还都戴着这么奇怪的蝴蝶结……”段烨已经在翻尸体的身了,“对了,这些家伙身上的武器不错,你们不如武装一下自己。”